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高市長認爹

  這天,高市長在敬老院院長陪同下,剛剛走進一樓一號房間,盤腿坐在床上一個人玩紙牌的老頭一見高市長,愣瞭一下,突然將紙牌一丟,跳下床,一把拉著高市長的手,老淚“嘩”地流瞭下來:“你是毛伢子呀?老爹好想你……”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所有人大吃一驚。掛在高市長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瞭。真是亂彈琴!堂堂一個市長,怎麼會被一個半瘋的老頭看成兒子?圍在高市長身邊的人趕緊上前拉開老頭,簇擁著高市長走出瞭一號房間。
  
  說來令人心酸。這老頭叫汪得貴,妻子早年因病去世,唯一的兒子去年發大水時下河救人被洪水卷走。老頭悲痛欲絕,常常神思恍惚,以至於弄得神經出瞭毛病。此時高市長再也沒有心情在敬老院看下去,帶著一撥人坐進小車,迅速離開瞭敬老院。到傢後,高市長把事情給夫人錢小姣一說,錢小姣立即撅起瞭嘴:“這個糟老頭也真是的,怎麼就把你看成他兒子瞭?”高市長氣已經消瞭,淡淡一笑,說:“唉,人老瞭,難免有個老眼昏花的時候,要認就讓他認去!”錢小姣還不罷休,氣咻咻地說市長讓一個瘋老頭認做兒子,也太晦氣瞭!有空時要去趟敬老院,好好教訓一下這個不知高低的糟老頭,消消晦氣。高市長聽瞭不悅地說:“氣量咋這麼小?人傢認一下兒子,就損瞭你,害瞭你?”
  
  可第二天一下班,錢小姣一進門就對高市長說:“老高,認瞭汪老頭這個爹吧!”高市長吃瞭一驚,將她上上下下地看瞭一遍:“你發燒瞭啊?”錢小姣笑嘻嘻地挨到高市長身邊坐下:“老高,我很正常,告訴你吧,現在當領導的,有爹好咧!”
  
  聽錢小姣這麼說,高市長越發摸不著頭腦。錢小姣告訴他,今天她的局長老爹過生日,早晨一上班,大夥兒就忙著掏錢送禮湊份子,中午又去“大富豪”酒店吃酒席。錢小姣進酒店一看,客人摩肩接踵,整整擺瞭四十多桌!錢小姣是個有心人,暗裡一估算,除去擺酒的所有開銷,局長輕輕松松一下子就撈瞭3萬多!
  
  說話的當兒,錢小姣眉飛色舞,臉上禁不住流露出羨慕的神情。高市長狠狠地瞪瞭她一眼。上床休息時,錢小姣還不甘心,繼續她的“認爹”遊說。高市長終於發起瞭脾氣,罵錢小姣庸俗,一開口就是銅臭。都老夫老妻瞭,為認爹這事兒鬧起瞭別扭,錢小姣也很不舒服,一連幾天再沒開笑臉。
  
  雙休日,兩口子的心情剛剛恢復,正準備上街逛逛,去集市買點東西,卻見敬老院院長心急火燎地跑來,在傢門口堵住瞭他們。院長說,汪得貴這些日子把敬老院吵翻瞭天,天天又哭又鬧的,埋怨兒子這麼久瞭咋不去看他。院長以為他想兒子想昏瞭頭,就讓敬老院的工作人員冒充他兒子去看他,可他卻搖頭跺腳,說那些人個個都是假貨,故意裝兒子來糊弄他的。院長估摸著汪老頭腦海裡肯定還留著高市長的影子,隻好硬著頭皮來找高市長,問問高市長能不能再去趟敬老院,讓汪老頭安靜下來。高市長沉默瞭一會兒,點瞭點頭。一旁的錢小姣見瞭大喜,連忙從屋裡搬出來一箱蘋果。
  
  再次踏進敬老院大門,汪老頭高興得簡直像個孩子,光著腳板就從房間裡跑瞭出來:“毛伢子,又看爹來瞭啊!幾天沒見,怎麼就瘦瞭?我知道你事多,工作也忙,可身體也得註意,別累壞瞭……”別看汪老頭瘋瘋癲癲的,一番話卻說得入情入理,暖人心扉。高市長握著汪老頭的手,也眉開眼笑地與他聊起來。院長看到高市長心情不錯,連忙讓人去準備飯菜。飯菜上桌,高市長親手給老人斟滿瞭酒,然後舉起酒杯說:“爹,孩兒祝您健康長壽!”在熱烈的掌聲中,汪老頭高興得濁淚橫流。
  
  市報總編得知高市長認敬老院老人為爹,馬上派出記者,采寫瞭一篇感人肺腑的通訊。這事一傳開,全城都鬧得沸沸揚揚。汪老頭可不知道媒體怎麼炒作,和高市長的關系倒是越來越親密瞭。兩人到瞭一起,就像真正的父子一樣嘮嗑個沒完。高市長呢,也感覺到瞭一種樂趣,隻要有瞭空,就往敬老院跑。錢小姣暗裡高興,打算利用汪老頭過生日,好好給老頭擺上幾十桌。沒想到對高市長一說,高市長當場就變瞭臉:“胡鬧!這事兒你要真敢瞎整,別怪我翻臉罵人!”
  
  錢小姣強辯:“別人做官能整,為啥你當領導我就不能整?你也不想想,都快退休的人瞭,還不懂人走茶涼的道理?”
  
  高市長桌子一拍:“就因為要退瞭,這事兒更不能整!”
  
  高市長臉色鐵青,話語強硬,錢小姣氣得甩手進瞭臥室。她知道丈夫當領導幾十年,一直都是兩袖清風,原則性特強,要是真把他給惹火瞭,傢裡還不鬧翻瞭天!回頭一想,錢小姣也覺得憋氣,這爹認瞭好些日子瞭,好處沒得半點,還倒貼瞭不少去看老人的禮物。她決定等丈夫情緒好些瞭,再和他談談,這認爹的事就到此為止,沾光不成,要倒貼下去她也十二分不樂意。
  
  可事兒還沒說,汪老頭突然腦梗塞住進瞭醫院。高市長就像親爹患瞭病一樣著急,每天都往醫院裡跑。醫院當然不敢掉以輕心,抽調最好的醫生護士,醫治瞭一個月,汪老頭病好出院瞭。
  
  錢小姣怎麼也沒想到,汪老頭出院那天,高市長回傢竟然說要把汪老頭接回傢來。錢小姣這下著瞭急,說什麼也不答應。高市長沒解釋,眼眶裡慢慢滲出瞭眼淚。錢小姣越發糊塗,連聲追問到底發生瞭什麼事?高市長聲音低沉地說:“你沒忘記去年那場大水吧?”
  
  錢小姣點瞭點頭。去年那場大水簡直就像一個噩夢,街道淹瞭,市委大院門前都進瞭水,嚇得錢小姣門都不敢出。這大水可是百年不遇啊!很多人跑去河邊看人撈魚,由於人多擁擠,有個小青年一不小心被擠下瞭河,眨眼被卷進瞭滾滾激流。由於水勢洶湧,岸上的人誰也不敢下水,情況萬分危急。這時,一個中年人奮不顧身地跳瞭下去。落水的人得救瞭,中年人卻因氣力不濟,被激流卷走。這一事件,報社和電視臺都作瞭感人的報道。
  
  高市長沉默瞭一會,說:“你知道汪老頭是誰嗎?他就是那救人英雄的父親,而被救的人就是我們傢強強……”
  
  錢小姣驚詫不已:“這怎麼可能?強強從來沒說過這件事啊!”
  
  高市長嘆瞭口氣:“強強知道自己闖瞭禍,被救上來後,不敢對任何人說。前幾天,學校組織‘我心目中的英雄’大討論,他才有勇氣把這件事說出來……”
  
  錢小姣全身發抖:“怪不得汪老頭要認你做他兒子,原來……”
  
  高市長表情一下子變得十分嚴肅:“你又門縫裡看人!告訴你,直到現在,汪老頭還不知道他兒子救的就是我們傢強強。他把我錯看成他的兒子,是我的左面頰和他兒子一樣,也有一顆醒目的黑痣……”
  
  就在這時,門被推開瞭,汪老頭樂呵呵地走瞭進來:“高市長,我認你做兒子,不是因為那顆黑痣,而是我故意的啊!你記不記得,大水退瞭之後,你帶人來看我,許下瞭什麼承諾?”
  
  高市長一時摸不著頭腦:“老爹,那天,我……”
  
  汪老頭說:“當時你說,為瞭避免今後同類事故發生,要沿著河堤盡快修築圍欄。可是都過瞭快一年瞭,連一根圍欄也沒有。高市長,大道理就不用我說瞭,那個落水孩子的父母肯定也在罵你呀……”
  
  高市長面紅耳赤,激動得緊緊抓住汪老頭的手:“老爹,你罵我吧!痛痛快快地罵,那都是我的責任。”
  
  一個星期之後,沿河的圍欄工程終於動工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