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風雨情人壁

  趙大山這幾年做鋼材生意發瞭財,兜裡的錢包鼓瞭,見的人多瞭,交往的層次不同瞭,慢慢地就對老婆陳麗看不順眼瞭,回到傢常常橫挑鼻子豎挑眼地發無名火,還找瞭個叫小玉的情人。
  
  這天,鄰市的一處風景點來瞭兩個像粘糖一樣分分秒秒粘在一起的男女,正是趙大山和小玉。兩人一邊欣賞滿眼的美景,一邊說著情話,不知不覺中來到一處叫“情人壁”的地方,小玉拍著手喊瞭起來:“大山,咱們留個言吧!”
  
  原來這情人壁是一塊天然生成的長方形石壁,長約35米,高約3米,表面平整,潔白如玉,遊人隻要付給風景區管理處一些錢就可以在上面留言。上面密密麻麻地寫滿瞭字,無非是“某某到此一遊”之類,更多的是“海枯石爛、此情不變”之類的情人留言。
  
  女人總是喜愛風花雪月的浪漫玩意,趙大山聽瞭說:“好啊,我也有這個想法。”當下付瞭錢,領瞭一支黑色的記號筆。這種筆寫下的字附著力十分強,不容易褪色,這也正符合情人們祝願愛情天長地久的心願。
  
  趙大山仔細找瞭半天,終於找到一處可寫下一行字的空白處,一筆一畫地寫下“相愛到永遠”5個大字,然後在下面鄭重簽瞭名。小玉也喜滋滋地簽瞭,簽完後兩人激動地抱在一起。
  
  趙大山突然叫瞭一聲,小玉嚇瞭一跳,仰臉看趙大山,隻見他正直勾勾地凝望著情人壁。小玉順著他的目光看去,隻見剛才他倆留言簽名的正上方有一行字,字跡有點模糊,像是有些年頭瞭,但還看得出寫的是“今生今世隻愛你一人”,再看簽名,是兩個名字:劉春明、韓霞。
  
  小玉拉拉趙大山說:“你驚訝什麼啊?這兩個人你認識?”
  
  趙大山兩眼放光,說:“你連劉春明都不知道?他就是咱市最大的房地產商啊!對,就是他,他的老婆就叫韓霞!”
  
  小玉不解地問:“可這與你又有什麼關系呢?”
  
  趙大山放聲大笑,說:“怎麼沒有關系,太有關系瞭!”原來,這段時間鋼材生意不好做,趙大山一直想巴結上劉春明這個大老板。要知道劉春明可是本地鋼材需求量最大的客戶啊!隻要他肯從手指縫裡漏一點點生意給他趙大山做,那可就發大財瞭。現在不是正好找到巴結劉春明的突破口瞭嗎?
  
  小玉聽後還是不明白,說:“就憑這幾個字?”
  
  趙大山胸有成竹地說:“對!劉春明和他老婆結婚好多年瞭,感情還一直很好。我敢說當初他們到這兒旅遊時留下的字連他們自己說不定都忘瞭,現在我把這行字用照相機拍下來帶給他們看,一定會勾起他們美好的回憶。還有,我這就出錢讓這兒的管理人員把這幾個字保護起來,不讓其他人在這兒亂塗亂寫,回去後把這情況告訴劉春明,他一定會感謝我。這樣雙管齊下,他肯定會拿一點生意讓我做的,哈哈哈……”
  
  小玉聽瞭一把摟住趙大山,無限崇拜地說:“大山,你真是聰明!”
  
  趙大山說幹就幹,先拍下那行字,然後找到風景區的工作人員,說瞭自己要保護那行字的想法。工作人員聽瞭剛要拒絕,可嘴巴張瞭張又把話咽瞭回去。趙大山手上那疊厚厚的鈔票太誘人瞭。
  
  照片沖洗出來瞭,效果好極瞭。趙大山立即拿瞭照片興沖沖地來到劉春明傢。
  
  劉春明當然不認識趙大山這個小老板,聽瞭趙大山的自我介紹後以為是上門求生意的,一臉的不耐煩。當他聽說是送舊物時,略感詫異地讓趙大山進瞭宮殿似的房子。一進屋趙大山就發現氣氛有點不對勁,他看到劉春明妻子韓霞也在傢,可看上去臉陰沉沉的,眼圈還紅著,好像剛哭過。這是怎麼瞭?
  
  趙大山也不多想,小心翼翼地遞上照片,一言不發,他知道此刻無聲勝有聲。果然,接過照片隻瞧瞭一眼,劉春明和韓霞就不約而同地發出低低的“啊”聲,顯然他們驚訝極瞭,然後是長長的沉默。趙大山偷眼看去,隻見劉春明眼神恍惚,不用說陷入瞭對往事的回憶之中;而韓霞的眼睛再次紅瞭,不住地拿紙巾擦眼窩。好,要的就是這個效果!趙大山心裡一陣高興,可臉上仍是一副不動聲色的樣子。
  
  好半天劉春明才反應過來,這回聲音聽上去客氣多瞭:“趙老板,你這是從情人壁上拍下來的吧?唉,一晃十年過去瞭,想不到這字還在……趙老板,太感謝你瞭,如果我能幫上你什麼忙,請你一定開口!”
  
  趙大山等的就是這句話,嘴上卻說:“那怎麼行?我隻是和……妻子故地重遊時無意中發現瞭您和您夫人的留言,說實話當時心裡很是感動,所以就拍瞭下來,並付瞭一點錢讓風景區管理處的工作人員永久性保護起來。劉老板,我隻是個做鋼材生意的小夥計,我能求您什麼事呢?”趙大山在“做鋼材生意”這五個字上加重瞭語氣,他知道劉春明一定會聽得懂的。
  
  劉春明當然明白他的意思,就說:“這樣吧,我手上正有幾處工地在建房子,我讓經辦人員到你那兒買一部分鋼材得瞭。”
  
  趙大山心花怒放,他的目的達到瞭!
  
  當天劉春明夫妻倆送他出門時,趙大山發現兩人的手拉在瞭一塊,心裡直笑:幹嗎呢?怎麼像熱戀中的男女一樣粘乎?在外人面前也不嫌肉麻?這時,劉春明像是無意中問瞭一句:“趙老板,剛才你是說跟你夫人到情人壁旅遊時發現我和我妻子留的字?不是和情人去旅遊的吧?哈哈,開個玩笑。”
  
  趙大山嚇瞭一跳,心想他問這個幹什麼?他立即信誓旦旦地說:“當然是和妻子一起去的,就我這副模樣,誰願意做我的情人啊?”
  
  趙大山騰雲駕霧似的回到傢,心裡早已樂開瞭花。不料一進傢門妻子陳麗就兜頭潑瞭他一盆冷水:“趙大山,咱們離瞭吧!”
  
  趙大山還沒從發財的狂喜裡回過味來,說:“什麼啊?好好的離什麼離啊?”
  
  陳麗冷冷地望瞭他一眼,說:“你還裝?你說,小玉是誰?”
  
  這句話讓趙大山醒瞭,結結巴巴地說:“你、你……是怎麼知道的?”這不是不打自招嗎?急忙又說:“沒有那回事,你別聽別人瞎說……”
  
  陳麗打斷他的話,說:“你不要再撒謊瞭,朋友剛剛給我打過電話,說她看見你和一個女的旅遊去瞭,還聽到你親昵地喊她‘小玉’。其實,我早就知道你找瞭個情人。你放心,我決不粘住你,我不要錢不要房子,隻要一個要求。”
  
  趙大山點瞭一支煙,狠狠地抽瞭幾大口,心裡亂成一團麻。說真的,要說青春亮麗的小玉顯然勝出陳麗一籌,可要說離婚還真沒想過,畢竟結婚也有十幾年瞭,感情還是有的。可現在看陳麗這架勢不離還不行瞭,想到這裡一狠心掐瞭煙頭,咬咬牙說:“好吧,事已至此多說無益,什麼要求你說吧,隻要我能辦到的,我都答應你!”
  
  陳麗一字一頓地說:“陪我到情人壁去一趟。”
  
  趙大山詫異地睜大瞭眼睛,他沒想到陳麗會提出這樣一個奇怪的要求……
  
  在情人壁前,陳麗不費吹灰之力就找到瞭她要找的東西,然後將神思恍惚的趙大山喊過來說:“趙大山,你寫的字你還認得嗎?”
  
  趙大山心裡一驚,自己和小玉寫的字被她發現瞭?一看,不是那個留言,撲入眼簾的是這樣一行字:“今生今世隻愛你一人。”噢,是劉春明夫妻倆寫的!不對不對,下面的簽名不是他們,而是另外兩個名字:趙大山、陳麗。
  
  我和陳麗也在這兒寫過字?趙大山的腦子“嗡”的一響,就像遭瞭雷擊一樣站在那兒一動不動。想起來瞭,這是自己和陳麗初戀時到這兒遊玩時留下的。那時他在工地打工,口袋裡總是餘不下幾個錢,可就是這樣陳麗還癡癡地愛著他,說他聰明、人好,總有一天會翻身的……那時的陳麗可比現在的小玉漂亮多瞭,何止漂亮,她傢裡人都不同意她嫁給他,可她不顧一切地與傢人鬧翻瞭……還有,自己創業之初白手起傢,陳麗風裡雨裡地跟著他吃瞭多少苦?她何曾抱怨過一聲……趙大山抱著頭慢慢地蹲瞭下來,心裡百般滋味交織在一起。
  
  陳麗強忍著心中的感慨開瞭腔:“趙大山,這是你寫的字,現在我隻要你把這幾個字擦掉,擦不掉就給鏟掉,行不行?”陳麗說到這裡,失聲痛哭。
  
  趙大山“霍”地站瞭起來,滿面是淚神情悲楚。隻見他從管理人員那兒拿來一樣東西,不是鏟子,而是一支記號筆!他的手劇烈地抖動著,他顧不上平抑自己的情緒,就伏在那兒一筆一畫地描起來。一會兒“今生今世隻愛你一人”幾個本已模糊的字被描得異常醒目。
  
  趙大山一口氣描完,掉過臉抓住陳麗的手說:“陳麗,你能給我個機會嗎?我要從頭再來,從此不負這壁上的承諾……”
  
  陳麗望著他,眼前的趙大山目光堅定,透著真誠,時光仿佛倒流到瞭多年前的初戀時分……
  
  雨過天晴,兩人正百感交集地依偎著,趙大山的手機忽然響瞭,一接聽卻是劉春明的。劉春明在電話裡客氣地問:“趙老板,我還是想問你一句,你看到我和我妻子的留言時真的是和你妻子在一起嗎?對不起,本來我不應該打聽你的隱私,可我實在想問問。”
  
  趙大山望瞭懷裡的陳麗一眼,滿面羞愧但又分外堅定地說:“對不起,劉老板,上次我騙瞭你,實際上我是和……另外一個女子旅遊時看到的。不過我可以告訴你的是,就在此時此刻,我正和我妻子站在情人壁前,我在請求她的原諒。劉老板,現在我不敢請求你給我生意做瞭,因為我不配!”
  
  誰知劉春明聽瞭他的話卻哈哈大笑起來:“趙老板,你們也在情人壁前?請掉過臉,看看我在哪?”
  
  趙大山和陳麗驚訝地掉過臉,發現長長的情人壁那頭站著兩個人,兩個依偎在一起的人,正是劉春明和他妻子韓霞!他們也來瞭!
  
  趙大山牽著陳麗的手走過去,劉春明兩口子看在眼裡,會意地相視一笑。當趙大山和陳麗走近時,發現昔日劉春明兩口子留下的字同樣也給描得非常清晰,情意飽滿,字字千鈞。再看下面,自己和小玉的留言和簽名被記號筆塗得黑乎乎的,這是劉春明幹的嗎?
  
  劉春明朝他擠擠眼,說:“趙大山,不瞞你說,當你送那張照片給我時我也正和韓霞鬧別扭,不,應該說是正在生病哩,就是男人一旦有錢通常都會生的那種病。照片使我想起瞭當初創業時的艱辛,更喚醒瞭我幾乎忘卻的往日情懷。人哪,有時想想真是糊塗。我現在才真正明白,唯有同風雨共患難的人,才是最珍愛的人!趙大山,你這個和我一樣浪子回頭的朋友我交定瞭,你願意不?”
  
  兩個男人的手意味深長地握在一起,兩個女人也緊緊地擁抱在一起。他們身後的情人壁在陽光的照耀下更美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