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舉報自己

  向前方專營幾種品牌的白酒批發,經常給一些小雜貨零售門市部送貨。由於他好賭好嫖,開銷大,就想有什麼辦法來錢快一點。
  
  一天,向前方給一個關系不錯的小老板南水福送酒,閑聊時試探著問:“水福,敢賣假酒嗎?”
  
  南水福聽瞭一怔,馬上正色道:“我敢賣龍心鳳膽,國傢法律沒有保護這兩樣動物,可不敢賣假酒!工商部門查著我一回,我這小店就得關門瞭!”
  
  向前方說:“你就不想發大財?”
  
  南水福無心閑扯:“等工商部門忘記還有我這個小店再說吧。”
  
  向前方打著哈哈道:“也是,咱誰也不敢往老虎頭上蹭癢嘛!”
  
  向前方回傢後,想著南水福一口回絕的事,想著想著就有瞭歪心思:你怕工商部門,我偏讓工商部門註意你。他就給工商管理所撥瞭電話。接通後,電話那頭問他是誰,有什麼事?向前方沒有報自己的姓名,隻是說:“別問我是誰,我隻是以一個消費者的身份向你們舉報,南水福的零售門市部裡有假冒名酒!”說完就掛瞭電話。
  
  隔瞭兩天,向前方又撥通瞭工商管理所的電話,說:“喂,我在南水福的零售門市部買瞭兩瓶茅臺酒待客,誰知卻是假的。我去找南水福,南水福死活不承認。你們管不管?”電話那頭說:“我們已經接到過這樣的舉報電話……”向前方生氣地責問:“那為什麼不抓緊去查辦?難道你們都是吃閑飯的!”電話那頭很誠懇地感謝向前方對工商管理工作的支持,說一定會去查的。
  
  又過瞭一個星期,向前方給南水福送貨,問南水福:“這一段時間工商部門檢查得嚴不嚴?”
  
  南水福說:“不嚴,一回也沒有來過。”提起工商部門,南水福就很有感慨:還是工商部門少上門的好,來瞭就讓顧客們有想法,對生意有影響。聽說這一段時間工商系統內部搞改革,可能都顧不上瞭,這倒讓他的生意做得很順。眼下如意飯店來瞭個新的副經理,三天兩頭從他這裡挑一兩瓶名酒,利潤一下就上去瞭。南水福讓向前方抓緊再給他送幾件茅臺和五糧液。
  
  向前方高興壞瞭,連夜在自己傢裡“制造”瞭兩件茅臺、兩件五糧液,第二天就給南水福送瞭過來。南水福拆開酒箱,往貨架上擺瞭兩瓶,正在給向前方付錢,如意飯店那個新的副經理也來瞭。他見南水福正忙著,便自個兒從酒箱裡拿出兩瓶茅臺端詳。隻看瞭一眼,突然嚴厲地說:“這是假茅臺!我也不是什麼飯店經理,是工商局的。最近多次有人舉報這裡有假冒名酒,還批評工商部門不來查。能不來查嗎?!”
  
  南水福的臉一下子慘白,忙指著向前方說:“這事我不知情,你查他,他剛剛送來的貨。”
  
  向前方拔腿就開溜。工商局那人大喝一聲:“站住!”向前方沒有站住,兩腿一軟,一個屁股墩摔在地上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