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特殊的回報

  凌晨4點多,一陣電話鈴聲把熟睡中的張榮春叫醒瞭。電話是警察打來的,警察說她丈夫楊文遠受瞭傷,正在市人民醫院救治,請她趕快過來。張榮春一聽,腦袋“嗡”的一下炸瞭:她一年前就下瞭崗,兒子正在上初三,這個傢全靠開出租車的丈夫支撐著。如果丈夫有個好歹,這日子還咋過?她發瘋般趕到醫院,才知丈夫是夜遇劫匪,與其搏鬥時被刀捅傷,正在搶救。
  
  一個小時後,纏滿紗佈的楊文遠被推出瞭急救室,張榮春上前拉著丈夫的手大哭起來。醫生安慰她說:“你丈夫的幾處刀傷都未傷及要害,過一段時間就會好的。”正說話間,護士從急救室裡又推出一個人,醫生指著那人說:“這個人就是捅傷你丈夫的劫匪,他的傷比你丈夫要重得多。”一聽這人是捅傷丈夫的劫匪,張榮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怒不可遏地沖瞭過去,要問問他為啥對自己丈夫下毒手?甚至想狠狠咬他幾口解恨。可是,當她不顧阻攔,強行揭開蓋在劫匪身上的白單子時,握緊的拳頭不覺停在瞭半空中。因為還處於昏迷狀態的劫匪,面目並不像她所想象的那樣兇惡,這是一個身板單薄,還帶著幾分稚氣的十六七歲的男孩子,比自己的兒子大不瞭幾歲……
  
  張榮春心情復雜地陪著丈夫去瞭病房,向丈夫問清瞭事發經過:夜裡兩點多,一個小青年說要搭車去東郊,人高馬大的楊文遠雖然對夜裡乘車的客人抱有戒心,但見他還是個半大的孩子,就沒放在心上。沒想到停車付錢時,那人忽然從懷裡掏出一把尖刀,架在他脖子上,逼他把身上的錢全拿出來。楊文遠一愣,伸手去奪刀,那青年驚慌中對他連捅瞭五刀,楊文遠身子一歪倒在瞭地上。劫匪見狀,就在他身上掏錢。楊文遠雖然身中五刀,但並未傷及要害,他怕歹徒繼續行兇,假裝昏倒,這會兒乘劫匪搜錢的機會,冷不防奪過他手中的刀,對著劫匪連刺瞭兩刀,隻聽“啊”的一聲慘叫,劫匪雙手捂住肚子倒在瞭地上。楊文遠取出手機,先後撥打瞭“110”和“120”……
  
  張榮春聽到這裡,眼前又閃過劫匪那張稚氣未脫的臉,自言自語地說:“小小年紀就幹這種事,真是造孽呀……”
  
  天亮後,張榮春在一個年輕護士的帶領下,去交費辦理住院手續。路過最東側的一間病房時,她發現有兩個警察守在門口,往裡一瞅,隻見那個劫匪正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她邊走邊問護士:“那劫匪死瞭嗎?”護士說:“這個劫匪身中兩刀,其中一刀刺破脾臟,情況非常危險。由於他身無分文,又找不到他的傢人,醫生隻給他做瞭簡單處理,不準備再搶救瞭。”
  
  張榮春聞聽此言,心裡禁不住“咯噔”瞭一下,隨口說道:“他好歹也是條命,哪能眼睜睜看著他死啊?”護士說:“這種惡人死一個少一個,沒有什麼值得同情的。再說,我們醫院也不可能為一個劫匪捐款獻愛心。”張榮春沒有再說什麼,她來到收費處,為丈夫交瞭住院費。
  
  回病房的路上,不知怎的,劫匪那稚氣未脫的臉一直在張榮春眼前晃動,那雙無神的眼睛分明是在求她救救自己。不知為何,張榮春竟鬼使神差地走進瞭那劫匪的病房,她看瞭一眼床頭卡的名字後,又快速返回交費處,為他交瞭僅剩的2000元住院費。
  
  隨後,醫生為這個名叫馮盛平的劫匪做瞭手術,他終於恢復瞭知覺。
  
  第三天,張榮春在傢裡為丈夫熬瞭補血的豬肝湯,用保溫飯盒裝好去瞭醫院。剛走到病房的走廊裡,就聽一個看守劫匪的警察對著一對中年男女大聲說:“……你們不管受害人,你兒子的醫療費總該先交上吧?”不等那男子開口,旁邊的女子便搶著說:“他早就和我們斷絕瞭關系,現在捅出這麼大的婁子,你們該判刑就判刑,該槍斃就槍斃,就當我們沒有這個兒子。”說完,強行把那男子拉出門,走瞭。警察氣憤地對張榮春說:“這個劫匪也夠可憐的,8歲時親母病死,繼母進門,因與繼母不和,十幾歲就離傢出走。我們好不容易把他父母找來,想不到竟是這種態度,天底下哪見過這樣狠心的父母?”
  
  張榮春聽瞭,心裡感到酸酸的,對劫匪的同情心又陡增瞭幾分。
  
  張榮春照料丈夫喝過湯,見飯盒裡還剩不少,就提著飯盒出門瞭。楊文遠以為她是去盥洗室洗刷飯盒,沒想到她竟去瞭馮盛平的病房,把剩餘的湯全喂給瞭他。
  
  馮盛平被眼前這個兒時記憶中的媽媽一樣的女人感動瞭,他問她是誰?張榮春不答。她走後,馮盛平又問警察。警察動情地說:“她就是受害人下崗在傢的妻子。就是她,背著丈夫把僅剩的2000元為你交瞭住院費,求醫生一定要盡力救治你,可以說,你的命就是她救的。”
  
  馮盛平做夢也想不到世上還有這樣善良的女人,自己搶劫捅傷瞭她的丈夫,她不但不記恨,反而出錢搶救自己,又喂自己豬肝湯喝!他感動得淚水盈滿瞭眼眶。
  
  張榮春找機會把馮盛平的情況告訴瞭丈夫,丈夫也覺得自己當時下手重瞭些。在丈夫的支持下,她經常去看望馮盛平,給他說些安慰的話,每次給丈夫送飯時都要給他送一些。一次送飯時,馮盛平問張榮春為什麼如此對待自己?張榮春說:“孩子,我看你比我兒子大不瞭幾歲,你一時那麼膽大妄為,想必是遇到瞭什麼為難之事,現在一定後悔瞭……”馮盛平聽瞭,擦把眼淚,嘴唇動瞭動想說什麼,可最終隻喊瞭聲“阿姨”,就再也說不出話來瞭。
  
  這天晚上,張榮春正要服侍丈夫睡覺,忽然,看守馮盛平的警察敲門進來瞭。他對張榮春說:“馮盛平的傷勢突然惡化,他知道自己快不行瞭,死前想見你一面。”
  
  張榮春隨著警察走進病房,馮盛平吃力地對警察說:“我想單獨……和張阿姨……說幾句話。”兩個警察商議後,就一起去瞭門外。
  
  20分鐘後,張榮春步履沉重地走出房門,說:“他死瞭。”警察問馮盛平和她說瞭些啥?她說:“馮盛平說,他是在流浪時,被一個叫黃毛的人看上並脅迫跟其搶劫的,他的任務是負責望風。不過,幹過一次後他就後悔瞭。前些天為脫離黃毛,他帶著僅有的8元錢逃瞭出來,想回傢沒有路費,無奈之下,用那點錢買瞭一把小刀,準備搶點錢買車票。他滿以為用刀一嚇唬,對方就會乖乖地把錢掏出來,不承想遇到瞭不怕死的楊叔叔,情急之下對其下瞭狠手……馮盛平最後讓我告訴你們,‘6•17’搶劫殺人案是黃毛領著幹的,黃毛現住在他鄉下的女朋友傢……”
  
  幾天後的一個上午,該市的李市長帶著一幫人來到楊文遠的病房,代表市政府和全市人民,對這位勇鬥劫匪的“的士”司機表示敬意和慰問,同時被慰問的還有楊文遠的妻子張榮春。李市長在攝像機鏡頭前說:“今天,我要特別感謝這位充滿仁愛之心的張榮春同志,正是她的善良與寬容,感動瞭罪孽深重的劫匪,讓他在生命的最後一刻良知回歸,提供瞭偵破我市‘6•17’搶劫殺人案的重要線索,為破獲這起案子立下瞭大功。”接著,李市長親自把一張支票交給張榮春:“根據市裡的《懸賞通告》,這10萬元獎金是對你的獎勵……”
  
  直到此時,張榮春才明白過來,馮盛平為什麼要單獨告訴自己黃毛是“6•17”搶劫殺人案的主謀,原來他是用贖罪、感恩之心在回報自己……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