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飛來一吻

  我奉姑媽之命,陪表弟從A城到B城去相親。走在去車站的路上,突然,一個女孩撲到我表弟的懷裡,並且還用小嘴在表弟的耳邊“叭”地吻瞭一下。我和表弟都很驚訝,表弟驚訝不如說是驚喜,就像走在路上憑空撿瞭個大錢包。
  
  女孩向後瞟著,輕輕地說:“你看,後面那兩個獐頭鼠目的傢夥,跟我好久瞭,欲行非禮,所以出此下策。”我表弟心神蕩漾,一個勁“嘿嘿”地傻樂,“哪什麼下策呀,嘿嘿,高招!嘿嘿,高招!”我在一旁橫眉怒目,挺胸攥拳,直到把兩個獐頭鼠目的傢夥嚇跑為止。
  
  表弟仿佛被灌瞭迷魂湯。女孩走遠瞭,他還頻頻回首,脖子扭得像根天津大麻花。後來,他連相親也不想去瞭:“還去相什麼親啊?都送上門來瞭!”我抬出姑媽的“令箭”,才把他給鎮住。
  
  到瞭車站,表弟在買票窗口忽然像遭瞭電擊,眼白上翻,嘴角抽搐,也不說什麼,拉起我就往回走。
  
  我猜測他還是放不下剛才的“飛來一吻”。我想把他拉回正道,窮追猛打,他終於交代瞭,臉拉得像個鞋拔子:“錢包沒瞭!連買票錢都沒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