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最後一張照片

  一、被害
  
  喬小艷是個攝影愛好者。周末這天一大早,她挎著相機同幾個女友乘車到郊外拍瞭一天風景照。回到市區時,已是黃昏瞭。在她居住的槐園小區附近,兩個可愛的三四歲小男孩在互相追逐嬉戲,她禁不住按動快門拍下瞭兩個小男孩頑皮的情景。然後一行人說笑著進瞭一傢餐廳,大傢按“AA制”吃瞭一頓豐盛的晚餐。
  
  告別女友後,已是晚上8點,喬小艷徒步進瞭槐園小區,打開自傢門鎖。客廳燈亮著,電視開著,奇怪的是丈夫陶勝俯身倒在沙發前的地板上。喬小艷心裡一驚,來不及換鞋,快步走過去,叫道:“陶勝,你怎麼啦?”一邊叫一邊過去推他,隻見陶勝的面孔痛苦地扭曲,臉上的皮膚泛著可怕的青色,他的身子已經變冷瞭。
  
  喬小艷恐懼地大叫一聲,一下跌坐在地上,腦子一片空白。她怎麼也沒想到早晨出門丈夫還好好的,晚上回來時竟然死瞭……
  
  足足過瞭好幾分鐘,喬小艷才站起身,撥瞭110報警電話。警察10分鐘就趕到瞭。一個小時後,現場勘查、驗屍報告出來瞭,陶勝是吃瞭註射有氰化物的罐裝啤酒致死的。茶幾上放著一罐沒打開的雷島牌罐裝啤酒,還有一罐打開的啤酒歪倒在地板上,陶勝就是喝瞭地板上的啤酒才死的。
  
  刑偵隊王隊長把陶勝的死因告訴瞭喬小艷,喬小艷不相信地問道:“難道、難道我丈夫是自殺?”
  
  王隊長肯定地搖搖頭:“不是。如果是自殺,隻在一罐啤酒裡放毒就行瞭,沒必要兩罐啤酒都放。而且氰化物是從易拉罐的底部註射進去的,然後貼上透明膠。這麼做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這兩罐啤酒被人做瞭手腳。很顯然這啤酒是別人送他的,為瞭致他於死地,兩罐啤酒都註射瞭氰化物。你知不知道,這兩罐酒是從哪裡來的?”
  
  喬小艷一臉茫然。陶勝愛喝啤酒,冰箱裡不僅有罐裝啤酒,還有瓶裝啤酒,可啤酒是從哪裡買的,隻有陶勝清楚,因為啤酒歷來都是他自己買。喬小艷搖搖頭說:“我不知道,啤酒都是他自己買的,你們可以去查。”
  
  王隊長看瞭她一眼,說:“這個牌子的罐裝啤酒滿大街都是,不好查。你今天早上出門幹什麼去瞭?你出門時你丈夫有什麼反常跡象嗎?你好好想想。”
  
  喬小艷便把自己這一天的活動一五一十地告訴瞭他,至於出門時丈夫有什麼反常跡象,她實在想不起來,她隻記得丈夫說今天周末公司要加班。陶勝是公司的財務部經理,周末加班是常事。
  
  王隊長又問:“冒昧問一句,你們夫妻感情如何?”
  
  喬小艷遲疑瞭一下,還是如實相告:“這一兩年我們一直在鬧離婚,原因是他想要個孩子,而我卻不能懷孕,所以、所以鬧瞭好幾次……”
  
  有一件事,喬小艷沒有說出來,那就是有人說陶勝在外面找瞭一個情人,這才是鬧離婚的根本原因。她想人都死瞭,這樣的醜事還是不說為好,給死者留點尊嚴吧!
  
  王隊長看出她肚裡有話沒有說出來,想瞭想說:“剛才我們查看瞭冰箱,這兩罐雷島牌啤酒和冰箱裡的雷島牌啤酒生產日期不一樣,可能不是一起買回來的。我想我們很快會查清楚,如果你想起什麼可以隨時找我們。”
  
  說完,王隊長沖她點點頭,領著警察們走瞭。
  
  喬小艷很清楚王隊長說的最後一句話的意思,她已經被警方列入瞭嫌疑對象之列。可她知道,想害死陶勝的應該是一個女人。
  
  二、情人
  
  接下來的兩天裡,喬小艷忙著辦喪事,陶勝的朋友紀勇一直在幫忙。辦完喪事,喬小艷在傢裡昏睡瞭一整天。
  
  這天上午,喬小艷獨自一人出瞭門。她徑直來到城西一個住宅小區。在那裡她熟門熟路上瞭一個單元三樓。按響門鈴後,開門的是一個漂亮的少婦。少婦一看到她,禁不住愣瞭一下,小聲說:“怎麼是你?”
  
  “怎麼就不能是我?”喬小艷一邊說一邊走瞭進去。
  
  屋裡裝修得很漂亮,不過喬小艷卻是第一次來。因為這個年輕漂亮的少婦就是陶勝找的情人,名叫關梅。其實,喬小艷早就知道他們的事,她一直沒有勇氣揭穿,就是因為自己不能給陶勝生個孩子,這也是陶勝敢於在外面找情人的理由。
  
  喬小艷今天來的目的很簡單,她就是想看一看關梅傢有沒有令陶勝致死的那種雷島牌罐裝啤酒。如果有,關梅很可能就是兇手;如果沒有,她也逃不瞭幹系。
  
  喬小艷在沙發上坐下來,關梅有些手足無措地在她旁邊站著。
  
  “坐呀!”喬小艷說,“陶勝死瞭,現在我跟你一樣,也成瞭一個寡婦,咱們兩人同病相憐。”
  
  喬小艷知道,關梅的丈夫前年死於車禍,自己又沒工作,就靠上瞭陶勝這棵大樹。
  
  關梅紅著眼睛,說:“大姐,陶勝死瞭,我也很傷心,畢竟、畢竟我們好過一場……”
  
  喬小艷譏諷道:“是呀!你們好過一場不容易。那我算什麼?第三者?”
  
  “不,不。”關梅趕緊說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我真的不知該怎麼說才好。”
  
  喬小艷站起身,笑瞭一下,說:“我今天來,沒別的意思,就是想參觀參觀你的房間。”
  
  說著,喬小艷就進瞭餐廳,餐廳一角放著一臺冰箱。她走過去,一把打開冰箱門,探頭一看,裡面幾乎是空的,不過最底層放著一些啤酒。她心想這哪像個過日子的女人,隨手一扒拉,就從裡面拿出兩罐雷島牌啤酒。
  
  喬小艷握著啤酒,仔細端詳瞭一番,說:“警察說我丈夫陶勝就是喝瞭這種啤酒才死的,沒想到你這裡也有。”
  
  關梅聽瞭,臉一變,說:“你什麼意思?你莫非是說陶勝是我害死的?”
  
  “當然就是瞭。”喬小艷大聲說道,“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甩掉陶勝,重新嫁人,可陶勝不同意,還不準你嫁人,於是你就想出瞭這麼歹毒的一招……”
  
  關梅的臉一陣紅一陣白。喬小艷開始大聲地辱罵她。關梅一轉身進瞭客廳,眼淚大滴大滴地掉瞭下來,她哽咽道:“我是想嫁人,我是不想再跟陶勝好瞭,這都是事實,可我沒有害他,這也是事實呀!”
  
  “是不是事實,你跟警察去講吧!”喬小艷咆哮道。一轉眼,她看到地上一個鼓鼓囊囊的旅行包,不由大怒,說:“怎麼?想逃跑呀!害死瞭陶勝,就準備跑,我告訴你,你即使跑到天涯海角,警察也會把你抓回來……”
  
  關梅擦掉臉上的淚水,回過頭來,平靜地說:“我明白地告訴你,我剛剛從雲南旅遊回來,我到傢還不到兩個小時,旅行包還來不及打開。”
  
  喬小艷有些愣,她不相信地問道:“你說什麼?你旅遊才回來?誰可以作證?”
  
  關梅笑瞭笑,說:“我的未婚夫,我和他10天前就去瞭雲南,我相信10天前的陶勝還是活生生的吧!陶勝的死亡消息,是朋友們打電話告訴我的。這一切,你如果不相信,可以通知警察來調查我。”
  
  這一下輪到喬小艷傻眼瞭。她記起來瞭,難怪冰箱裡空空的,沒一點吃的,原來這個女人旅遊才回來。如果說關梅有害死陶勝的動機,可她沒有作案時間呀!陶勝死的那天,她正在雲南。
  
  三、爭吵
  
  下午,喬小艷回到傢裡正坐在沙發裡發呆,門鈴響瞭,進來的是紀勇,腋下夾著一個老板包。紀勇是陶勝的大學同學,兩人關系一直非常融洽。這次陶勝的後事,紀勇盡瞭最大的努力在幫忙。
  
  兩人寒暄瞭一會,紀勇突然說:“小艷,昨天我聽人說到一個情況,說陶勝那天周末加班是和他公司的副總霍海強在一起。”
  
  一提到霍海強,喬小艷的眉頭不自然地跳瞭一下。霍海強是公司主管財務的副總經理,一年前從陶勝手裡支走瞭200萬公款去炒股票,好像這筆錢一直沒還上。這件事令陶勝每次一提起就唉聲嘆氣,說還不上這筆錢,他們兩人都得坐牢掉腦袋。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