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探底

  杜季強的傢庭可算得上美滿幸福的瞭。老婆和寧在市一中教書,女兒杜微微正上初三,他自己則是安享房產公司銷售部的經理,傢庭收入穩定,親人和睦共處。杜季強很珍惜這個傢庭,可是正當他盡心盡力呵護著這個傢庭時,卻意外地發現老婆那一方出瞭問題!
  
  這天下午,杜季強上街買一些辦公用品,無意中發現老婆和寧挎著個包獨自進瞭“聚緣”網吧。杜季強當時就奇怪瞭,老婆去網吧幹什麼呢?但他很快就想到可能是班上有學生不上課跑去上網瞭,她來找。他一邊買東西一邊盯著網吧門口,十幾分鐘過去瞭,還是不見老婆出來。杜季強決定去看看出瞭什麼事。出乎杜季強意料的事發生瞭:老婆和寧居然在上網聊天。
  
  “不對呀,老婆是從來不上網聊天的。可她居然跑來網吧上網聊天瞭,這裡面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杜季強不禁湊近瞭一點點,看見跟老婆聊天的是一個網名叫“我愛你”的人,從頭像上可以看得出來那是個男的。杜季強看著看著不由得明白瞭:“老婆和這個‘我愛你’有問題瞭,我愛你我愛你不就是他愛著和寧嗎?”一想到這裡,杜季強的妒嫉心爆發瞭,他剛想沖過去和老婆大吵一陣,但隨即又冷靜下來,細細思索一會,他把老婆用的QQ號記下來後,偷偷溜出瞭網吧。
  
  第二天下午,杜季強向公司請瞭假,躲在“聚緣”網吧旁邊的一條巷子裡。果然,4時左右和寧挎著包又走進瞭網吧。杜季強馬上找到另一傢網吧,打開QQ,給一個網名“愛不變心”的人發去瞭一條信息:“嗨!你好,我們能聊聊嗎?能在這茫茫網海中相遇,也算是緣分吧。”可是杜季強等瞭很久也沒有見到“愛不變心”給他回復。他又發瞭一條過去,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杜季強心裡罵開瞭:“媽的!和別人聊得熱火朝天,連搭理一下我都不。”這個“愛不變心”就是杜季強的老婆和寧。可是杜季強也沒想想,老婆又怎麼知道這邊給她發信息的人是誰呢?杜季強心裡雖然在罵著,信息還是一條一條不斷地發過去。終於,“愛不變心”有回應瞭,杜季強馬上來瞭精神,他要從這裡抓到老婆外遇的證據,讓她到時無法抵賴。
  
  此後,每到下午這個時侯,杜季強就找到種種借口出來,跑進網吧裡和老婆聊天。“愛不變心”雖然願意和他聊,但從來不和他談感情上的事。正當杜季強想著有什麼辦法能讓她開口的時侯,“愛不變心”突然給他發來瞭一條信息,告訴他說:作為網友,最後跟他道聲別,因為從此以後她再不會來上網瞭。杜季強急瞭,他還什麼都不知道呢!他急忙發瞭一條信息問:“這是為什麼?我還有很多話還沒跟你說呢。”並說這段時間因為跟她聊天,心情很放松,使他擺脫瞭長期以來困擾他的失眠癥,他希望她能再幫幫他,和他聊聊天。“真的嗎?”“愛不變心”顯得既意外又很開心,說:“如果真是這樣,她倒是願意陪他再聊幾天。”“機會來瞭。”杜季強在心裡暗叫一聲,他馬上借階上臺,進一步追問“愛不變心”為什麼不想上網瞭。“愛不變心”終於說出瞭緣由。她說她從來沒上網聊天過,這次是不得已替班上一位叫羅蘭的學生來上網的。“替人上網?”杜季強不解地問。“對。”“愛不變心”接著說,前段時間她班上一個叫羅蘭的女生經常曠課躲在網吧上網,叫來一問才知道,這位女同學在聊天時遇到一位離傢出走的男孩子,為瞭幫助他,天天定時上網和他聊天,勸他回到傢裡去。“愛不變心”雖然為羅蘭的行為叫好,但怕會誤瞭羅蘭的學業,於是她讓羅蘭回去學習,由她來接著和這位男孩聊。到今天男孩已經答應她回去瞭,並且和她鄭重地道瞭別,“愛不變心”也終於完成瞭使命。杜季強聽瞭,不禁暗暗打自己的嘴巴,同時又慶幸自己沒有沖動,采取瞭這種方式來解決,夫妻感情一點不會受到影響。
  
  事情已經清楚瞭,杜季強也不想浪費時間瞭,他本想就此不言不語消失瞭算瞭,但轉念一想,這段時間和老婆在網上聊天,真是別有一番風味,“不如就以假亂真,接著聊,讓這位平時隻知道工作的老婆也體會一下網上浪漫的風情。”於是杜季強又產生瞭一個新的點子,在網上再追追自己的老婆。
  
  不料,杜季強的追妻計劃還沒來得及實施,就來瞭個新問題,嚇得他連滾帶爬跑都來不及瞭。
  
  到底是什麼事情呢?就在杜季強在探聽老婆的底細的同時,他在網上和一位叫“蘭心惠質”的女網友也聊得熱火朝天。那幾天杜季強因為老婆的事很不開心,剛好“蘭心惠質”加瞭進來,一看這名字他就喜歡上瞭,一股腦兒把心裡話全端瞭出來,到後來鬼迷心竅地把傢裡的住址也告訴瞭她。今天,“蘭心惠質”突然提出來要來看他,並且態度很堅決,任杜季強找種種借口推托她也不依。杜季強急忙關瞭QQ,跑回瞭傢。老婆女兒這時候都還沒回來,杜季強一個人在傢裡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心想要是跟“蘭心惠質”約個時間在外面找個地方見上一面豈不就得瞭?他又馬上跑回網吧,可是“蘭心惠質”已經走瞭。杜季強隻得垂頭喪氣地回到傢。他正想著怎麼來解決這件事情時,老婆回來瞭。她看瞭一眼杜季強,語氣十分生硬地告訴他:“外面有個女的說要見你。”說完就回房間瞭。杜季強一看這情形知道壞事瞭,他想要是自己先遇到還好一點,現在老婆先碰上瞭,鬼知道她跟老婆說瞭什麼。他本想幹脆來個不聞不問躲起來算瞭,反正自己也沒做過什麼,可一想:“老婆都已經知道瞭,躲起來反倒說明自己心中有鬼。哼,見就見,難道還會賴上門來?”
  
  當杜季強戰戰兢兢地打開門時,一個熟悉的女孩聲音傳進瞭他的耳朵:“大雪飄飄,你好呀!”杜季強一看,愣住瞭,門外站的不是別人,是他的女兒杜微微,而她叫的“大雪飄飄”正是自己的網名。
  
  “哼哼,就你這個豬頭三,居然還瞞著我去搞網戀!好在女兒精明,識破你的真面目,不然你是不是就想這樣和她好下去瞭,啊?!”和寧一邊質問一邊擰著杜季強的耳朵把他拖進屋裡。“哎呀!老婆饒命,好痛呀!我招我招我全招!”接著杜季強隻得把事情的始末說瞭一遍。“可是……”杜季強不解地指著女兒。女兒笑著也把事情的經過說瞭出來。原來,杜微微也是不經意間發現瞭父親跑到網吧聊天,她懷疑父親是不是搞網戀瞭,決定探個虛實,於是她像父親探母親一樣上網和他聊起天來。後來她把這件事告訴瞭母親,母女倆決定將計就計,於是就有瞭眼前發生的一幕。
  
  和寧嗔怪地笑著說:“哼,我們都是為瞭別人而跑去上網,你呢?”
  
  杜季強委屈地說:“我、我還不是為瞭這個傢著想!”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