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天生我醜必有用

  苦竹坳的醜牛從小就生得奇醜無比,面目猙獰,兇神惡煞一般,因而都二十四五歲瞭,還是光棍一條。醜牛心想,難道我醜牛就因為面醜而要倒黴一輩子嗎?他不甘心,在鎮上找到一個看相占卦的老先生,求他看完相後又抽瞭一支簽。上面的簽語是這樣一首詩:“不逢大匠材難用,肯住深山壽更長。奇樹有人問名字,為言南國老甘裳。”
  
  老先生手捻長須,搖頭晃腦地解釋道,這是清朝才子袁枚感嘆自己懷才不遇的一首詩,寄寓深沉,企盼伯樂前來識別他這匹千裡馬啊!
  
  醜牛試探著問:“這麼說,我醜牛也當有發跡之日?”
  
  老先生捋須頷首笑道:“一切看造化瞭!”
  
  醜牛回傢後,便對父母說,自己不能守在山裡受窩囊氣,他要去外面闖闖世界,倘能撞上貴人相助,說不定還能發跡。
  
  娘慌忙阻止道:“在傢千日好,出門半日難。何況你這副樣子,為娘擔憂啊!”
  
  醜牛說:“娘,活人不會讓尿憋死,你放心,兒子一定會給你爭口氣的!”
  
  娘的擔心並不是多餘的,醜牛千裡迢迢來到沿海的濱江市後,連著找瞭好幾傢工廠要求打工,可人傢一瞧他這副長相,早嚇得退避三舍,連問都不曾問,便將頭搖得像撥浪鼓似的,連連揮手讓他走人。
  
  醜牛那個氣啊,牙齒咬得嘎巴嘎巴響,恨不得當場將人傢的辦公室砸瞭。他質問道:“你們憑什麼不要我?我不缺眼睛不缺鼻子不缺嘴巴,渾身有使不完的力氣,什麼活都能幹!不信,可以當場試試!”
  
  對方冷笑著回應:“你就是一隻駱駝我們也不想要,也不敢要!”
  
  醜牛不僅要忍受那種歧視他的世俗目光,還要忍受因為形象醜陋而導致的人身污辱。好幾次,他在街上行走,無端遭到巡警的嚴肅盤問,因為話不投機,就給帶進公安派出所拘留審查,直至問題弄清楚後才放瞭出來。
  
  就在醜牛走投無路之際,他邂逅瞭一位救星。這天午間,他走到一傢豪華酒吧門口,後面來瞭一位衣冠楚楚的中年人,往醜牛肩頭上拍瞭一掌,然後朝酒吧門口的兩位保安努努嘴,大聲道:“請你們讓路,這是我請來的客人!”
  
  這中年人將醜牛帶進一間雅座,點瞭好酒好菜,便招呼醜牛吃喝。
  
  醜牛好生奇怪,張瞭張嘴巴,剛想說什麼,卻被對方堵瞭回來:“吃吧,喝吧,什麼都不用說。吃飽瞭,喝足瞭,我們再慢慢聊。”
  
  話說到這分上,醜牛也就不客氣瞭,隻管豁出去,大碗喝酒,大塊吃肉,直至填得肚子鼓脹脹的,才抹瞭抹嘴巴,吭哧道:“你是我醜牛進城後碰到的第一個好人,有事你就吩咐吧!”
  
  中年人聞言哈哈大笑,親熱地朝醜牛的肩頭擂瞭一拳:“好小子,我何某人沒看走眼。實話告訴你,我暗中跟蹤瞭你半天,經過一番觀察,才選準瞭你。這會你就跟我走,包你吃香的喝辣的,鈔票把口袋都要撐破!”
  
  醜牛不由喜出望外,恨不得趴在地上朝這位貴人磕幾個響頭。
  
  你知道醜牛遇上的是何許人物?此人是一位“討債公司”的頭頭,自稱何經理。別小瞧這“討債公司”,每年的收入還真不少。因為這年頭欠債的像老子,討債的反倒成瞭孫子,沒個霹靂手段還真討不著半個子兒,“討債公司”的生意逐漸興隆起來。這種公司收羅的“人才”,一是社會“渣滓”,二是殘疾人等。這些人物可以在欠債單位大顯身手,賴吃賴喝賴睡,擾得你辦不成公,躲也無處躲,藏也無處藏,打也不能打,罵也不能罵,趕也不能趕。於是,任你是手段多狡詐的“欠賬戶”,到瞭這萬般無奈的地步,也隻好乖乖地交清欠款。醜牛一聽幹的是這號活路,呆愣瞭半晌。這不成瞭世人嗤笑的“下三爛”嗎?轉念一想,自己進城後為攬活幹,處處碰壁,此刻身無分文,到瞭這地步還有什麼可選擇的?心念一動,也就點頭答應瞭。
  
  醜牛就這樣加入瞭“討債公司”,初試身手即連連告捷。隻要他一亮相,對方就會被他這副猙獰面目嚇得魂不守舍,連個屁都不敢放,急忙還清欠賬。一個月下來,醜牛的收入高達三千餘元,他高興得嘴巴都笑裂瞭。
  
  這天吃過早點,醜牛正要整裝出發,何經理急急叫住,從身上掏出一張傳單遞給他。他展開一瞧,竟是公安部發佈的“A級通緝令”,懸賞20萬元通緝搶劫殺人犯牛大旦,綽號“牛魔王”。“通緝令”上還印著這罪犯的半身照片,醜牛細細一瞧,猛地哆嗦瞭一下:他娘的!這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牛魔王”和自己長得真是像極瞭,簡直是一對孿生兄弟!
  
  醜牛滿腹疑雲地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何經理解釋道:“這‘牛魔王’是一個星期內作的案,而你是一個月前就進瞭我的公司,所以我可以斷定這罪犯不是你,隻不過你倆的容貌太相似瞭。這樣一來,會讓人傢產生不必要的誤會,勢必給本公司造成不必要的麻煩,以致造成不必要的損失。鑒於這個原因,本公司決定暫時辭退你,等到真正的罪犯落網以後,歡迎你歸隊,隻不過目前要委屈你瞭,請予理解。”
  
  醜牛聽罷,呆瞭半晌,心裡苦苦哀嘆瞭一聲:“命中無時莫強求啊!”
  
  真不出這位何經理所料,醜牛走出“討債公司”的大門,不久,即被一群荷槍實彈的武警和公安人員團團圍住,喝令他舉起雙手。他心裡不住地安慰自己:查就查唄,反正我又不是“牛魔王”。
  
  武警和公安人員是接到群眾報警而迅疾趕來的,粗粗一瞧醜牛的外貌長相,還真以為是公安部通緝的A級犯罪嫌疑人在此間出現瞭。可仔細一鑒別,詳細一盤問,才弄清瞭原委,當場將醜牛釋放瞭。
  
  醜牛受此委屈,欲哭無淚,欲喊無聲,隻恨爹娘不該讓他出世!當然,更主要的是恨那被通緝的“牛魔王”,若不是這副長相受他連累,何至於搞得這般狼狽不堪。他咬牙切齒地咒罵著,恨不能將他碎屍萬段!
  
  醜牛撿人少的地方漫無目的地走著,冷不防後面有人驚呼一聲:“牛哥!”
  
  醜牛打瞭個寒噤,扭頭望去,隻見一位理著和尚頭的後生仔從後面氣喘籲籲地趕上來:“牛哥,我是劉疤啊!”
  
  “劉疤?”醜牛略作沉吟,曉得對方認錯瞭人,便幹脆裝糊塗,先解決食宿再說,“個個認得和尚,和尚認不得個個,失禮瞭。”
  
  劉疤湊近輕聲道:“牛哥,你真夠膽大包天瞭,四面八方都張貼瞭你的通緝令,你反倒不慌不忙在此間拋頭露面!”
  
  醜牛一聽,知道對方將他當作“牛魔王”瞭,便“撲嗤”一聲苦笑:“怕啥?膽大騎龍又騎虎,膽小騎隻抱雞母!”
  
  劉疤嘻嘻一笑:“牛哥,我領你到玉屏峰上的‘神仙洞’裡呆幾天,避避風頭。”
  
  醜牛心想,管他“牛魔王”不“牛魔王”,自己有個吃住的地方就行,便鬼使神差地隨同劉疤上瞭玉屏峰。可剛進“神仙洞”,黑暗處便傳來一個低沉陰毒的鴨公嗓音:“劉疤,好小子,爺在這裡呆瞭兩天兩夜,咋不見你露面?是不是怕爺連累你?啊,你還將誰帶進洞來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