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破不瞭的槍殺案

  這天早晨,博帝警長剛走進辦公室,一個瀟灑帥氣、陽剛自信的小夥子就跟瞭進來。博帝警長說道:“你好!我是博帝警長,請問你是來找我的嗎?”小夥子點點頭,很快活地說道:“我叫薩奇西,從巴歷伐亞警察大學畢業,我想到您這裡來實習。”博帝警長打量著薩奇西:“為什麼要到我們森普堡警察局來實習啊?”薩奇西說道:“是這樣的博帝警長:我之所以選擇到森普堡警察局來實習,是因為這裡有您博帝警長。您是民眾公認的神探,隻要您在,就沒有破不瞭的案子。我想好好向您學習,將來也成為神探,所有就到您這裡來瞭。”
  
  博帝警長看瞭薩奇西的畢業證書後,鄭重其事地說:“能從巴歷伐亞警察大學走出的學生,就好比是從十八層地獄裡殺出來的‘魔鬼’,個頂個都是精英,沒有一個警長不希望你們的加盟,我也一樣。但我這個人有點另類,我必須要親眼見識見識你的本事,不知你介意不介意?”薩奇西坦然一笑:“警長,您想讓我怎麼做,盡管吩咐!”
  
  博帝警長把薩奇西帶到靶場,遞給他一把手槍。薩奇西接過手槍,用眼瞟瞭一下靶子,說:“警長,我對打靶子不感興趣。”博帝警長一愣:“怎麼,不願意跟我合作?”薩奇西趕忙搖頭:“警長,您誤會瞭,我的意思是您能不能用刀做靶子,讓我用槍射擊刀尖啊?”博帝警長一下子驚住瞭:“薩奇西,我這個人可沒有開玩笑的習慣啊!”薩奇西也笑瞭:“警長,對不起,我沒有長豹子膽,我初來乍到,怎麼敢跟您警長大人開玩笑呢?我說的是真的,要是我不能讓子彈擊中刀尖,我立馬從這裡滾開!”博帝警長讓人找來一把小水果刀,把水果刀紮在靶子上。薩奇西手起槍響,水果刀應聲掉在地上。博帝警長上前撿起水果刀,水果刀的刀尖果然崩瞭一塊。博帝警長又把薩奇西領到攀巖處,讓局裡攀巖速度最快的3個警員跟他競賽,結果薩奇西簡直就像蜘蛛俠,一馬當先,那3個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博帝警長緊緊握住薩奇西的手,高興地說道:“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們森普堡警察局的一員瞭。”
  
  博帝警長是神探,沒有他破不瞭的案子;薩奇西是神槍手,沒有他打不中的罪犯。兩人組合如虎添翼,那些犯罪分子不是被捕歸案,就是知趣地離開森普堡市。3年時間過去瞭,森普堡市竟然沒有再發生一起兇殺案,也沒有發生一起較大的盜竊案,森普堡市成瞭全國最祥和最具安全感的城市。薩奇西不但成為正式的警員,而且還成瞭博帝警長的助手。
  
  這天是周六,博帝警長同往常一樣,帶著薩奇西來到密蘇奇斯河釣魚。這天運氣特別好,魚特別願意咬鉤,兩個多小時就釣到瞭10多條魚。博帝警長開始收桿瞭,薩奇西不解地問道:“警長,今天釣運這麼好,您為什麼要收桿啊?”博帝警長笑道:“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嗎,我要認認真真給你做幾道菜!”
  
  博帝警長忙活瞭一下午,雖然有些笨手笨腳,但還是做出瞭一桌菜。兩人因為開心,竟然喝瞭2瓶波爾多葡萄酒,連桌子都沒收拾,就橫七豎八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瞭。
  
  不知過瞭多久,手機鈴聲響瞭。博帝警長立刻驚醒過來,睜開眼睛一看,墻上的掛鐘指針正指向下半夜2點整。他趕緊拿起手機:“我是博帝警長,您好署長……知道瞭,我們馬上過去。”博帝警長拍拍還在呼呼大睡的薩奇西:“快醒醒,我可愛的薩奇西!”薩奇西一個鯉魚打挺坐起來:“警長,發生什麼事瞭?”博帝警長說:“署長讓我們馬上去他那裡,好像發生瞭兇殺案。”博帝警長同薩奇西來到署長辦公室,署長很是嚴肅地說:“莫奈克比小鎮發生瞭一起兇殺案。你們都清楚,我們這裡已經有3年時間沒有發生兇殺案瞭,這案子必須馬上破獲,這樣才能安撫民心,震懾罪犯!”博帝警長說:“請署長放心,此案不破,我博帝警長就告老還鄉!”
  
  來到莫奈克比小鎮,博帝警長同薩奇西立即趕到案發現場。這是一套豪華別墅,兇殺現場在6樓的4個臥室,70多歲的老太菲爾納亞和她的長子斯裡坦尼都是頭部中彈身亡;二兒子斯裡坦迪、三兒子斯裡坦姆都是下體部位中彈,但沒有生命危險,已被送到醫院救治;與3個兒子同居一室的妻子、孩子卻毫發未傷,平安無事。博帝警長同薩奇西對案發現場進行瞭認真勘察,讓兩人感到驚訝的是,兇手絕不是一般的兇手,屋裡不但沒有留下一絲一毫痕跡,而且兇手竟然是徒手爬到6樓的。這樣一個兇殺案,對博帝警長來說雖然算不上太難破的案子,但也不是輕而易舉就可以偵破的。這個案子明顯是個仇殺案,可讓博帝警長感到困惑的是,菲爾納亞已是個70多歲的老人瞭,她怎麼能得罪人呢?而且兇手竟然要置於她死地!兇手若是個心狠手毒、冷酷殘暴的惡魔,為什麼沒有傷害他們的妻子和孩子?斯裡坦迪、斯裡坦姆為什麼單單下體遭到槍擊?既然同樣痛恨這兩個人,為什麼沒有殺瞭他們倆呢?
  
  博帝警長走到斯裡坦尼妻子凱絲婭跟前,她坐在丈夫屍體的邊旁,兩眼看著屍體,居然沒有眼淚。博帝警長對凱絲婭說道:“尊敬的夫人,對您傢發生的不幸,我和我的助手薩奇西表示最誠摯的哀悼和慰問!為瞭盡快緝拿兇犯,告慰死者,安撫民眾,希望您能向我們提供一些有價值的線索。”凱絲婭沉默瞭一會兒後,咬瞭咬嘴唇,像是下瞭很大決心似的,剛想張嘴說什麼,突然又把嘴閉上瞭。博帝警長俯下身說:“夫人,您是不是對我們不信任啊?”凱絲婭說:“您是我們森普堡市的神探,我們不信任您還能信任誰啊?”博帝警長看著凱絲婭,繼續問:“是不是夫人不想讓我們抓到兇手啊?”凱絲婭有點惱怒瞭:“我的丈夫斯裡坦尼和婆婆菲爾納亞都被該死的兇手殺害瞭,我為什麼要袒護兇手?”博帝警長搖搖頭:“夫人,這我就搞不明白瞭,您剛才本想要告訴我們什麼,可您為什麼欲言又止呢?”凱絲婭沉默瞭一會兒後說道:“我隻知道我們一傢人遵紀守法,沒有得罪任何人,您不妨去醫院問問我的兩位小叔子吧。”
  
  走出別墅後,薩奇西說:“凱絲婭好像知道一些內情。”
  
  博帝警長點點頭:“你說的一點沒錯,可問題是她為什麼不說出來?這裡一定隱情,這個隱情甚至關系他們的生命。”
  
  來到醫院,斯裡坦迪、斯裡坦姆已經做完手術,同住在一個病房裡。博帝警長向他們介紹道:“我是博帝警長,我對您們傢發生的不幸感到十分悲痛,為瞭盡快緝拿兇手,希望你們盡可能提供一些破案線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