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奇寶尋主

  漢朝古玉
  
  宏豐拍賣行是傢小型拍賣公司,老板馬宏豐憋著勁想找件珍貴的拍品,給公司打響品牌。終於,在今年的春季拍賣會之前,經紀人蘇明找來瞭一件珍貴的漢朝古玉。
  
  這是一枚玉勒,有麻將牌大小,玉質白若凝脂,四壁上刻著潦草的銘文。蘇明告訴馬宏豐,玉勒的主人姓金。
  
  馬宏豐讓人把這枚玉勒當作主打物品,刊登在拍賣品目錄的封面上,還聯系瞭好幾傢當地的媒體,大力做起瞭宣傳。他們為玉勒拍完照片後,拍主就把東西要回去瞭,說等拍賣會正式開始前再送過來。
  
  可是,就在拍賣會即將舉行的前夕,一個二十多歲的男青年氣勢洶洶地找上門來,說:“這枚玉勒是我的,到底是誰把東西送到你們這兒拍賣的?”
  
  馬宏豐一愣,把目光轉向蘇明。蘇明將那男青年打量瞭一番,問:“你說玉勒是你的,有什麼證據嗎?”
  
  男青年說自己叫張濤,這枚玉勒是他一年前在一傢小店裡淘到的,說著掏出手機。手機上是一張他和一個女孩的親密合照,女孩的脖子上就掛著這枚玉勒。他說:“這枚玉勒三個月前被人偷走瞭,幸好老天有眼,被我無意中看到報紙上的廣告。拍賣這枚玉勒的人,肯定就是偷我東西的人!”
  
  蘇明便問他:“你說玉勒被偷瞭,當時有沒有報警?有沒有人能替你作證?”
  
  張濤一時啞然。這枚玉勒是他當初在小店裡低價淘到的,因此發現玉勒不見後也沒太當回事,嫌麻煩根本沒報警,誰想到一眨眼,一塊破玉變成瞭古董,身價漲瞭百倍。他瞪瞭蘇明一眼,道:“你用不著替人隱瞞瞭,我知道東西肯定是蔡曉玉拿來拍賣的,對吧?”
  
  蘇明搖搖頭:“拍賣人的信息資料是要保密的,不能輕易泄露。”
  
  見套不出話,張濤心有不甘,卻也無可奈何,隻得憤憤地走瞭。
  
  等他一走,馬宏豐趕緊問蘇明:“這唱的是哪一出啊?你不是說玉勒的主人姓金嗎?蔡曉玉是誰?”
  
  蘇明微微一笑,說:“我也不知道蔡曉玉是誰,但這玉勒肯定沒問題。至於東西的主人嘛,到時候他一定會出現的。”
  
  情人反目
  
  第二天,玉勒的主人還是沒出現,倒是一個年輕的姑娘找上門來,問能否讓她看一眼那塊玉勒,因為她之前有過一個一模一樣的玉墜子,後來不小心遺失瞭。
  
  蘇明覺得這姑娘看著挺眼熟,仔細一想,這不就是昨天張濤手機照片上的女孩嗎?便問道:“你就是蔡曉玉吧?”
  
  姑娘一愣,這時門口傳來一陣嘈雜聲,一個人沖瞭進來,正是張濤。一看到蔡曉玉,張濤立刻叫起來:“果然是你偷瞭我的玉勒!我昨天找到你理論,你還矢口否認,這會兒是怕事情敗露,想要偷偷拿回玉勒吧,幸好我在外面守著,把你抓個現行!”他氣呼呼地道,“這玉勒是我買的,除非你馬上把東西還給我,否則我這就報警!”
  
  蔡曉玉冷冷地看瞭他一眼,道:“當初買玉的時候老板開價一千,你兜裡一共才三百,剩下的錢還是我補齊的,我隻是拿回屬於我自己的東西而已。”
  
  原來,當初張濤和蔡曉玉是一對戀人,一次逛街時,蔡曉玉在一傢店裡看到瞭這枚玉勒,很喜歡,張濤想買給她,可老板開出的價格遠遠超過瞭張濤的承受能力。當時,蔡曉玉見張濤因為買不起禮物而悶悶不樂,便找瞭個借口,溜回去找到店鋪老板,悄悄給瞭他七百塊錢,讓他待會兒把玉勒以三百元的價格賣給張濤。老板答應瞭。蔡曉玉回來後又跟張濤說,不如再回去看看,能不能把價格給砍下來。結果當然不言而喻瞭,張濤用三百元順利地“買”到瞭這枚玉勒。
  
  可張濤和蔡曉玉的戀情卻沒那麼順利,畢業後兩人分隔兩地,感情也走到瞭盡頭。分手那天,蔡曉玉負氣地將玉勒丟還給瞭張濤,可後來越想越不甘心,就又偷偷把玉勒給拿瞭回來。張濤發現後,心想不過是一個隻值三百塊的玉墜子,也就沒放在心上。
  
  誰知前幾天,他偶然在報紙上看到拍賣行的廣告,才知道這個不起眼的玉勒竟然成瞭拍賣行的主打拍品。因此,他氣沖沖地找到蔡曉玉,逼她將玉勒還給自己,卻遭到蔡曉玉的嚴詞拒絕。張濤不甘心,又找到拍賣行,苦於沒有玉勒被偷的憑證,他隻得選擇守株待兔,等待蔡曉玉現身。
  
  蔡曉玉再次向張濤申明,玉勒並不是自己送來拍賣的:“因為當初的那個玉勒,已經被我不小心弄丟瞭。”
  
  張濤聽完一愣,接著冷笑道:“你說丟瞭就丟瞭?拿我當三歲小孩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