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人心是肉長的

  有個老實巴交的漢子叫老宗,他老婆被山洪奪走瞭生命,七歲的兒子小虎又是個智障兒,整天傻呆呆的,連話都講不清楚。老宗常年在縣城打工,自從老婆去世後,他就把小虎帶在身邊。
  
  一天,小虎不知危險,爬上一座高壓電塔玩,不小心從上面掉下來,摔斷瞭脊椎,送進醫院搶救瞭一夜,仍處於昏迷狀態。進瞭醫院,錢像流水一樣沒幾天就流光瞭。好在老宗有個叫阿林的遠房表侄正巧在這傢醫院實習,在他幫忙求情下,院方才沒有停止給小虎用藥,但不斷地催促老宗交錢。
  
  老宗回到住處,思來想去,開始動身收拾衣物。這時,門外人影一晃,一個人走瞭進來,是他的表侄阿林。看到老宗收拾行李,阿林奇怪地問:“表叔,你這是要上哪兒去?”
  
  老宗嘆瞭一口氣:“醫院的藥費不能拖,我打算回老傢借錢。”
  
  阿林說:“表叔,你別忙著走,我是專門為小虎的事來找你的。”
  
  老宗急切地問:“咋啦?是不是小虎醒瞭?”
  
  阿林動瞭動嘴唇,臉上劃過一絲不忍,忽然答非所問地說:“表叔,你有沒有想過放棄治療?”
  
  老宗一愣:“啥叫放棄治療?”
  
  阿林連忙解釋:“就是傢屬自願放棄對患者的救治,醫院停止搶治。”
  
  老宗的臉色一下黑瞭下去,他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你是說叫我不要再管小虎瞭?不再治他瞭?”
  
  阿林點點頭,同情地說:“表叔,我知道你舍不得小虎,但你也得看看現實呀。小虎天生是個智障兒,長大瞭不但不能給你養老送終,還得要你照顧一輩子。小虎這次能不能醒來都不知道,就算真的醒來瞭,也是又癱又傻。與其這樣,不如放棄治療,別讓他再受折磨瞭。”
  
  老宗靜靜地聽著,一隻手顫抖著一口接一口地抽煙,一嘴黃牙把煙嘴兒咬得稀巴爛也渾然不覺。
  
  阿林勸道:“表叔,你才五十出頭,有小虎拖在身後也是個累贅。我聽說曾有媒人給你介紹對象,都因為你有一個智障兒子告吹瞭。如果你現在放棄治療,不但不用承擔昂貴的醫藥費,憑你的泥水匠手藝,在工地上打幾年工,賺一筆錢再娶個媳婦絕對不是不可能的事。”
  
  “可、可小虎怎麼說也是我的兒子呀!”老宗憋著臉色,抬瞭下眼睛。
  
  “我知道,如果小虎是個活蹦亂跳、智力正常的孩子,我也不會忍心勸你放棄的。”阿林拍拍老宗的肩膀,“表叔,我也是為你的後半生著想,你考慮考慮吧,考慮好就來醫院找我。”
  
  老宗何嘗不知道阿林說的是事實呢?自從老婆去世後,老宗既當爹又當媽地照顧著小虎,傢裡窮得一無所有。今天經阿林一點,老宗心裡禁不住泛起一絲波瀾:是啊,假如放棄治療,沒有瞭小虎這個累贅,以自己的情況,隻需拼搏幾年,完全可以梅開二度呀!
  
  阿林走後,老宗沒法再安靜下來,心底有瞭些許動搖。他想瞭一夜,第二天紅著眼睛去瞭醫院,在走廊上,正好撞見阿林。
  
  阿林把他拉進一間科室,關上門問:“表叔,你是不是想通瞭?要是想通瞭,你就簽個字,剩下的事由我來幫你辦。”說著拿出一張準備好的協議書,擺到老宗跟前的桌面上。
  
  老宗像個木頭一樣坐瞭好一會兒,咬著牙,拿起協議書看瞭看,卻始終沒有動筆。
  
  阿林又語重心長地勸說:“表叔,我也知道這樣的決定難做,但我真的是為你好,也是為小虎好。”
  
  老宗又愣瞭一會兒,終於一把抓起筆,顫抖著手往協議書上落去。可他的手抖得十分厲害,姓加名就三個字,他費瞭好大勁,一個“宗”字還沒寫完整,就滿頭大汗瞭。
  
  老宗哽咽著說:“在做這個決定之前,讓我看看小虎吧?”
  
  阿林點點頭,立刻將老宗帶進病房。老宗撲到床沿上,握住小虎的手,輕輕地叫瞭聲:“小虎,我是爸爸呀!”
  
  此時的小虎仍然昏迷不醒,對於老宗的呼喚半點反應都沒有。老宗哭著說:“小虎,爸爸要放棄你瞭,你不會怪爸爸吧?你要是有感覺,就動一下吧!”
  
  這時,老宗清楚地看到,小虎的臉上竟有一滴淚珠滾落。他心中一震,把小虎的手握得更緊瞭,許久之後才站起來,到科室裡去找阿林。
  
  阿林將協議書遞上來:“表叔,你決定好瞭嗎?決定好瞭就簽字,簽完字就脫離苦海瞭。”
  
  老宗用手抹瞭抹眼睛,說:“謝謝你的好意,這個字我不能簽……”他把小虎落淚的反應說瞭一遍,“小虎他……知道我要放棄他呀!”
  
  阿林微微愣瞭一下,解釋說:“表叔,你多心瞭。小虎脊椎摔斷,中樞神經受損,他滾落淚珠,隻是一種病理反應。”老宗聽瞭,半天沒吭聲,最後抬起頭,說:“你讓我……再考慮考慮吧……”
  
  “那好吧。”阿林無奈地點點頭。
  
  離開醫院,老宗無精打采地走在大街上,腦海裡揮之不去的是小虎滾落淚水的一剎那。他跑到一個橋洞裡,痛痛快快地哭瞭一場,一邊哭,一邊輕呼:“小虎,爸爸的選擇好難呀……”
  
  哭瞭好一會兒,他從口袋裡掏出一枚硬幣,用兩隻手掌緊緊地夾著,傷心地說:“小虎,別怪爸爸,爸爸隻能這樣做決定瞭。如果數字朝上,我就是拼瞭老命也要搶救你,如果數字朝下……”
  
  他說不下去瞭,就抽泣著將硬幣往上一擲,硬幣在空中打瞭個閃,“叮”地落到地上。老宗睜大眼睛一看,隻見數字一面朝下,他心底震瞭一下,面色一狠,像是做好瞭決定。
  
  老宗在橋洞裡枯坐瞭整整一夜,直到天亮才站起來,抹著眼淚往傢裡走。剛走到傢門口,卻見門檻上坐著一個瘦削老人,老宗一看,一下子愣瞭,這老人竟是他在老傢的親娘。老宗娘年紀大瞭,行動十分不便,她怎麼會來這兒呢?
  
  原來老傢那邊也有幾個人在老宗的工地上幹活,小虎的事早就傳回瞭老傢。老宗娘知道後,硬是不顧勞累從老傢趕瞭過來。
  
  老宗連忙把娘扶進屋,然後“撲通”一聲跪在老人面前:“娘,小虎的事你都知道瞭吧?我該怎麼辦哪……”
  
  老宗娘撫摸瞭一下老宗的腦袋:“兒呀,先不說小虎,你知道你的命是怎麼留下來的嗎?”
  
  老宗抬起迷茫的眼睛,望著娘。娘言語不多,從來沒跟他說起過以前的事。老宗娘說:(www.rensheng5.com)“那年正鬧大饑荒,你才幾歲,你爹就是因為把能吃的都留給瞭你,才餓死的。你爹死瞭之後,我帶著你逃荒。你餓得實在快不行瞭,我沒有食物給你,隻能眼睜睜地看著。有一天夜裡,我抱著你睡得迷迷糊糊,忽然就覺得胳膊上一陣巨痛。我一看,你由於餓得慌,把我的胳膊肉當成瞭食物,一口咬住就沒有松開……”
  
  “娘……”老宗聽得無比震驚,差點驚呼起來。
  
  老宗娘繼續說:“你硬生生咬下一口血肉,娘始終一聲沒吭。正是這一口血肉,讓你奇跡般活瞭下來。”說著,老宗娘捋開左手袖子,胳膊上真的有一塊牙齒咬出來的傷疤凹痕!
  
  “娘啊!你打我吧!”老宗再也控制不住,抱住老娘哭成瞭一團。哭夠瞭,他猛地站起來,“娘,小虎就是我心頭掉出來的肉,我知道該怎麼決定瞭。”說著奪門而出,向醫院沖去。
  
  到瞭醫院,老宗找到阿林,猩紅著眼睛問:“那份協議書是不是一定要簽字?”阿林一聽,連忙把協議書拿出來:“表叔,你總算想通瞭吧?想通瞭就好。”
  
  “是啊,想通瞭就好。”老宗接過協議書,喃喃地說,他眼裡再一次淚水滾滾,“好,這個字,我簽。”
  
  說著,老宗手起筆落,但他簽的不是自己的姓名,而是力透紙背的三個大字:“不同意!”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