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紀委約談

  檔案局局長吳帆被上級紀委叫去“喝咖啡”,吳帆當時就覺得心慌氣短,他心裡一個勁兒告誡自己要鎮靜要鎮靜,可兩條大腿還是不聽使喚地顫抖。他好不容易找到電話中告訴的808室,一進門,汗“唰”地就下來瞭,本能地說瞭聲:“報告。”
  
  “你是吳帆局長?”
  
  “是、是,我是吳帆。”
  
  “坐吧。”
  
  趁著落座的當口,吳帆偷偷瞄瞭一眼桌子後面的兩個人,都很陌生,都是一臉嚴肅的樣子。
  
  紀委兩個同志,一個姓嚴,是處長,一個姓張,是辦事員。兩人自我介紹後,嚴處長說:“按上級文件精神,今天把你叫來進行談話。”
  
  紀委找談話可不是鬧著玩的,吳帆心裡盤算著應該怎麼說才好。
  
  “不要有顧慮,有什麼說什麼,工作上、生活上都可以,當然,我們主要想知道你在廉政方面的認識。”嚴處長提醒道。
  
  見吳帆一直不開口,張辦事員忍不住說道:“吳帆,嚴處的話你聽清楚瞭吧,你的基本情況我們全都掌握瞭,今天的談話是一次很好的機會,你要把握機遇!”
  
  “我、我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吳帆戰戰兢兢地道。
  
  嚴處長繼續提醒道:“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會不知道?比如你經手的工程啊,提拔中層幹部時的操作流程啊,等等。”
  
  吳帆頭上冷汗直冒:自己手裡是有個工程,那是當瞭十多年檔案館館長以來經手的第一個工程,縣政府同意在原地擴建檔案館,隻是工程正在規劃階段,還未開始招投標,紀委怎麼會如此神通廣大,就盯上自己瞭呢。
  
  想到工程老板,吳帆後背又一次開始冒汗,停頓瞭好一會兒,這才低著頭輕聲說道:“我那工程還沒開始,不過有個老板請我吃過飯。”
  
  “吃飯?沒這麼簡單吧,你不要就輕避重,到時後悔可是來不及的。”
  
  看來紀委手上一定掌握瞭相關材料,怎麼辦?吳帆的心狂跳不已。
  
  “吳帆,你別再隱瞞瞭,工程老板可是什麼都說瞭。”張辦事員又插話瞭。
  
  一聽這話,吳帆思想防線徹底崩潰,機械地說:“我、我收瞭工程老板的紅包。”
  
  “這就對瞭,老實說,到底收瞭多少錢?”
  
  “五萬。”吳帆把糾結在心頭的話說出後,感覺渾身一陣輕松,頭也抬瞭起來,隻等紀委的處理。
  
  不料兩個紀委同志互相對望瞭一下,嚴處長嚴肅地說:“吳帆,你別耍小聰明,幾千萬上億的工程,老板就給你五萬?”
  
  “不對啊!兩位領導,我那工程預算才二百多萬!”一聽到紀委說幾千萬上億的工程,吳帆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急忙反駁道。
  
  張辦事員說:“建個學校隻要二百萬?你當是搭積木呢,真是天方夜譚!”
  
  吳帆聽糊塗瞭:都是檔案館的事兒,哪來的學校?
  
  嚴處長說:“吳帆,你是教育局局長,建學校這樣的大事你會不知道?”
  
  聽到“教育局局長”這幾個字,吳帆的腦子“嗡”的一下,徹底蒙瞭,心又開始怦怦直跳。
  
  原來,他們縣裡有兩個吳帆局長,一個是教育局的吳帆,還有就是自己這個檔案局局長,有時兩人會混在一起鬧出笑話,沒想到今天又碰上這樣的事情。
  
  吳帆急忙說:“我是檔案局的吳帆啊!”
  
  “檔案局的吳帆?這是怎麼回事?”嚴處長一愣,連忙打起瞭電話。
  
  不一會兒,隻聽嚴處長沖著電話那頭說:“什麼?居然通知錯瞭!瞧你們辦的好事!不過也好,我們就先找檔案館的吳帆談談吧,反正每個局長都要輪著談一遍的……”
  
  聽著聽著,吳帆知道自己要栽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