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兄弟皮鋪

  1。牛皮結仇
  
  早年的時候,在大興安嶺西麓的樺皮鎮上有兩傢皮鋪,一傢姓李,一傢姓陳。李傢皮鋪做的是紅皮生意,專門縫制東北人冬天穿的靰拉鞋;陳傢皮鋪做的是白皮生意,專門制作車具、馬具上的皮子配件和鞭繩鞭鞘之類。李傢皮鋪在鎮子西頭,傢裡人丁不旺,隻有老兩口帶著一個就要出嫁的女兒過日子;陳傢皮鋪在鎮子東頭,是個大戶人傢,上上下下有幾十口子。李皮匠和陳皮匠的手藝都是遠近出名的,生意自然很好,即使在那兵荒馬亂的年月裡,兩傢日子也過得很滋潤;加上“紅皮”“白皮”互不幹擾,沒有什麼利益糾葛,他們幾十年相敬如賓,臉都沒有紅過一次。可誰也沒有想到,這一年兩傢卻結下瞭深仇大恨。
  
  那是一個寒冬的早晨,北風像刀子一樣刮著,雪粒子漫天飛舞,打在臉上“啪啪”作響。李皮匠和陳皮匠一人趕著一張馬爬犁,去城裡的貨棧進牛皮,他們每次進貨都是結伴同行,為的是互相有個照應。
  
  到瞭城裡,進瞭貨棧,兩人就忙活起來。這一次李皮匠和陳皮匠都進瞭很多牛皮,他們互相幫忙,把爬犁裝得像小山一樣,之後揚鞭策馬,一溜煙回到瞭樺皮鎮。
  
  然而,李皮匠回傢卸爬犁時卻發現少瞭一張牛皮,數來數去都不對,提貨時數得清清楚楚,怎麼到傢就少瞭一張?丟一張牛皮也是不小的損失,無論如何也要想辦法找回來。
  
  李皮匠一遍又一遍地回想著在貨棧時的情景,出出進進,牛皮一直沒有離開他的視線,隻是裝完貨後,他們一同進貨棧裡面和老板結賬,陳皮匠先結的賬,付完錢後就一個人出瞭屋照看貨物,難道牛皮是自己在屋裡結賬時丟的?真是那樣的話,就是陳皮匠做的手腳,不能啊,和陳皮匠相處都幾十年瞭,他不是那樣的人啊,可好好的一張牛皮怎麼就沒瞭呢?
  
  李皮匠的心裡翻來覆去地琢磨著,怎麼也想不出個頭緒來,最後他想,是不是裝爬犁的時候搞錯瞭,陳皮匠多裝瞭一張?這麼一想,他就來到瞭陳皮匠傢,說明瞭來意,陳皮匠也沒在意,說:“牛皮都放在庫房裡,咱們再數一數。”於是,兩人就來到瞭庫房。陳皮匠在貨棧進瞭二十四張牛皮,可數下來的結果是二十五張,李皮匠心裡說,總算找到瞭,可沒想到陳皮匠卻說:“我的庫房裡原本就有一張,我的牛皮沒數錯。”
  
  李皮匠一聽,心裡的火氣“呼”地就躥瞭上來,說:“這可就怪瞭,怎麼不多不少,庫房裡偏偏還存有一張?算瞭,不就是一張牛皮嘛,我也不要瞭!”
  
  陳皮匠臉漲得通紅,說:“你這話什麼意思,你懷疑牛皮是我偷的?我告訴你,我姓陳的走得正行得穩,從來不做虧心事,你的牛皮丟瞭,和我沒關系,別跟我耍無賴!”
  
  “誰耍無賴?明明是有人偷偷昧下瞭一張牛皮!”兩個人話不投機,竟動起手來,一陣混戰,李皮匠腦袋流瞭血,陳皮匠腰扭成瞭重傷,倒在地上一動也不能動,他指著李皮匠惡狠狠地說:“你等著,我跟你沒完!”
  
  兩傢幾十年的交情,就因為一張牛皮徹底終結瞭……
  
  2。復仇之火
  
  李皮匠回到傢裡,肺都要氣炸瞭,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陳皮匠竟是如此一副德行,從此,他便和陳皮匠斷絕瞭一切來往。
  
  不久後的一天夜裡,李皮匠被一陣瘋狂的砸門聲驚醒,扒著窗戶一看,一群土匪已經把房子圍住瞭。李皮匠嚇得魂飛魄散,剛戰戰兢兢地把女兒藏在瞭柴草堆裡,門就“咣”的一聲被砸開瞭,一群窮兇極惡的土匪蜂擁而入,不容分說就把李皮匠綁瞭起來,開口就要一千塊大洋。李皮匠實在拿不出那麼多錢來,土匪惱羞成怒,把他媳婦吊在門口的大榆樹上,像蕩秋千一樣晃來晃去,獰笑著逼他拿錢。
  
  女人“爹”一聲“娘”一聲地慘叫,躲在暗處的女兒看得真真切切,不顧一切地沖瞭出來,抱住娘親不放。土匪見跑出來一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獸性大發,把她拉到倉房裡,按在牛皮上活活給糟蹋瞭。可憐這麼個水靈靈的姑娘,蓬頭散發地跑到水井旁,一頭紮瞭下去。
  
  眼看著這一番慘景,李皮匠“啊”的一聲噴出瞭一口鮮血,不省人事。等他醒過來時,土匪已經走瞭,女兒死瞭,媳婦被嚇成瞭精神病,神志不清,瘋瘋癲癲地跑來跑去,一聲一聲地叫著女兒的名字。土匪搶去瞭他傢所有的財物,包括馬爬犁和還沒有來得及加工的牛皮。一夜間,李皮匠傾傢蕩產,傢破人亡。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