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競標入學

  王實在的兒子叫王小實,今年“小升初”,學區裡最好的中學就是二中瞭,隻可惜王小實運氣不佳,微機派位沒派到他,想進二中就得交一筆“擇校費”。不過,往年擇校費都是明碼標價,今年二中搞瞭個“開放式擇校”,說什麼“價格不定,量力而為”,這話翻譯過來就是“學位有限,價高者得”。這下惹得傢長們炸起瞭鍋:這校長想撈錢想瘋瞭吧?
  
  於是問題來瞭:交多少錢合適呢?交少瞭,兒子被人擠掉怎麼辦?交多瞭,多花瞭冤枉錢又怎麼辦?王實在正唉聲嘆氣,老婆朝著他屁股就是一腳:“嘆氣有屁用,快給我想辦法。”
  
  王實在找到瞭趙大膽,趙大膽信息靈通,說話爽快,更重要的是,他兒子去年擇校入瞭二中。
  
  趙大膽說起擇校費這事,也是滿腹委屈:“娘的,我那時讀大學4年也花不瞭這些錢,現在倒好,兒子入個校就得先交4萬。”
  
  王實在聽到4萬,倒是心安瞭一點,他的心理價位是5萬,4萬倒是可以接受,他不放心地問:“4萬夠嗎?”
  
  趙大膽連連點頭:“去年我也找很多人打聽過,說是大前年、前年也都是4萬,標準三年沒變過,放心,4萬肯定夠。”
  
  王實在聽到這消息,心裡的石頭落瞭地,對趙大膽是千恩萬謝。回傢路上王實在又碰到瞭老孫頭,兩人閑聊瞭一陣,老孫頭隨口問道:“你們傢那小子,今年也小學畢業瞭吧?學校選好沒有?是去二中吧?”
  
  王實在突然想起來,老孫頭的孫女去年也是進的二中,於是又打聽起擇校費來。
  
  老孫頭瞇起眼睛想瞭想,說:“倒也不貴,花瞭7萬。”
  
  一口口水差點把王實在給淹死,7萬還不貴啊?老孫頭不愧是企業領導退休下來的,傢底豐厚。老孫頭說的,跟趙大膽說的不同,王實在一問才知道,往年擇校費也是跟成績掛鉤的,老孫頭的孫女成績差一點,所以擇校費也貴一點。
  
  原來往年也不是“一口價”啊,王實在心裡又打起瞭鼓,自己那5萬塊靠譜嗎?
  
  王實在問瞭半天也沒問出個所以然來,老婆把他臭罵瞭一頓,索性自己出馬瞭。沒承想老婆居然聯系到瞭二中的一個年級主任,這下王實在不幹瞭,早有這層關系,折騰我幹嗎啊?老婆這才支支吾吾地講起瞭原委:原來老婆以前跟這年級主任相過親,還處瞭一個月,後來年級主任攀上高枝把她給踹瞭。人要臉、樹要皮,不是為瞭兒子的事,老婆死也不想麻煩到他。
  
  為瞭王小實的前途,啥都顧不上瞭,於是兩口子拎上好煙好酒,恭恭敬敬地到瞭年級主任的傢。
  
  年級主任問明兩人的來意後說:“我們主管教學的,擇校費的事也不太清楚,不過我建議你啊,按往年的標準翻一番,應該沒問題。”
  
  往年的“最低控制線”是4萬,翻一番就是8萬。這下好瞭,有說4萬的,有說7萬的,還有說8萬的。王實在就像“小馬過河”,老牛說水淺,松鼠說水深,他這匹“小馬”更找不著北瞭。
  
  就在王實在惶恐不安的時候,事情有瞭轉機。那天,兒子同學的傢長小宋找到瞭他:“王哥啊,聽說你也想讓兒子進二中,也在為擇校費的事煩心吧?”
  
  王實在嘆瞭口氣:“可不是!”小宋卻說道:“我倒有一個辦法。”
  
  小宋附耳說道,他已經跟學區內很多傢長聯系過瞭,不如大傢聯合起來,統一填一個數,就寫5萬。到時大傢都一樣,學校趕誰都不合適。他們想趕誰,大傢就一起鬧。
  
  王實在半信半疑:“這樣行嗎?”
  
  “怎麼不行,團結就是力量,大傢金額都一樣,他們不可能一氣趕走這麼多人,到時就算鬧,咱也有道理啊!再說瞭,我還聽說有人也在聯合,統一交4萬。反正從末位淘汰,我們隻要贏過4萬這撥人,到時要趕也輪不到我們不是?”
  
  王實在一聽有理,連聲道謝。小宋笑著說:“別客氣,我看你實在才來找你的,你可千萬別把這事說出去啊!”
  
  到瞭填表的那天,王實在正要去學校,老婆卻悄悄把他拉住,在他耳邊如此這般說瞭一陣。王實在疑惑瞭:“為什麼要這麼做?”老婆瞪瞭他一眼:“問這麼多幹嗎?照做就是瞭!”
  
  再說這“競標入學”,學校也是第一次,搞得很隆重,分瞭五六個教室,傢長依次進入填表,嚴禁交頭接耳,很是忌憚大傢互相通氣。
  
  王實在在表上填好瞭兒子的資料,又戰戰兢兢地寫下瞭“伍萬元整”,才把單子投進瞭箱子。王實在投完表格,在教室外遇到瞭小宋,他不放心地問道:“小宋,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沒想到小宋卻說:“有問題沒問題,我哪知道啊!”
  
  王實在一聽不對,連忙說道:“你不是說找瞭一堆傢長,統一填5萬嗎?”
  
  沒想到小宋卻翻臉不認賬,王實在後來一打聽才知道,小宋發起的這個同盟信任感太差瞭,同盟很快分化,出現瞭幾個超過5萬的新同盟,在王實在不知道的時候,集體約定的金額已經飆升到瞭6萬。王實在隻覺得天旋地轉,這下好瞭,自己把兒子的前程給耽誤瞭!
  
  公佈錄取名單那天,王實在抱著僥幸心理還是去瞭。他找瞭一陣,居然在名單上找到瞭兒子的名字。沒想到身旁還站著一個熟人,正是小宋。
  
  小宋前前後後把榜看瞭幾遍,這才瞪瞭王實在一眼:“沒想到啊,你也不怎麼實在。”顯然他兒子被擠掉瞭,他以為王實在也私自加瞭價,所以心裡不爽。
  
  王實在滿頭霧水:如果小宋填瞭6萬還進不瞭,那自己隻填瞭5萬怎麼進去瞭呢?更想不到的還在後頭,年級主任主動找到瞭他,身後還跟著一個領導模樣的人,年級主任介紹說:“這是我們校長。”
  
  王實在更是納悶瞭,二中校長怎麼屈尊親自接見自己啦?校長笑呵呵地說:“我來看看今年擇校費的狀元長什麼樣子。”
  
  王實在一愣,不是才5萬嗎?怎麼就成狀元瞭?
  
  這時,校長親切地握著王實在的手說:“王先生,我替二中全校師生謝謝你那15萬瞭。”
  
  王實在差點叫出來,怎麼變成15萬瞭?剛想說話,卻見一旁的年級主任正在朝他使眼色,這才把到瞭嘴邊的話拼命咽瞭下去。
  
  王實在拿到自己填的那張單子,這才明白瞭原委:在自己寫的那“伍萬元整”前面,有人仿照自己的筆跡給加瞭個“拾”字。
  
  王實在這才想起老婆那天的交代,讓他寫完之後在單子背面畫個小小的“×”。敢情這是老婆和年級主任約定的暗號:確定錄取名單時幫忙照顧一下,如果金額夠就按著填的來,如果金額不夠就幫忙想一下辦法。
  
  事後,年級主任對王實在實言相告:“您夫人讓我幫這個忙,當時我一看您隻寫瞭‘伍萬元整’,明顯不夠啊,加別的字也不合適,就隻好在前面寫瞭個‘拾’。”
  
  王實在此時真是哭笑不得,不知道是謝他好還是不謝好。好在兒子入學的事總算是定瞭,不過,令人煩心的是,那多出的10萬他又上哪去湊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