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鬥心眼

  這天,捕頭孫興帶衙役埋伏在海邊,抓捕瞭一艘海盜走私船,意外地搜到六張海龍皮,馬上跑進縣衙把海龍皮進獻給白縣令。
  
  海龍就是海獺,隻產於極為遙遠的北方寒冷海域。它身上的皮毛是動物界中質量最好的,拳頭大小的地方就能生毛一百萬根之多,皮毛上還附有一層油脂,即使在深水裡也不能浸透。
  
  海龍皮是世之罕見的防寒之物,白縣令大喜之下,重賞瞭孫興,然後抱著海龍皮進瞭後堂,他要用海龍皮給夫人做一件防寒的皮衣。夫人見瞭海龍皮,喜得直誇老爺好;新納的小妾桃花聽聞有海龍皮,馬上過來吵著也要做一件皮衣。白縣令纏不過,說:“那就用這六張海龍皮做兩件皮衣,一人一件。”
  
  白縣令問孫興:“縣裡可有做皮衣的高手?”孫興點頭說:“東街的趙盾,西街的李斯,都開著成衣鋪,也都是咱縣裡做皮衣的高手。”白縣令就傳令把他們叫來。
  
  趙盾和李斯聞聽縣令老爺召喚,不敢怠慢,小跑著前來。待聽完叫他們來的意圖後,兩人不禁犯瞭難。他倆都是做皮衣的行傢,一件皮衣需要多少原料,心裡自然有數。一看海龍皮的大小,就知道做一件皮衣需要四張,六張海龍皮做一件是綽綽有餘,做兩件是捉襟見肘瞭。
  
  李斯是個奸商,知道這活接不得,暗暗從袖裡拿出胡椒粉抹在眼裡,推辭說這兩日患瞭眼疾,不能做事;趙盾是個實在人,就實話實說:六張海龍皮隻能做一件皮衣。白縣令一聽,馬上不耐煩瞭,沖孫興使瞭個眼色,孫興就對兩人說:“老爺找你們做皮衣,是給你們天大的面子,你們怎麼不識好歹,還在這裡推三阻四?一人三張,限期十天,每人交一件皮衣來!到時交不瞭皮衣,你們也就別在這地界上混瞭!”
  
  趙盾和李斯沒辦法,隻得各自抱著三張海龍皮愁眉苦臉地走瞭。兩人走後,白縣令和孫興立馬“哈哈”大笑起來,孫興說:“像此等奸商,平日裡一毛不拔,今日正好借這事讓他們出出血!他們要想把皮衣做好,就隻能想辦法自己去尋海盜船,花高價買海龍皮添上;如果他們自己不添上,做不出皮衣,到時我就封瞭他們的成衣鋪,再把他們驅逐出境!”
  
  再說李斯回到成衣鋪,心想:一張海龍皮價值千金,自己可不想花這個冤枉錢;何況就是去海盜船上買,也不一定買得著。他思慮一會兒,詭秘地一笑,便去瞭密室。
  
  李斯去密室幹嗎?他自有妙法:他把一張海龍皮鋪在繃床上,四周用木夾子夾緊,拿來上等的綿羊油倒在海龍皮上,等浸泡透瞭,再擰動夾子上的絲扣。隨著絲扣的後退,浸泡瞭綿羊油的海龍皮就一點點地被抻大瞭。抻完瞭一張,再抻另一張,三張海龍皮,整整抻瞭三天三夜。抻皮的方法固然可以抻長海龍皮,但是皮裡的纖維也都被抻斷瞭,用這種海龍皮做的皮衣,不但壽命大大縮短,保暖效果也會大大降低。可為瞭應付差事,李斯也就顧不得那麼多瞭。
  
  接著說趙盾。這一天,他不去東傢,也不去西傢,卻到瞭孫興傢裡,一進門就雙手捧上瞭五張毛皮。孫興的小舅子也開著一傢皮貨行,他自然也看得懂皮貨,一看之下,叫瞭起來:“這是‘黑裡藏針’,上佳貂皮!”
  
  “捕頭好眼力,這的確是五張上佳貂皮。”趙盾笑吟吟地說著,“貂皮是東北三寶之一,具有‘風吹皮毛毛更暖、雨落皮毛毛不濕、雪落皮毛雪自消’的三大特點,素有‘裘中之王’的美譽。這五張貂皮,表面黑褐色,內裡隱藏著均勻的白色針毛,也就是您所說的‘黑裡藏針’。這是我趙傢珍藏多年的珍品,如果用它們制作皮衣,相信它的禦寒效果絕不遜於海龍皮衣。”
  
  孫興不解地問:“既是傢藏珍品,為何輕易示與我?”趙盾說:“為瞭完成縣令老爺的任務,我寧願用這五張貂皮換捕頭您的一張海龍皮。”
  
  孫興一聽跳瞭起來:“說什麼笑話?我哪裡有什麼海龍皮?”
  
  趙盾噓瞭一聲:“捕頭小聲!明人不說暗話,您的手下衙役裡就有我的一位表弟,他告訴我,您其實一共查獲瞭七張海龍皮,但您隻把六張獻與縣令老爺!”
  
  孫興故作鎮定地說:“我就是私藏一張也算不得大事,海龍皮是我查獲的,我拿一張也是應該的。”
  
  趙盾冷冷一笑,說:“您私藏海龍皮如果被老爺知道瞭,會有您的好嗎?您不妨把藏的這張海龍皮給我,我把它添上,可以為縣令老爺制作一件完整的皮衣;作為交換,我這五張貂皮就屬於您瞭。”
  
  五張上佳貂皮乃裘中之珍,孫興動心瞭,他把私藏的海龍皮交給瞭趙盾,卻提出瞭一個條件:“隔天叫你的表弟來見我!”趙盾微微一笑,說:“我那表弟已經遠走他鄉瞭!”孫興一聽,隻得作罷。
  
  十天過去瞭,李斯捧著海龍皮衣到瞭縣令的府上,卻見趙盾早就到瞭。白縣令說:“兩位都是制衣高手,今日我就檢驗一下你們的手藝,誰做的海龍皮衣好,本縣日後定當好好照顧他的生意。”
  
  李斯因為抻瞭皮、作瞭假,心裡忐忑,偷眼一瞄,見趙盾一臉平靜,心想:三張海龍皮是萬萬做不出一件完整的皮衣的,他現在既然也做好瞭,那就隻有兩個可能:一是自己花大價錢買一張海龍皮添上,二是也跟自己一樣抻瞭皮,但據自己所知,趙盾雖然經商多年,卻吝嗇得很,他是萬萬舍不得自掏腰包去買海龍皮的。想到這裡,李斯心裡有底瞭,他對白縣令說:“請老爺檢驗我做的海龍皮衣。”
  
  白縣令命孫興取一杯水來,把李斯做的海龍皮衣鋪在桌上,把水倒在皮衣上,然後拽住皮邊,輕輕一抖,又對著皮衣看瞭又看,白縣令隨即對孫興喝道:“果然是一個奸商,竟敢毀瞭我的海龍至寶,把李斯給我抓起來!”
  
  李斯連叫冤枉,白縣令說:“等會兒我讓你口服心服。”然後,他又叫趙盾上前來。
  
  趙盾走上前來,自己把皮衣鋪在桌子上,白縣令隨即用剛才的法子試瞭一遍,緊繃的臉上露出瞭笑容:“果然是貨真價實的海龍皮衣!”原來,白縣令知道海龍皮世之罕見,為瞭驗證真假,就在孫興把海龍皮獻給他後,在後堂與兩位夫人潑水驗證過瞭。沒抻過的海龍皮纖維結構緊密,彈性十足;抻過的海龍皮則松弛疲軟,潑上水後,用手一抖,立即就能感覺出皮子肌理的變化。白縣令精明過人,抻過後的海龍皮自然瞞不過他的眼睛。
  
  白縣令問趙盾:“本縣隻交給你三張海龍皮,你是如何做好一件皮衣的?”
  
  趙盾躬身說道:“老爺您交付的事,小人自然一定要做好,我本想自己出錢再買一張海龍皮。那天在海邊,我碰見瞭一個受傷的海盜,懷著慈悲之心,我取來水和糧食救他,海盜念我救命之恩,把身上的包裹給瞭我。我打開一看,裡面竟然是一張海龍皮,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趙盾說的,自然都是假的,其實,他正是用向孫興換得的那一張海龍皮,湊足四張之數,為白縣令做好瞭皮衣。
  
  白縣令十分高興,孫興在一旁乘機說道:“趙老板做事實在,心腸又好,正是縣令大人日後倚重的人才!”
  
  就這樣,趙盾躲過瞭這次難關,而那個李斯,和白縣令鬥心眼,又和趙盾玩心計,最後輸得一敗塗地。為瞭保命,他變賣瞭所有傢產,賠償瞭白縣令的海龍皮;孫興還不罷休,命人拿棍棒一路趕打,把他逐出縣境……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