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阿P玩分居

  阿P和小蘭結婚後,時間長瞭,阿P感到結婚也就那麼回事,什麼神秘莫測,風情萬種,不說蕩然無存,但也日漸淡化。阿P一心想找回當初那種激情燃燒、充滿浪漫的情調,於是搜腸刮肚,突發奇想,想嘗試分居。在他看來,分居後團圓,那必定是“小別勝新婚”!
  
  心動不如行動,這天,阿P油嘴滑舌地對小蘭說:“咱倆嘗試一次分居,怎麼樣?”
  
  小蘭壞壞地一笑,一口答應瞭。
  
  這天,是小長假的頭一天,阿P突然失聯瞭。小蘭打他的手機,他也不接。到瞭傍晚,阿P才給小蘭發來一條短信,說他嘗試分居去西藏瞭,已過瞭西寧,到瞭格爾木,即將翻越唐古拉山。
  
  天啊,西藏高寒缺氧,山高路險,坡陡彎急,到那兒去玩命呀?小蘭急得要哭,她連忙操起手機,回短信說:“老公,多保重!”
  
  阿P見瞭小蘭的短信後,心裡樂陶陶、甜絲絲的,看來玩分居有效果瞭,索性趁熱打鐵,發短信說:“現在你知道疼我瞭,可在傢裡,你有哪點疼我呀?你再不疼我,我就到西藏做和尚瞭。”
  
  這下小蘭急瞭,發短信說:“你做和尚,我就做尼姑!”
  
  第三天,小蘭突然收到一條危言聳聽的短信:“老婆,不好瞭,我在外嫖娼被抓瞭,速匯1萬塊錢到我卡上。不交罰金,我回不去。”
  
  玩瞭三天分居,就熬不住,闖下禍,還有臉向我要錢?小蘭肺都氣炸瞭,轉念一想,畢竟夫妻一場,怎能說不理就不理呢?不得已,小蘭不情願地給阿P卡上打瞭1萬塊錢。
  
  錢匯出不到一小時,阿P奇跡般地出現在小蘭面前,幽默地說:“老婆,你把我想死瞭。”隨後,他從大包裡取出一條黃澄澄的金項鏈,一個亮晶晶的女式包,說:“這都是用你匯的錢買的。”
  
  小蘭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說:“你又不是孫悟空,怎麼說回來就回來瞭?”阿P牛氣沖天地說:“不是孫悟空,就不會翻跟頭?夫人,我說去西藏,是哄你的,其實是在西城區同學傢‘藏’瞭幾天,在那復習計算機課程,迎接中級職稱考試。”
  
  小蘭嘴巴一撇,諷刺道:“撒謊撒到世界屋脊,分居玩得登峰造極,有才呀?”說完,她擰著阿P的耳朵,往臥室裡拖……
  
  大約過瞭兩三個月,生活又回到原地踏步。這天,小蘭下班回來,阿P突然將她擋在門口,正兒八經地說:“你到娘傢待幾天,咱倆再玩一次分居。”
  
  猶豫一下後,小蘭說:“分就分,誰怕誰?”說完,她一轉身,賭氣跨上電動車。
  
  小蘭一到娘傢,馬上把來意告訴瞭娘,娘心直口快,說:“太荒唐瞭!過日子,不可能天天有驚喜,平平淡淡才是真。分居,感情不和才分居呢,哪有像你們這樣,為分居而分居的?用分居來制造激情,扯淡!”頓瞭頓,娘又說,“不能由著阿P的性子來,萬一他表面上玩分居,背地裡做些見不得人的事,那就糟瞭。小蘭,兩口子生活在一起,是檢驗一方有沒有外遇的最好方法,你與他分居,不在一起,咋檢驗?快回去,看他在傢做什麼?要麼,先發條短信給他,看他怎麼回答你。”
  
  小蘭想想,覺得娘說得對,就給阿P發短信,說:“夫人查崗來瞭,你要是在傢出賣我,就跟你算賬!”隔瞭好久,阿P才沒頭沒尾地發來“六個點兒”。
  
  “這還瞭得,請個私傢偵探去。”娘根據野廣告上提供的線索,與一個叫“釘子”的私傢偵探取得瞭聯系。她告訴釘子,女婿將她女兒騙回娘傢,自己一人在傢,她不放心,請他去偵探一下。釘子覺得這事不難,也不出格,於是滿口答應瞭。
  
  釘子蹬著一輛破三輪車,車上放著不銹鋼臉盆和幾部破手機,優哉遊哉地來到阿P居住的樓下,觀察瞭一下地形後,釘子靈機一動,像猴子一樣,靈巧地爬上一棵臉盆粗的香樟樹,將“不銹鋼臉盆兌換舊手機”的牌子,掛到樹杈上。其實,他是想站在高處,觀察二樓阿P傢的動靜。
  
  突然,釘子看到阿P傢裡有個妙齡女子的身影一閃。有情況!他迅速從樹上爬下來,拿著一個不銹鋼臉盆,三步並作兩步,來到阿P傢門口,“當當當”敲起來。
  
  阿P以為鄰居失火瞭,忙開門。釘子一見阿P,不敲瞭,欠瞭欠身子,說:“老板,打攪瞭,請問你傢有舊手機嗎?可以換臉盆哦!”
  
  阿P沒好氣地搖搖頭,說:“沒。”站在一旁的妙齡女子提醒阿P說:“別說沒,有也不能換,聽說有人以臉盆換舊手機為由,竊取人傢的信息和隱私。”阿P一聽,頓覺有理,“咣當”一聲,將門關上。
  
  雖說釘子吃瞭個閉門羹,但心裡很滿足,因為他親眼看到瞭一男一女在一起的實情。釘子連忙返回,將所見所聞添油加醋地報告給小蘭母女。小蘭一聽,頓時火冒三丈,急吼吼地跨上電動車,打道回府。
  
  到瞭樓下,小蘭定瞭定神,心想,沖動是魔鬼,如果抓不住阿P什麼把柄,拿他沒轍,得先看看傢裡有什麼動靜再說,但就這麼在樓下看不清,於是想到瞭對面二樓上的鄧大姐。
  
  鄧大姐是小蘭最要好的朋友,經常在一塊兒打麻將,聽小蘭說要躲在她傢,觀察自個兒傢裡的情況,不僅沒阻止,還找來一個望遠鏡給小蘭,這正合小蘭的心意,真是想什麼來什麼。
  
  小蘭躲在窗口,朝傢裡觀察:窗簾半掩著,她看到一個妙齡女子,留著短發,穿著矮領短衫、低腰短褲,撅著屁股,在床邊手忙腳亂的,不知在忙活什麼。
  
  小蘭屏住呼吸,目不轉睛。不大一會兒,小蘭見阿P將襯衫一脫,光著膀子,匍匐在床沿……
  
  這下小蘭急瞭,連招呼也沒跟鄧大姐打,就憤憤下瞭樓,她要回傢與阿P刀對刀、槍對槍地幹一仗。剛到樓下,卻見阿P沖出樓道,拐彎向護城河方向跑去。小蘭來不及多想,尾隨上去。隻見阿P手裡捏著一條花水蛇,一邊跑,一邊不停地抖動著。到瞭河邊,阿P用力將蛇往河裡一甩,蛇在空中翻瞭個跟頭,“嘩”的一聲,落到水裡。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把小蘭嚇得直打哆嗦,她冷不丁撲到阿P身邊,阿P一愣,尷尬地問:“你怎麼回來瞭?”小蘭擦瞭一把冷汗,不客氣地說:“我再不回,你在傢翻天瞭!”
  
  阿P“嘿嘿”一笑,無辜地說:“哪能呢?實話告訴你,早上你離傢後,(www.rensheng5.com)我在傢發現一條蛇。考慮一時半刻捉不到,若是讓你曉得瞭,晚上肯定不敢在傢睡覺,於是,我急中生智玩分居,逼你回瞭一趟娘傢。”
  
  小蘭驚訝地叫瞭起來:“媽呀,傢裡哪來的蛇?”
  
  阿P說:“估計是樓後施工,蛇受驚瞭,順著管道躲到咱傢來的。”
  
  小蘭撲閃著眼睛,說:“既然如此,那傢裡哪來的女人?”
  
  阿P笑吟吟地說:“那是我同學,在人民醫院飼養小白鼠。為瞭捉蛇,我打電話給她,讓她逮瞭兩隻小白鼠裝在籠子裡,引蛇出來吃。她已經協助我捉瞭好大一會兒蛇瞭,人還在傢裡呢,快回去!”
  
  天啊,原來是這麼回事,小蘭松瞭一口氣。
  
  這一刻,阿P像打瞭勝仗的戰士一樣,雄赳赳、氣昂昂的,把小蘭佩服得五體投地,心情非常激動,感覺比婚禮上的高潮還震撼!突然,阿P一拍胸脯,對小蘭說:“怎麼樣,老公有能耐吧?不是吹,憑俺這智商,別說一條蛇,豺狼虎豹來瞭也不怕!”說完,他吹著口哨,大步流星地往回走……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