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地窖裡的奇遇

  口袋村有個林大媽,快六十歲瞭,有一年夏天,她陪著兒媳巧珍到離傢十多裡地的一傢醫院去看病。在兒媳婦去檢查的這工夫,林大媽嫌醫院裡空氣污濁,就自己一個人出去透透氣兒。
  
  這傢醫院坐落在郊區一座山腳下,原先是某駐軍的醫院,後來部隊撤防,這地方被私人承包下來又開瞭傢醫院。這裡地處郊區,占地開闊,還有一大片樹,濃蔭蔽日,像個小型原始森林。
  
  林大媽一走進樹林裡,原先悶熱、煩躁的感覺頓時減輕瞭不少,她沿著林中小道漫無目的地走著,竟不知不覺走到瞭林子的盡頭,眼前出現瞭一間破舊的紅磚水泥小平房,再後面就是高高的圍墻瞭。
  
  別看林大媽歲數不小,可她好奇的毛病改不瞭,她想看看這間房子是幹啥用的,於是湊到門前,一抬頭,見門框上方有三個字—“太平間”,林大媽見瞭,嚇得“媽呀”一聲,趕緊離開。
  
  林大媽又驚又慌,竟找不到原來的小道瞭。她深一腳淺一腳,在樹林裡著齊膝深的荒草急急走著,忽然,她一腳踩空,“呀”的一聲驚叫,直直地墜瞭下去……
  
  等林大媽悠悠醒來,發覺自己仰面躺在一堆軟綿綿的東西上,四下黑黢黢的,伸手不見五指,一股說不清的怪味直嗆鼻子,仰起頭來看上面,隻見高高的一個鍋蓋大小的空間,有星星一閃一閃。霎時,林大媽明白過來,自己是不慎跌落在一個深坑裡,現在已是晚上瞭,也就是說,從早上10點多鐘,自己已經昏迷瞭好長時間。她勉強動瞭動手腳,自我感覺沒有骨折,還可以活動。
  
  林大媽先是找手機,可她把全身都摸瞭一遍,才想起來,手機裝在手提袋裡,掉落下來的瞬間,不知扔到哪去瞭。她爬起來大喊:“救命呀,有沒有人救救我……”可她喊破瞭嗓子,也不見有人來救她。
  
  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地過去,林大媽眼看呼救無用,隻好摸索著在這個坑裡尋找可以出去的地方。可洞口高高的,根本夠不著,隻好四下裡亂摸。這一摸,可把林大媽嚇得魂飛魄散,她先是摸著一個長長的東西,像是人的半截腿,還帶著腳丫子,嚇得林大媽一聲怪叫,把手中的半截人腿扔瞭出去。
  
  林大媽嚇得哆嗦瞭一陣,又開始摸,這一次更駭人,摸到的東西比人腿細,再摸下去,好像還有手掌和手指頭,天哪,這不是一隻人的手臂嘛!林大媽又一聲瘆人的怪叫,把手中的那截手臂扔瞭出去。接下來,林大媽不敢摸瞭,她怕再摸下去,摸到一個人頭,那還不把人嚇死!
  
  林大媽就這麼靜靜地等待著,她覺得又累又餓,她努力支撐著等待天亮。
  
  好不容易等到天光放亮,從鍋蓋大的窟窿上面瀉下瞭一道光亮,照在坑內的一堆東西上。林大媽終於看清楚瞭,這是一堆什麼都有的垃圾,有破衣服和廢紙,還有幾個塑料模特的軀幹。她想,自己昨天一定是跌到瞭這堆軟乎乎的東西上,才沒摔壞,真是萬幸!想來昨夜摸到的人腿和胳膊,也一定是這些塑料模特的殘肢而已,瞧把自己嚇得!
  
  這一來,林大媽不害怕瞭,又開始一聲聲地喊:“來人呀,救救我—”可是,她這樣斷斷續續地從早上一直喊到太陽偏西,也不見有人來救自己,很快這個坑裡又伸手不見五指瞭,林大媽也叫嚷得沒力氣瞭,不知不覺睡著瞭。
  
  也不知過瞭多久,林大媽覺得恍惚中有一雙小手在輕輕推她,有人用稚嫩的聲音在叫:“奶奶醒醒,奶奶你醒醒呀!”她睜眼一看,眼前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見,開始她以為是做夢,可隨後又有一雙小手真實地觸到瞭她的胳膊,嚇得她激靈一下,驚叫道:“你是誰?別害我!”
  
  “別怕,奶奶。”稚嫩的聲音說,“我是您親孫女,不會害您的,我來想辦法救您出去。”
  
  一聽救自己出去,林大媽激動萬分,可她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怎麼還有個親孫女?正疑惑間,稚嫩的聲音又說:“奶奶,您把手給我,我領您去找出去的路。”林大媽猶豫瞭一下,果斷地伸出瞭手。
  
  林大媽攙著小孩的手,摸黑走著。突然,小孩說:“奶奶,抱抱。”林大媽把小孩摟抱在自己胸前,禁不住潸然淚下,說:“孫女,你叫啥名字,奶奶還不知道呢!”
  
  一聽問名字,小孩沉默瞭,半晌才說:“奶奶,我還沒名字……”林大媽一聽,忙說:“奶奶給你起個小名,就叫妮子吧,妮子疼人,妮子是奶奶的小棉襖。”這樣說著話,林大媽已經忘瞭自己身處的環境,心情也變得不那麼絕望瞭。
  
  讓林大媽覺得蹊蹺的是,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妮子卻輕車熟路,指點著自己該怎麼走。妮子一邊走,一邊跟林大媽介紹這個大坑,她說,這個大坑其實是個廢棄的大菜窖,現在用來倒垃圾廢物,菜窖口離地有四五米高,沒有梯子根本爬不出去,隻有想個笨辦法瞭。
  
  妮子讓林大媽在一個地方站住,把自己放下,讓林大媽蹲下來摸。林大媽先摸到的是一堵土墻,然後又摸到一把鐵鍁。妮子告訴她,用鐵鍁在土墻上掏洞,自己會和小夥伴們協助奶奶的。林大媽不知妮子說的小夥伴在哪裡,她也不去細問,逃命要緊,於是握緊鐵鍁,身上好像有瞭無窮的力量,用力在土墻上挖瞭起來。
  
  此時,妮子“咿咿呀呀”說瞭幾句,林大媽就覺得身邊好像擁來瞭一群像妮子一樣的小孩子,她們都勁頭十足地把林大媽鏟下的土捧走。雖然看不見,可憑感覺林大媽覺得這些小孩像妮子一樣,都是光溜溜的沒穿衣服,而且都是女孩子。
  
  就這樣,在妮子和一群女娃娃的幫助下,林大媽鏟土挖墻,也不知幹瞭多久,(www.rensheng5.com)也不知是白天和黑夜瞭。忽然,墻挖穿瞭,對面透過一絲亮光,還有一把木梯子,豎在那兒,直通上面,那上面的洞口沒有蓋,透著久違的亮光。林大媽這個激動呀,連連喊道:“有救瞭,妮子快跟奶奶走!”可她左右一瞅,自己身邊除瞭堆積的土,連半個人影也沒有。林大媽忽然感到瞭一種恐懼,她趕緊爬上梯子,手抓腳蹬地爬到瞭地面上,一接觸到陽光,林大媽就覺得一陣眩暈,天旋地轉地就倒瞭下去,什麼也不知道瞭。
  
  直到慢慢醒來,林大媽才知道,自己在醫院裡已經昏睡瞭一天一宿。醫生告訴她,她已經失蹤五天五夜瞭,林大媽聽瞭覺得奇怪,她感覺在地下沒有這麼長時間啊!
  
  這幾天,傢裡已經鬧翻瞭天,電視臺、報紙、街頭小廣告,都滿是林大媽的照片。最著急的是兒媳婦巧珍,她原本是到醫院做流產手術的,後來手術也沒做成,急急忙忙地和傢裡人四處尋找林大媽。林大媽被發現的地方是醫院圍墻外一戶人傢的菜窖旁,她不知道,自己竟挖瞭一條二十多米的地道,通到瞭這傢人的菜窖裡,又爬瞭出來,一身污泥地倒在地上,把那戶人傢的女主人嚇瞭一大跳。
  
  林大媽地窖逃生的新聞被當地媒體大肆渲染,有的記者說,林大媽因為對未出生的孫女懷有強烈的牽掛和愛,才活瞭下來。其實,林大媽是個重男輕女思想嚴重的老婆婆,這次就是因為兒媳做B超診斷出是個女孩,才領兒媳去醫院做流產手術的。去年,媳婦懷孕,就因為懷的是女孩,便做瞭流產手術。要知道,林大媽可是口袋村盡人皆知的刁蠻婆婆,為瞭逼兒子和兒媳給她生孫子,她使盡瞭手段,又尋死又上吊的,弄得兒子、兒媳都拿她沒辦法。後來聽說,這一回呀,林大媽沒再讓兒媳做流產手術,她還給這個未出生的小寶寶取瞭個小名—妮子。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