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與鬼成約

  十字路口見瞭鬼
  
  我叫丁磊,我的職業十分怪異:以助人見鬼取財。你別不相信,在我們身邊,想見到亡靈、鬼怪的人多之又多,有的是好奇,有的是吃飽瞭撐的,也有人因過度思念去世的親人朋友,一擲千金想再見一面。既然有錢賺,我沒理由不成全他們。於是,我整理、總結出瞭上百種稀奇古怪的見鬼之法:碟仙、筆仙、屍泥塗眼、夜半梳頭、捉鬼藏……林林總總,招數繁多,總有一款適合你。在圈內,顧客都畢恭畢敬地尊稱我為丁大師,而我給自己的定位就是個騙子。人死如燈滅,世上要有鬼,鬼才信!
  
  一周前,有個叫陳大膽的,或許是閑極無聊,他聯系上我,提出想親眼瞧瞧鬼長得啥樣。如果見面成功,酬金五千;見不到,雙倍賠償。看著他那臃腫的身材,我選定瞭一個“十字路口見鬼法”。據坊間傳言,十字路口是陰魂出沒之地,這時活人的腦袋若垂到胯下,會讓鬼產生錯覺,誤以為胎兒要出生,而這恰是投胎的好機會。由於陳大膽肚子大,使勁彎腰往後瞅會喘不過氣、缺氧、眼暈,再加上我那助手“秦疤瘌”的尊容天生驚悚,堪稱鬼斧神工,即便不披頭散發,也能輕松嚇尿陳大膽。
  
  那一天半夜時分,我帶上我的顧客陳大膽,走向地處城郊的十字路口。一路上,陳大膽一個勁地嚷嚷,聲稱八歲時就獨自走過墳地,打死過黃皮子,不相信世上有鬼神精怪,如果我敢騙他,他絕不客氣。我一直保持沉默,沒接茬,等到我們終於站在瞭光線暗淡的十字路口時,我說道:“叉開腿,彎腰!”
  
  我聲音不大,但很強硬。陳大膽四下望望,遲疑著問:“幹啥?”
  
  “見鬼!”我加重瞭語氣,“請照我說的做!”
  
  命令一出口,我瞅到陳大膽不由自主地打瞭個冷戰,短短幾秒鐘後,他一咬牙,叉開腿彎下瞭腰。
  
  “繼續彎,低頭,從兩腿中間往後看,瞪大眼睛仔細看。是時候瞭,它該來瞭。”我的聲音時急時緩,營造出恐怖的氣氛。我觀察到陳大膽的身子抖得越來越厲害,便冷不丁提高瞭音量:“來瞭!是個女鬼,著急投胎的女鬼!”
  
  此後發生的一切,都在我的預料之中—陳大膽“媽呀”大叫著,一腦袋紮到瞭地上:“鬼,真有鬼!”不等我去扶,又跌跌撞撞地爬起來,撒開兩條腿逃之夭夭瞭。
  
  陳大膽確實見到瞭鬼,不過這個假鬼是由秦疤瘌裝扮的。
  
  再次得手,正要打道回府,身後突然響起一聲清脆的童音:“叔叔,那個鬼是怎麼回事?”
  
  半夜三更,哪來的小孩?我慌忙轉過瞭身,出現在我面前的,是個八九歲的小男孩,長得虎頭虎腦,樣子倒很可愛。男孩說:“叔叔,我叫小虎,剛才,我看到有個鬼從地裡冒出來,又縮回去瞭。”
  
  鬼現身,其實是我們事先策劃好的:十字路口有個下水道,秦疤瘌扮鬼嚇跑陳大膽後又鉆進瞭下水道,這一幕恰好被小虎看見瞭。
  
  小虎一個勁地問那鬼是怎麼回事,我隻得稍稍說瞭一下“見鬼”的事,小虎聽瞭,十分認真地說:“叔叔,我也要見鬼。”
  
  我一聽,板起瞭臉,拒絕瞭他。一個小孩,跟他囉嗦什麼?小虎一臉的失望,說瞭聲“叔叔再見”,便磨磨蹭蹭地走瞭。
  
  再見?討厭鬼,還是再也別見!我暗暗嘟囔瞭一句,收瞭工。
  
  小虎要見鬼
  
  次日晚上,我登錄瞭電腦,“噼裡啪啦”地更新瞭我的《見鬼記》,煞有其事地描述瞭陳大膽的見鬼經過,“釘子”(我的粉絲)們紛紛跟帖大呼神奇。我正在得意,隻聽“咚咚咚”的敲門聲響瞭。
  
  找上門的,竟然是昨夜的那個小男孩小虎!我暗吃一驚,他怎麼知道我住這兒?原來,昨夜他一直偷偷跟著我呢。真是人小鬼大!我瞪著他問道:“你找我想幹啥?”
  
  “叔叔,我想見個鬼。”小虎邊央求邊放下書包,掏出瞭一大把鋼鏰和一張陳舊泛黃的老照片,“這是我爸爸,叫趙大軍。叔叔,求你瞭,我隻和爸爸說一句話就行。”
  
  小虎說,從記事起到現在,除瞭那張老照片,他從沒見過爸爸趙大軍。幾次問奶奶,奶奶的回答都隻有兩個字:死瞭。他也問過媽媽,爸爸是怎麼死的,媽媽說,被雷劈死的。再問,媽媽就紅瞭眼圈,沉默不語。小虎打小就很懂事,不想讓媽媽傷心,便不再提這茬。幾個月前,他在亂糟糟的倉房裡翻找玩具,翻出瞭一本日記,是爸爸生前寫的,記的都是認識媽媽後的點點滴滴。小虎剛上小學二年級,靠查字典,一字不落地讀瞭兩遍。
  
  “我爸爸是個好爸爸,他很愛我媽媽。”為瞭證明自己沒撒謊,小虎小心翼翼地取出瞭那本破損大半的日記。我信手翻瞭幾頁,眼窩裡竟有些潮濕:那時,趙大軍和小虎媽媽還住在一個小山村裡。一天深夜,小虎媽媽生瞭病,高燒不退,趙大軍背起她就往鎮上跑,七八裡坑坑窪窪的山路,他一步都沒停。這些還沒什麼,可他走得太著急,壓根沒穿鞋!等奔到醫院,一雙腳板早磨得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