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天命可違

  謊稱旺妻相
  
  清乾隆年間,遠城有個異人,叫孫知行。此人有一段特殊、傳奇的經歷:他生下來雙目皆盲,以抽簽算命為生。三十歲那年,遠城來瞭一個走方道士,兩人一見如故,道士教瞭他一套心法,說也許能治好他的眼睛,於是孫知行便經常習練。不承想三年後,他的眼睛不僅能看見光明,還能看到人的前世、今生和未來!因為這個奇術,人們都稱他“天眼大仙”。
  
  這天中午,孫知行剛吃過飯,忽然仆人來報,說錦繡商行蘇老板的女兒蘇婉瑩求見。這蘇婉瑩,孫知行是知道的,他跟她父親蘇玉和熟識。蘇玉和算是遠城數一數二的富商,開瞭十幾傢門店,可說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可唯一不足的是,他沒有兒子,隻有蘇婉瑩一個女兒。
  
  為瞭要個兒子,蘇玉和沒少找過孫知行,孫知行也試過很多辦法,可天命難違,都無濟於事。後來蘇玉和退而求其次,讓孫知行幫他找一個合適的上門女婿。為蘇傢找上門女婿,這哪是一件易事?所以到現在都沒有結果,隻怕蘇婉瑩就是為此事而來。
  
  孫知行來到客廳,見瞭蘇婉瑩,果然,兩人寒暄之後,蘇婉瑩講明來意,雖然孫知行猜中瞭,卻仍被嚇瞭一跳—
  
  蘇婉瑩告訴孫知行,其實她已經有瞭個心上人,就是隔壁鄰居劉鐵匠的兒子劉成,他們兩人可說是青梅竹馬,劉成也願意入贅,可是蘇婉瑩的父母看不上劉成。所以,蘇婉瑩請求孫知行說服父母,就說他用“天眼”看過,劉成有旺妻之相,兩人成親,傢業必定興旺。
  
  “當然,我也不會虧待先生的。”蘇婉瑩說著,拿起旁邊一個包裹,輕輕打開,裡面全是珠寶首飾,價值不下千金,蘇婉瑩指著包裹說,“這些東西,都送給先生瞭。”
  
  看到包裹,孫知行忍不住怦然心動,他答應瞭下來:“我盡力而為吧,成不成,就看你們的造化瞭。”
  
  “天眼”看新郎
  
  孫知行知道自己不能主動先找蘇傢,於是便坐在傢裡,專等蘇玉和來找他。果然,不幾日,蘇玉和差人來請,說是有媒婆說親,讓孫知行幫助看一下八字。孫知行到瞭蘇傢,看瞭男傢的八字,當然否決瞭,然後找機會提到瞭劉傢和劉成。蘇玉和已經有些焦頭爛額,見孫知行說得有理,就同意瞭蘇婉瑩和劉成的親事。
  
  蘇婉瑩和劉成新婚大喜之日,孫知行當然是座上貴賓,他還是第一次見劉成,不料他用“天眼”隻看瞭一眼,心底頓時冒出一股寒氣:隻見劉成雖然也身材魁梧、五官端正,但眼睛裡卻不時露出陰鷙的光芒,顯然是個心腸狠毒之人。況且他和蘇傢相克:一年後,蘇父會被克死;兩年後,蘇母也會被克死;而五年後的七月初三日,劉成將親手殺死蘇婉瑩,最終下獄伏法……
  
  孫知行自責不已,如果不是自己幫助說情,那蘇玉和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把女兒許配給劉成的。現在生米已成熟飯,已經回天無力,無奈之下,他決定找到蘇婉瑩,向她說明一切。
  
  過瞭不久,有一天,孫知行找到蘇婉瑩,將“天眼”看到的結果和盤托出,可現在蘇婉瑩新婚燕爾,正與劉成如膠似漆,哪裡會相信?
  
  孫知行長嘆一聲,自己這半世英名,隻怕要毀在這件事上。他考慮再三,決定離開遠城,去外面走走,尋訪異人,尋找破解的良策。如果找不到破解的辦法,就永遠不再回遠城,因為他實在無顏面對蘇傢。於是,孫知行以“外出雲遊”為名,打點行裝,離開瞭遠城。
  
  孫知行想去找為自己治眼睛的那個道士,他修為很深,應該會有辦法。多方打聽,終於在第五年,打聽到那道士在終南山,於是孫知行一路尋訪……
  
  一路多波折
  
  功夫不負有心人,那一天,孫知行終於到瞭終南山,找到瞭道士。道士聽罷緣由,微微一笑:“知行,此事你要釋然,因為一切都是命中註定,即便沒有你的參與、說合,蘇婉瑩也會跟劉成在一起的。”
  
  孫知行搖搖頭,說:“我也知道這個道理,可蘇傢待我不薄,此事也的確因我一時的疏忽所致,故向大師求教一個破解之法,不然我一生都要活在愧疚之中。”
  
  道士沉吟半晌,說:“破解之法隻有一個,就是在蘇婉瑩出事之前,把她擄走,使劉成無法得手,但是這樣做是泄露天機、逆天而行,你一定會遭受重重的懲罰。”
  
  孫知行一聽,嘆瞭口氣,說:“不能讓蘇傢傢破人亡,就讓我來承受上天的懲罰好瞭!”
  
  按照時間算來,現在蘇父、蘇母都已死瞭,而今年的七月初三日,劉成將親手殺死蘇婉瑩。孫知行當即拜別瞭道士,趕回遠城,他要在蘇婉瑩出事前救她。本來,他計算好瞭日期,七月初三趕到遠城時間上綽綽有餘,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沒想到路過漢水時,忽然發起大水,沖斷瞭橋,他不得不繞瞭好遠的路,耽誤瞭一些行程;後來,因為急著趕路,不慎折斷瞭腿,又休養瞭一段時間……等他回到遠城時,已經是七月初四的早晨瞭,隻怕蘇婉瑩已經不在人世瞭。
  
  孫知行忍不住老淚縱橫:“天命難違,天命難違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