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非著名畫傢

  老黃今年四十多瞭,他是省書畫院的高材生,如果從中學時算起,他畫瞭近三十年畫瞭,但至今仍是一個“非著名畫傢”,他的作品寄掛在人傢店裡,往往幾個月都賣不掉一幅。沒辦法,老黃在不畫畫的時候就去打零工,當他拿著漆刷子給人傢刷鐵欄桿時,誰也想不到這握刷子的手原本是應該握畫筆的。
  
  摸瞭這麼多年的煙墨油彩,連解決傢人的溫飽都很困難,老黃實在是沮喪極瞭。
  
  這天,一個親戚來看他,老黃就對他說瞭自己的苦衷,問親戚能不能幫他一把。親戚也實在,說:“我是做生意的,對你們這些藝術傢的作品一點興趣也沒有。不過,我知道你們這行,能賣掉東西的並不一定是水平高,而是名氣大。”
  
  老黃點點頭,又搖搖頭:“你這話說得對,可又不對。名氣大,當然是因為水平高。水平不高的人,名氣怎麼大得起來呢?”親戚聽瞭,笑瞭笑。
  
  停瞭片刻,他對老黃說:“你這腦筋啊,都被顏料糊住瞭。這樣吧,我試著幫你運作一下。你賣掉畫再給我錢,如果還是賣不掉,就當我做瞭一次實驗。”
  
  幾天後,有一個著名的影視明星到這個小城來演出,本地記者們照例對這個明星采訪瞭一番。明星回答完問題後,反問瞭記者一句:“聽說非著名畫傢黃某某是你們這裡的,對嗎?”記者們被問住瞭:黃某某,沒人認識啊,可人傢明明說瞭,是非著名畫傢,就像郭德剛似的,不發則已,一發驚人。於是幾天後,記者循著名字找到老黃,給他做瞭一個專訪。老黃扯東扯西,從小學到藝專再到書畫學院,從母親的木尺到自己用瞭十八年的畫架,居然說瞭個把小時。幾天後,本地晚報用整整一個版面刊登瞭老黃的藝術道路和他的作品。親戚告訴老黃:“快到人傢店裡把你的畫拿回來,標價都加個零再掛回去。”老黃將信將疑地照做瞭。
  
  說來也怪,本來老黃的畫標價幾十元的時候上面落滿瞭灰都沒人看,可標價幾百元之後,反而有人打聽起畫傢的來歷:“黃某某是哪個?非著名畫傢啊,你不知道?晚報上做過整版專訪的。”兩個星期內,老黃賣掉的畫比過去幾年的都多。老黃請親戚喝酒,把賣畫的錢拿瞭一半給親戚。親戚說:“你先別高興,我敢說,過不瞭多久,又會恢復到以前的樣子,幾個月賣不掉一張畫。”老黃的笑容僵在臉上:“那該怎麼辦?”親戚說:“所以,我們要趁熱打鐵,如此如此。”老黃就把賣畫的另一半錢也給瞭親戚,又把給兒子買電腦的錢也加瞭進去。親戚在市裡的展覽中心給老黃張羅瞭一個規格非常高的畫展,把他那些積年賣不掉的畫拿過去,貼上後綴著一大串零的標價。有好奇者詢問時,得到的答復是:“對不起,已經被預訂瞭。”
  
  就這樣,老黃成瞭本市不折不扣的非著名畫傢。不但進瞭書畫傢協會,還上瞭世界書畫名人錄。據說,他明年要在歐洲六國舉辦個人作品展,所以要買他畫的人趕快在年前出手,以後肯定會升值。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