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分紅

  中專畢業後,我想學做服裝,找瞭幾傢服裝廠都不大滿意,一折騰就是一個多月,身上的錢快花光瞭,才找到一傢還算合適的。
  
  在工廠上過班的應該都知道,廠裡的工資第一個月是不發的,壓一個月。無奈之下,我隻能盡最大可能縮減開支。
  
  一天晚上,我拖著一身疲憊回到傢,準備給自己弄點吃的。水開瞭,下面,就是市場上最普通的那種面條,一把夠我吃兩天。面條煮好瞭加上鹽、辣椒,沒有油,沒有蛋,沒有菜,也沒有多餘的調味料。這樣的面我已經吃瞭一個星期,面條四塊錢一把,我口袋裡一共還剩二十一塊七毛,手機已經停機四天瞭,而距離我發工資還有二十三天。
  
  已經七天沒給媽媽打電話瞭,心裡總覺得自己連飯都快吃不上瞭,沒臉給媽媽說。以前,同村幾個小姐妹外出打工,一直還讓傢裡寄生活費,常被村裡人笑話。我離傢的時候就在心裡暗暗發誓,我從上班開始就不能跟傢裡要錢,一定不能讓別人看笑話。
  
  這時,安靜瞭好幾天的手機突然響瞭起來,嚇我一跳,一看顯示是媽媽,接起電話,就聽見媽媽著急的聲音:“臭丫頭,還好電話通瞭,不然你要急死媽媽啊!好幾天沒你電話,給你打還停機瞭,我這兩天睡不著,就尋思你是不是手機丟瞭,沒想到交瞭話費又能打通瞭,你怎麼不交話費呢?”
  
  “媽,沒啥事,我挺好的,就是這兩天上班太忙瞭,附近又交不瞭話費……”我的理由有些牽強,我都能感覺到自己底氣不足。
  
  “是不是有啥事啊?要是沒錢就跟媽說,要是外面待不習慣就回傢,媽媽不指望你掙大錢,平平安安就好。”
  
  我的眼淚突然就掉下來瞭,“我有錢,不用擔心我。媽,我還在外面呢,先掛瞭!”怕媽媽聽出我帶著哭腔的聲音,我趕緊掛瞭電話。我一直在猶豫要不要告訴媽媽我沒錢瞭,不告訴的話,二十一塊對付二十三天,實在沒辦法;告訴吧,感覺自己好沒用,讓媽媽擔憂。
  
  正在我糾結的時候,第二天媽媽又來電話瞭,媽媽似乎很開心,我都能感覺到電話那頭她的笑意。“丫頭啊,媽這幾天學會打麻將瞭,這幾天吃瞭晚飯跟你四嬸她們打一會兒,你別說媽這手氣還真不錯,你一定猜不到我兩個晚上贏瞭多少,四百多啊,呵呵,媽媽手氣不錯吧?”
  
  我連聲誇媽媽手氣不錯,“丫頭啊,你爸說這是橫財守不住,讓咱娘倆買衣服穿,我覺得這主意不錯,咱一人兩百,我給你打卡上瞭……咱們說好瞭,要是輸瞭咱娘倆平攤,贏瞭咱倆分紅啊!就這樣吧,媽打麻將去瞭。”
  
  掛瞭電話,一查,卡裡果真多瞭兩百,在心裡給媽媽點一百個贊,雪中送炭啊,這二十三天的面條有瞭,不但有瞭面條,裡面還可以加點味精醬油,甚至可以加點油、加個蛋。過瞭三天,卡裡又多瞭三百,媽媽的好手氣真是擋不住,我終於不用再吃該死的面條,可以改吃快餐瞭!
  
  再後來,這卡裡時不時會多出一百、兩百的,我知道這是媽媽打麻將又贏瞭,看著這些小分紅,每次我都忍不住會笑出聲來,覺得媽媽真是可愛。
  
  後來的路就順風順水瞭,再沒潦倒到天天吃不加油、不加料的面條,再沒有交不起話費停機的局面瞭!
  
  我用瞭一年的時間,學會瞭服裝的打板、裁剪、加工、改修,想著過年就回傢,以後開個成衣鋪,再也不離傢瞭!
  
  春節我如期到傢,這一離傢就是兩年瞭,可高興壞瞭爸爸媽媽。大年初三,七大姑八大姨的都來傢裡拜年,大傢聊瞭一陣,一會兒,便見年輕人都端個手機,按起來沒完,說話都不帶搭理的,氣氛漸漸變得尷尬起來。
  
  年長一點的覺得無聊瞭,便商量著打麻將,大姨硬是拉我湊數,我忙著跟朋友發信息拜年聊天,不願玩又不好意思拒絕,便回頭對爸爸說:“喊媽媽來打吧!”
  
  爸爸想都沒想就說:“你媽會打麻將,豬都會爬樹瞭!”
  
  “怎麼會?媽不是說她學會瞭打麻將嗎?還經常跟四嬸她們玩,對瞭,還給我分紅呢!”
  
  爸爸愣瞭一下,猶豫瞭好久,笑瞭,湊到我耳邊小聲地說:“傻丫頭,那時候你幾天不打電話,你媽就知道你肯定是沒錢瞭。她知道你從小自尊心強,怕直接給你錢你心裡不好受,所以找瞭個理由……”
  
  我聽瞭,眼裡立刻濕漉漉的,我放下手機,繞開熱鬧的客廳,來到廚房,看著媽媽系著圍裙忙碌的身影,撒嬌地從後面抱住她,輕聲說:“媽,我來幫你!”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