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長豇豆”開當鋪

  有個朋友姓江,他的腦袋特別長,外號就叫“長豇豆”。腦袋長瞭,腦細胞就多,所以他特別聰明,又特別善於鉆營。就說他的工作吧,每月有兩千多元的收入,並不算賴,他卻偏要辭職,找瞭個已經退休的鄰居“老芋頭”為夥伴,兩人合夥開瞭一爿典當。
  
  據“長豇豆”說,目前正是開典當最好的時機。為啥?舊社會跑典當的都是些揭不開鍋的窮人,現在跑典當的不再是窮人瞭,都是些有房有車的老板。他們想擴大再生產,或進貨急需一筆資金,向銀行去借貸吧,一來手續繁,二來審批的時間長,往往遠水救不瞭近火,所以他們都湧向典當來告貸。隻要你有存單折子、金銀珠寶、古玩字畫或者私宅房契,都可以拿來質押,又快又省事。雖說典當借貸的利率要比銀行高出許多,但這些老板還是願意找當鋪。“長豇豆”的典當才開瞭三個月,果然光借貸賺來的利息就有十餘萬元。說實話,到瞭晚上數鈔票時,“長豇豆”的嘴巴就像敲開的木魚,笑得抿也抿不攏,對自己的英明決策好不得意,連走路都有些輕飄飄起來。
  
  開當鋪雖然賺頭好,但風險也大。尤其在收進抵押品時,你要懂行、識貨,認清抵押品的真偽。尤其像古玩、字畫,市場上贗品多得是,如果你看走瞭眼,整爿典當就有破產的危險。好在“長豇豆”是三代祖傳裱畫匠出身,誰想在字畫上騙過他的雙眼,那真是走進瞭諸葛亮的八卦陣——沒門!至於古玩瓷器方面,“老芋頭”是行傢,為人外拙內秀,精明踏實。他傢開過古董行,不僅雙眼能識寶,還有一本《歷朝歷代古玩鑒賞年譜查考》的寶書。萬一看走瞭眼,隻要拿出“查考”一對照,上面不僅有文字記載,還配有照片,是真是假,就像獨眼龍看風景——一目瞭然。兩個人互補有無,相得益彰,三個月來,他們的典當從來沒有發生過一件騙當的事情。
  
  這天,“老芋頭”上客戶傢去收購古玩瞭,下午四點鐘光景,當鋪裡來瞭一個中年人。他穿著筆挺,手裡拎著個皮包。“長豇豆”一看,暗自高興,生意來瞭。隻見中年人把皮包往櫃臺上一放,拿出一個用織錦緞包裹著的青瓷筆洗來,“老板,我想調個頭寸,你看它能當多少?”中年人神情自若地說。
  
  “長豇豆”一看,心裡一沉。瓷器這種東西,看看花的,摸摸光的,是古是今,很難弄清楚。假如鑒別金銀珠寶,名人字畫,那是“長豇豆”的強項;瓷器這東西,“老芋頭”是內行。但是生意來瞭,總不能不做吧,先接過來再說。於是“長豇豆”就學著“老芋頭”的樣子,捧起筆洗上上下下看瞭起來。所謂筆洗,就是專供文人墨客在寫字、畫畫時洗筆用的器具。它比碗大,像個盤子,但盤子沒有圍起來的邊,無法蓄水;筆洗的周圍有個圓凸型的邊圍著,當中蓄水,有點像盂。
  
  眼下這個筆洗非同一般,青瓷綠釉,坯胎薄,底部厚,它圓凸型的圍邊上,還刻有一朵朵的蓮花,共八朵。每朵蓮花的花芯部位都薄似蟬衣,半透明,如果你的筆醮滿瞭墨汁,在筆洗中一洗,盂中的黑水在花芯中一汪一汪地閃動,顯示瞭蓮花出污泥而不染的高潔品性。如果你的筆或是紅,或是綠,在筆洗中一洗,盂中的水或紅或綠,透過花芯,映襯花瓣,使朵朵蓮花,鮮艷得猶如剛剛出水,青翠欲滴。筆洗的一左一右,還配有兩個耳環,隨著洗筆時的動作,它會發出悅耳的響聲。就憑這般精致的制作,“長豇豆”想:“這肯定是好貨!”他便偷偷地把那本《歷朝歷代古玩鑒賞年譜查考》拿瞭出來,放在櫃臺下面客戶看不到的地方,認認真真地找出和筆洗一樣的照片來,然後細細地兩相對照。根據書上介紹,這筆洗是明初洪武年間的東西,名喚“青瓷綠釉蓮花八座雙耳盂”。它的底部刻有“洪武七年”官窯的印記。“長豇豆”將筆洗翻過來一看,果然有“洪武七年”暗紅色的火印,這筆洗和《查考》上的照片可以說完全一樣,看來確是真品!“長豇豆”故意不露聲色,把筆洗顛過來倒過去,反反復復地驗看,就是不開口。其實,他是想壓低入當的價格,可以減少風險。
  
  可是那位先生等得不耐煩瞭,說:“老板,這可是我傢祖傳的老古董,我要不是等著錢用,哪會拿它出來露眼呢?這樣吧,我當它半個月,半個月就來贖當。”
  
  “長豇豆”暗自確認這是明初洪武官窯的真品,就試探地問:“你想當多少?”
  
  中年人伸出三個指頭:“30萬。”
  
  真品確是這個價,但是典當放貸的款子,隻能放貸實物價值的百分之六十,如果按真品算,最高也隻能貸18萬。為瞭少貸些,“長豇豆”雞蛋裡尋骨頭,總算在兩個翠綠色耳環中,被他找到瞭各有一個黑點。他指著黑點說:“沒有這兩個黑點,能值30萬,現在有瞭這兩個黑點,連半價也不值瞭。你就當8萬吧。”
  
  “不行,我急需20萬,才拿它來調頭寸的。”
  
  “長豇豆”搖搖頭,把筆洗還給瞭中年人。
  
  中年人收起東西就走,走到門口又轉過身來問:“老板,能不能再加點,15萬行不?”
  
  “長豇豆”也怕失去這筆生意,心想:“他隻當半個月,15萬就15萬。如果他到期調不到頭寸,這個明初洪武官窯的筆洗就歸我們典當瞭,這豈不是大大地賺瞭一筆!”“長豇豆”頓時把口一松,說:“依你15萬,但是當期就半個月。”
  
  “一定一定,我半個月內一定來贖當。”中年人當場填寫瞭當票,而且寫明兩耳環上各有一個黑點。兩個人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長豇豆”把筆洗小心翼翼地收入當鋪。
  
  傍晚,“老芋頭”回來瞭。“長豇豆”十分得意地拿出那個筆洗想顯顯寶,不料“老芋頭”接過筆洗,翻過身來看瞭眼底部的火印,就看瞭這麼一眼,便說:“假的。”
  
  “假的?怎、怎麼是假的?”“長豇豆”猛吃一驚。
  
  “老芋頭”指著暗紅色的火印說:“你瞧瞧,這是朱蓋墨,還是墨蓋朱?”
  
  原來,真品都是在瓷坯上蓋瞭官窯的紅印再進窯,出窯後再上釉彩,這就是墨蓋朱。字畫與這恰恰相反,字畫的真品,是先用墨或畫畫或寫字,然後蓋上印方,這叫朱蓋墨。字畫的贗品往往是先偷到某某印方蓋上,然後再由別人代筆或寫字或畫畫。瓷器與它相反,先有印,後上釉彩倒是真品。眼下這個洪武筆洗,分明是先上釉、後蓋印,所以肯定是假!
  
  “老芋頭”講完,“長豇豆”捧出瞭那本《查考》來,說:“我和這上面全對過瞭,一模一樣的,怎會是假呢?”
  
  “老芋頭”告訴他,最近有人就是按《查考》上提供的古玩原樣來制假,所以我們收貨時要特別的警惕。
  
  “長豇豆”一聽,差點急暈過去,他馬上翻出當票來,上面有那個中年人留下的身份證號碼和電話號碼。“長豇豆”想把他找回來,就按當票上留下的電話號碼撥瞭過去,誰知對方是空號。這一下他著急瞭,對“老芋頭”說:“我、我吃進瞭假貨,被他騙、騙走瞭15萬啊!”
  
  “15萬!”“老芋頭”也急得跳瞭起來。
  
  這時,隔壁飯店把炒好的一桌菜送來瞭,還特地送來一瓶五年陳的狀元紅。“老芋頭”拿起酒瓶子就往地上摔,氣得臉色鐵青地說:“騙走瞭15萬,你還有心思喝酒!”
  
  正在這時,電視臺一位導演走瞭進來。最近,電視臺開播瞭一檔財經節目,想介紹介紹典當的業務,想請他們去當嘉賓。
  
  “長豇豆”想,我吃進瞭假貨,哪還有臉去當什麼嘉賓!他不想去,就讓導演和“老芋頭”聯系。“老芋頭”皺著眉頭沉思瞭半晌,忽然爽快地一口答應下來。
  
  幾天後,“長豇豆”在傢裡看電視,隻見“老芋頭”在主持人的引導下,解剖瞭假“洪武”,教會市民如何來識別瓷器真假的基本要領。“老芋頭”講得很有道理,“長豇豆”越聽越不是滋味,他臉上好像被人抽瞭幾個耳光似的,火辣辣的。突然,“老芋頭”舉起瞭假“洪武”,狠狠地摔在瞭地上,假“洪武”被砸瞭個四分五裂。“長豇豆”見他把筆洗砸瞭,心裡更著急瞭,因為這個筆洗的當期還沒滿半個月呢,萬一中年人來贖當怎麼辦?!你說它是假的,他說這是真的,怎麼說得清呢?眼下受騙的損失是15萬,到時候他來個漫天要價,按真品賠,起碼得賠30萬啊,這不是栽到底瞭!“長豇豆”心裡越想越著急,他待“老芋頭”一回來,就怒氣沖沖地指責他:“你怎麼隨隨便便就將東西砸瞭?造成的後果有多嚴重,你想過沒有?”
  
  “老芋頭”像沒事一般地說:“你放心,我猜那人不會那麼傻,他做瞭假還敢來?他要是真來瞭,我們就把他送到派出所去。”
  
  話是這麼說,“長豇豆”的心裡還是十五隻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常言道你越是怕鬼,鬼越是上你的門。就在當期臨滿的第十五天,那個中年人還真的來瞭!他還是那個包,照樣往櫃臺上一放,拿出瞭當票說:“老板,贖當。”
  
  “長豇豆”見瞭他,心想,東西都沒瞭,我拿什麼給他?他愣在一邊,說不出一句話來。
  
  就在此時,“老芋頭”不慌不忙地從裡面走瞭出來,來到中年人面前問:“先生,贖什麼?”
  
  中年人神氣地說:“洪武筆洗,祖傳的明初官窯珍品,半月前我拿它來調頭寸的。喏,這是贖當的當票。”
  
  “老芋頭”很客氣地說:“請你把當票上的本金和利息付瞭,我馬上去取貨。”
  
  中年人付清瞭本金和利息,“老芋頭”把它交給“長豇豆”,讓他收好,然後轉身從裡面取出一個用織錦緞包好的小包,打開來一看,包裡有一個筆洗。“長豇豆”一看立刻驚呆瞭,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個筆洗分明就是那隻被他摔碎的假“洪武”!
  
  中年人看瞭也感到奇怪,說:“這不是我來典當的那隻,是假的。”
  
  “老芋頭”問:“你怎麼知道它是假的?”
  
  中年人說:“我的那一隻,被你在電視裡砸掉瞭。我看過你做嘉賓的電視。”
  
  “老芋頭”說:“你怎麼知道我在電視裡砸掉的那一隻是你的呢?我實話告訴你,我揭露你這隻假洪武時,就用這一隻筆洗;當我要砸的時候,我利用電視機鏡頭轉換時,調瞭一個,當眾砸碎。你弄隻假的來冒充真的,我也弄隻假的來引你上鉤!怎麼,不可以?”
  
  中年人頓時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
  
  “長豇豆”端起假洪武看瞭看,指著兩個耳環說:“當票上寫明的,你的筆洗的兩個耳環上都有黑點,你看看,這不是黑點嗎?”
  
  中年人眼看騙當失敗,臉色刷白地捧起假洪武就走,就在這時典當行門口開來一輛警車,進來兩個警察。剛才“老芋頭”進去取貨的時候,他打瞭110,報瞭警啦。
  
  中年人被警察帶走瞭,“長豇豆”損失的15萬不但如數追回,還賺進一筆利息。他握著“老芋頭”的手,激動得一個勁地說:“謝謝,謝謝,這回我算是懂得瞭,光是腦瓜子靈還不管用,還得苦學苦鉆,業務過硬,才不會在典當行裡上當受騙!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