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聰明的網狐

  從體校畢業的鄧一明,長得也算帥氣,工作是在一單位開車,每天挺悠閑。最近走到哪裡都聽人議論什麼QQ,他起瞭好奇心,用手機申請瞭一個QQ號,也想趕趕時代潮流。
  
  鄧一明剛登陸QQ,一個MM立馬向他招手。鄧一明一看她的名字樂瞭:呵呵,這個MM的網名居然叫“聰明的狐貍”。自認為聰明的人不一定聰明,這個MM稱自己為“狐貍”,鄧一明猜想她即使不是美女,也應是個身材苗條的MM。鄧一明頓時對“聰明的狐貍”產生瞭興趣,向她發出瞭願為好友的請求。很快,“聰明的狐貍”回給鄧一明一個微笑的符號,將鄧一明列為瞭好友。
  
  鄧一明給領導開瞭幾年小車,還能得到領導的歡心,就是因為他有一套察顏觀色的本領,能從領導的話裡猜測到領導的意圖,能找到領導感興趣的話題,討領導的歡心。今天,鄧一明把這套本領用在瞭和這個MM聊天上,可想而知,兩人很快就打得火熱。
  
  鄧一明為瞭進一步討得“聰明的狐貍”的歡心,第二天就把自己的網名改為“笨狐貍”,並貼上一個狐貍頭像。兩隻狐貍越聊越投機,大有相識恨晚之感。
  
  鄧一明的領導常對他說:“效率就是生命。”網絡本身就是一個虛擬的世界,誰知道這個“聰明的狐貍”是真MM還是青蛙、恐龍?鄧一明可不想在這上面浪費過多的時間。第三天,他見時機成熟,就試探性地給“聰明的狐貍”發瞭一條信息:“現在是21世紀瞭,什麼事都講效率。有人說,在網上很難找到坦誠的人。我們是否見個面,看看有沒有再聊下去的必要,以免浪費時間和情感?”
  
  對方馬上回應:“我也有此意。你是男人,時間、地點你說吧。”
  
  鄧一明高興得差點沒跳起來,看來“聰明的狐貍”是個貨真價實的MM,如果是假的,她絕對不敢接招。鄧一明立即回復:“選日子不如撞日子,就現在,你方便嗎?”
  
  “聰明的狐貍”又給瞭鄧一明一個微笑的符號,表示同意。鄧一明說瞭地點又問清她的穿著,便出門直奔花店。女人都喜歡浪漫的男人,做一個浪漫的男人,鮮花是必不可少的。鄧一明在花店精心挑選瞭3枝黃玫瑰、12枝康乃馨,伴以滿天星,用金紙、彩紙條紮成精美的花束。這是鄧一明常給領導跑腿買花所學到的經驗,今天用在自己的身上,可算是輕車熟路。
  
  去花店買花費瞭一些時間,當鄧一明趕到目的地“心語酒吧”時,一個身材修長的漂亮的女人正在酒吧門前踱著步子。鄧一明捧著花走到她的面前,說:“請問你是‘聰明的狐貍’吧?”
  
  那個女人愣瞭一下說:“你是‘笨狐貍’?”幾乎同時,兩隻“狐貍”大笑起來。
  
  鄧一明不失時宜地獻上鮮花:“黃玫瑰代表友情、健康,3枝黃玫瑰和12枝康乃馨意為‘想一份愛’,不知我有沒有機會送你玫瑰?”
  
  “你真是一個浪漫的男人!”“聰明的狐貍”笑紅瞭臉。鄧一明又說:“你的代號是‘聰明的狐貍’,我的代號是‘笨狐貍’,聽著有點像是地下工作者。我叫鄧一明,請問你的芳名?”
  
  “聰明的狐貍”又是一陣笑:“我叫黃小梅。”
  
  兩隻“狐貍”像相識已久的戀人,手挽手步入酒吧。舒緩的音樂,柔和的燈光,浪漫的紅酒,面前漂亮的MM,一切仿佛在夢中。鄧一明不止一次地悄悄掐自己的大腿,眼光也始終在她的身上遊弋:披肩飄逸的秀發,猶如凝脂的肌膚,漂亮勻稱的五官……鄧一明醉瞭。
  
  和MM開房的時候,鄧一明也曾提醒過自己:保持一點警覺,謹防被偷、被騙。也許是喝多瞭紅酒,或是在床上折騰太累的緣故,鄧一明一覺醒來,已是第二天早上9點。鄧一明睜開眼,發現身邊的MM不見瞭蹤影,他連忙一躍而起,檢查自己的手機、錢包。財物一樣都不少,反倒在枕頭邊多出瞭一張紙,紙上一個紅紅的唇印,上面留有一行字:阿明,我喜歡你。我有事先走瞭,再聯系。愛你的梅。
  
  也許是自己太多心瞭,鄧一明自嘲道。想想自己的這場艷遇,一切似乎來得太快瞭。他曾聽人說:第一次和男人見面就上床的女人不是好女人。但他馬上又為那MM開脫:都21世紀瞭,又都是成人,情難自禁,發生這種事是順理成章的。再想想昨晚談話的經過,因怕MM誤會自己是個小氣的男人,鄧一明沒敢問MM的私事,自己隻知道她名叫黃小梅,長得漂亮,其他一無所知。
  
  可接下來的兩天,黃小梅像是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瞭。打她的手機,總是關機。鄧一明往她的手機上不斷地發送短信:“阿梅,我想你,見信息回話。”“你怎麼不理我啦?我想你。”“你還在嗎?如果沒有你留下的那張紙,我還以為是場夢。你怎麼就這麼不見瞭?難道這就是所謂的一夜情?”……鄧一明相信,隻要黃小梅一開手機,馬上就會看到短信給他回信的。可是沒有!
  
  鄧一明一有空閑時間,就打開電腦上網。黃小梅的號碼、狐貍頭像仍在,但是人不在網上。鄧一明瞅著她的號碼、頭像發呆,自己的心好像完全被這個黃小梅控制瞭。這幾天他的腦海裡不停地閃現著她的音容、笑貌,她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其間,也有幾個MM給鄧一明發來願為好友的信息,卻被鄧一明一律打入瞭黑名單。
  
  第五天,鄧一明已不再對“聰明的狐貍”抱幻想時,她突然給他的手機發來瞭一條短信息:“我是一個結瞭婚的女人,我配不上你。”
  
  這短短的五天,像過瞭一個世紀那麼長,鄧一明的身心倍受思念煎熬,吃不香、睡不著,整天掉瞭魂似的無精打采。當司機的最忌疲勞駕駛,鄧一明的領導給他下瞭兩次紅色警告,說再如此下去就讓他下崗。正當鄧一明想要放棄的時候,小梅發來的一則短信像給他打瞭一針亢奮劑。鄧一明立即用手機給“聰明的狐貍”回復短信:“你的婚姻肯定不幸福,對嗎?不然也不會在我的身上發生那次激情。幸福長久的婚姻是兩人相知、相悅,不幸福的婚姻越早放手對自己的傷害越小。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不管你結沒結婚。”
  
  一會兒,“聰明的狐貍”回復瞭短信息:“你是一個成熟、體貼、寬容的男人,遇上你是我的福氣。假如我離瞭婚,你會娶我嗎?”
  
  鄧一明想瞭想,回復道:“我想過瞭,在茫茫人海中遇上你,那是人們所說的緣分。我非常珍惜這來之不易的緣分。”鄧一明眼巴巴地等著她的回信,可這一等又是五天。
  
  在第十一天,鄧一明等到瞭“老地方見”的信息。不同的是,鄧一明這次赴約買瞭19朵紅玫瑰。趕到“心語酒吧”,見到日思夜想的黃小梅,像是久別重逢的夫妻,兩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很久,黃小梅幽幽地嘆瞭口氣,說:“我跟他說過瞭,他不同意離婚。他是一個無賴。”
  
  在鄧一明的追問下,黃小梅詳細介紹瞭她的情況。她和現在的丈夫在戀愛時一起創業,公司有瞭起色後,兩人結瞭婚,她隨後辭職在傢當瞭全職太太。丈夫有錢瞭,也變得花心瞭,在外找瞭情人,回到傢對她不是打就是罵。黃小梅一邊說一邊哭,她哭得傷心,鄧一明也在一旁跟著揪心。黃小梅還說:“他說,如果我執意要離婚,我將會一無所有。”
  
  鄧一明一拍桌子:“真是豈有此理,去告他!”
  
  “我想過去告他,可公司的法人名字是他,我又沒有他在外找情人的證據,他可以告我們,我卻告不瞭他。”
  
  “他可以告我們?”鄧一明不解地問。
  
  “他昨天翻看瞭我的手機,手機上還有你給我發的短信,他將這些短信做瞭記錄。他說要告我們,要我賠償他的青春損失費。”
  
  “他真是一個無賴!”鄧一明氣憤地說,“我恨不得開車撞死他!”
  
  “撞死他?”黃小梅止住哭,望著鄧一明又像自言自語地說:“如果他真的死瞭,我也就解脫瞭,能跟心愛的你長相廝守瞭。”
  
  鄧一明何嘗不想和面前這個漂亮的MM長相廝守呢,他一時性起,說:“制造一起交通事故,撞死他!問題是怎麼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覺,天衣無縫呢?”
  
  兩人陷入瞭沉思。一會兒,黃小梅的眼睛一亮,說:“最近有個交通法規說,行人違章亂穿馬路造成交通事故由行人負責,假如這個行人再喝醉瞭酒,那司機豈不是沒有一點責任?”
  
  “對啊!這的確是個絕妙的主意。你這隻‘聰明的狐貍’果然聰明。”鄧一明說出這句贊賞話時,也推翻瞭以前的判斷。他曾認為,那些自以為聰明的人都是不聰明的人,而面前這位,他是真佩服她的聰明。
  
  黃小梅說出瞭她的計劃:“明晚,我老公要去參加一個宴會,正是下手的好機會,到時你就……”
  
  因提到“殺人”,破壞瞭溫存的雅興。黃小梅說完計劃後,兩人便分手回傢。臨別時,黃小梅無限溫柔地對鄧一明說:“如果計劃實現,那時我和我的公司都是你的啦,我們就可以做一對快快樂樂、無憂無慮的同命鴛鴦。親愛的,我愛你,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啊!”
  
  鄧一明走在回傢的路上,自言自語地說:“她真是一隻‘聰明的狐貍’,居然想出這等聰明的方法,連我這個正牌司機也自愧不如。她怎麼就能想到呢?而且還這麼詳細呢?”鄧一明邊走邊想著自己給自己提的兩個問題,路上冷風一吹,頭腦清醒瞭許多。他忽然驚出瞭一身的冷汗:天哪!自己差點稀裡糊塗成瞭殺人犯!
  
  看來,自打他上網遇到這個MM的那一刻起,他就落入這個女人精心設計的陷阱。漂亮的外表,令人銷魂的艷遇,接下來故意又一連幾天失蹤,吊足瞭自己的胃口。吊得自己幾乎神經錯亂的時候,她又適時出現,說出她的殺人計劃。
  
  好險吶!自己差點成瞭她的殺人幫兇!鄧一明擦擦冷汗,暗自慶幸,隨即又苦笑一下:說是殺人幫兇算是高抬自己瞭,說自己差點成瞭一個被人玩弄於股掌之中的替罪羔羊還差不多。自己是個司機,她就能根據司機特點設計出如此絕妙的殺人計劃,可見這個“聰明的狐貍”是個歹毒而又頗有心計的女人。他一旦幫這個女人實施瞭這個殺人計劃,說不定下一個神不知鬼不覺死掉的就是他鄧一明!
  
  鄧一明越想越怕,他顫抖著雙手拿出手機,給“聰明的狐貍”發短信:細節恐有遺漏,我在網上等你。
  
  第二天晚上9點半,黃小梅和她的老公、一個女同事同乘一輛“的士”回傢,車廂裡彌漫著濃濃的酒氣,她的女同事更是醉得一塌糊塗。黃小梅手忙腳亂左扶右持,快到住地時,黃小梅偷偷拿出手機按瞭一下發送鍵。“的士”在小區對面的馬路上停下,黃小梅打開車門,讓她的老公下瞭車,對老公說:“你先回傢,我把同事送回去馬上就回來。”
  
  她的老公在路邊,暈乎乎的沒回話,“的士”啟動開出瞭50米,黃小梅看見一輛熟悉的車影從身邊開過,隱隱約約黃小梅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剎車聲。黃小梅沒有回頭,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黃小梅還在女同事傢裡的時候,接到瞭他老公手機打來的電話,是一個自稱醫生的人打來的,說他的老公被車撞瞭,在市人民醫院三樓搶救。黃小梅“哇”的一聲大哭起來,沖出瞭女同事的傢門……
  
  黃小梅哭著趕到人民醫院三樓,突然發現不對頭:她的老公完好無損地坐在長椅子上,根本沒有受傷。旁邊站著鄧一明,還站著兩個警察。那兩個警察見到黃小梅,揚揚手中的電腦軟盤說:“黃小梅,你涉嫌預謀殺人,請跟我們走一趟。”
  
  看來,鄧一明將網上聊天的內容復制進軟盤告瞭自己。“完瞭!”“聰明的狐貍”低下瞭頭,突然,她抬起頭,死死盯住鄧一明:“鄧一明,你等著!”
  
  鄧一明感到脊梁骨冒涼氣,渾身起雞皮疙瘩。他暗暗祈求:“最好判這個女人無期徒刑,免得她再害人。”
  
  黃小梅的老公似乎已經完全清醒瞭,他站起身對鄧一明說:“你救瞭我的命,我該怎麼感謝你呢?你是要錢還是要權,我跟市裡各方面都很熟的。”他說最後一句話時,放慢瞭說話的節拍,一字一頓。
  
  “要……”鄧一明本想說要點錢,可一看到他意味深長的目光,忙又改瞭口:“要不這樣,我的這條小命也跟著完瞭。”鄧一明領悟到,對方最後那句話,實際是警告自己不要亂說,免得把他戴“綠帽子”的事曝光。看來這傢夥也不是個好東西,鬧不好殺人滅口也不是沒可能。鄧一明趕緊說:“這是個傷心的地方,我準備回去辭職到南方發展。”
  
  黃小梅的老公點點頭:“你小子還算聰明。”
  
  “聰明……”鄧一明苦笑瞭一下。他一向自以為“聰明”,卻差點沒讓“聰明”害丟瞭性命。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