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第一百個命案

  杜桂忠幹瞭二十多年刑偵隊長,光人命案就破瞭九十九個,獎狀塞滿一抽屜。臨退休時組織上找他談話,問他還有啥要求,他說:“現在時興一刀切,也不好為瞭我破例。隻是我沒能破夠一百個人命案子,不能不說是個遺憾!”
  
  過去他見人釣魚,說是吃飽撐的,現在輪到他釣魚瞭,他才覺得閑著的味道還怪不好受哩!
  
  魚終於“送浮”瞭,他用力一拉,掛著啥東西瞭?便下水去摸鉤子,乖乖,是具死屍!老杜馬上打電話報警,110、120、電視臺、報社的車輛呼嘯而至,閃光燈閃瞭又閃。電視臺記者的話筒送到他嘴邊:“杜老,能說說你現在的想法嗎?”
  
  “我生就破案的命,有啥說的,就這!”
  
  當天,杜桂忠找到局長,要求參加專案組,做新上任的刑偵隊長丁小亮的助手,再發揮一下餘熱。丁小亮原來是杜桂忠的副手,多年的搭檔。局長說,這事順理成章,我們研究一下再定。
  
  專案組名單公佈瞭,但沒有杜桂忠的名字,說是讓他好好休息。杜桂忠氣得腸子打滾:“拿著工資,不讓幹活,看來非讓我釣魚不可。再釣著死屍,要報案是個乖乖!”
  
  一天,兩天,三天過去瞭,聽不到一點有關案情的信息。這期間丁小亮來見過杜桂忠一次,時間不過三分鐘,誰也不知道說瞭點啥。
  
  到瞭第五天,杜桂忠設傢宴請丁小亮等專案組的三位同志到他傢喝酒。丁小亮說工作忙,婉言謝絕,杜桂忠把臉一放:“人走茶涼是不?”他們隻好赴約。幾個人從下午喝到天黑,酒桌上隻字未提破案的事。這時,杜桂忠的兒子杜正發忽然“爹、爹”哭叫著進屋,大傢猛一驚。杜正發見爹正陪著幾位公安喝酒,轉身就跑,杜桂忠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大吼一聲:“好小子,還跑!”杜正發語無倫次地說:“爸,傢裡去電報說你心臟病突發病死,你……你……”
  
  “我不這樣,你能從你舅舅那裡回來嗎?”杜桂忠說著向丁小亮努瞭努嘴:“怎麼,還不動手?!”丁小亮說:“發子,跟叔叔去局裡一趟,把事說清楚。”杜桂忠拿瞭一件外套披在杜正發身上。出瞭門,幹警“咔嚓”給杜正發戴上瞭手銬。杜桂忠長籲瞭一口氣,倒在沙發上,抹掉腮上的兩顆淚珠,嘴裡喃喃地說:“丁小亮,還嫩點……”
  
  原來,死者生前與暗娼野合,被杜正發等四個到河岸打拳的青年遇上,他們以整流氓為由,又推又拉,暗娼乘機溜走,這個嫖客慌亂中卻不慎跌入河中,撲騰兩下就沒影瞭。四人見狀逃跑,並定下君子協定:這事系杜正發一人所為,因他父親是剛退下來的刑偵隊長,大事可以化小。當天,杜正發便以探望舅舅為名逃往廣州。丁小亮從其他嫌犯口中得知這一情況後,冒著犯錯誤的風險,向杜桂忠泄瞭密,目的是讓孩子躲一躲,以報答老領導的知遇之恩,萬萬沒有想到杜桂忠有此壯舉。
  
  在作案情總結時,丁小亮鄭重地說:“應當說,這是杜桂忠同志破的第一百個命案!”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