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誰來接罐

  金潔蕓老人今年62歲。老人10歲的時候,與姐姐去河邊玩耍,姐姐不小心掉進河裡,金潔蕓親眼看著姐姐被河水吞噬。這個場景給她幼小的心靈帶來瞭巨大的創傷。從那時起,金潔蕓不管自己是懷著身孕還是有病痛在身,隻要看見瞭溺水的人都會不顧一切地去救,為瞭救人甚至弄得流產瞭。丈夫見她一心一意隻想著救人,整天擔驚受怕,一氣之下與她離瞭婚。可這也不能使她改變救人的習慣。到62歲時,老人雖然沒兒沒女,但她總共救起瞭38個溺水者的生命。市委宣傳部唐部長知道這些情況後,專門在市政府禮堂為金潔蕓老人召開表彰大會,號召大傢向老人學習。
  
  大會上,老人向聽眾講完她生動的救人故事之後,拿出一個陶制的罐子,打開蓋子,倒出一堆零零散散的鈔票,對大傢說,這些錢是她每次救起一個人後,落水者的傢人給她的彩錢。給的彩錢當然不止這些,但她每次隻從這些彩錢中收取3元3角或者33元的彩金,“3”諧音“生”,含有重獲新生的意思。老人說每一筆彩金拿回來後,她都放3。3元或33元進這個罐子裡,從來沒動過一分錢。老人把這筆總共383元的彩金交給瞭唐部長,捐作見義勇為基金。
  
  鄭重地完成瞭這筆具有重要意義的捐款儀式後,金潔蕓老人舉起原先裝錢的陶罐,環顧會場內黑壓壓的人群,嚴肅地說:“在我救人的過程中,看見過好多冷漠的人,好像別人的死活與他無關。其實不是這樣的!我老太婆不知道什麼大道理,但是知道每一個人都不能保證自己永遠沒有落入危險境地的時候!退一步說,就算能保證自己,也不能保證自己的傢人!所以說救人其實就是救我們自己!我自己沒兒沒女,現在也老瞭,我不希望我的這個罐子跟我走進墳墓,很希望能有人把這個罐子接過去,一代一代地傳下去!”金潔蕓說著舉起罐子,大聲問道:“誰願意接受這個罐子?”
  
  罐子的造型很土,但是因為年代久遠,黃色的表面閃著黃土般溫潤淳厚的光澤。大傢當然都知道接受這個罐子意味著什麼,所以整個會場一下子鴉雀無聲,好多原先被金潔蕓的故事感動得熱淚盈眶的人也悄悄低下頭來。金潔蕓把罐子足足舉瞭10分鐘,還是沒人應答。金潔蕓搖瞭搖頭,說:“大傢不敢接這個罐子,肯定是各有想法。我也沒辦法強求大傢,這樣吧!如果有誰想通瞭,願意接過這個罐子,隨時可以去找我。這個罐子雖然不是無價之寶,但我堅信,這個罐子最終不會跟著我走進墳墓的!”
  
  會場中有一個25歲名叫劉峻的青年,精明過人,尤其會察言觀色。按理說,沒有人接罐,金潔蕓應當感到悲傷才是,可是他發現她是那樣地氣定神閑,目光中有種強烈的自信,就好像打牌時手中握有王牌的人一樣。那麼金潔蕓手中到底有什麼樣的王牌呢?劉峻想來想去,覺得金潔蕓無兒無女,況且一生中救過這麼多人,被救的人中不乏富翁大款,因此極有可能她手中擁有意想不到的財產呢!而隻要她說出有財產同時贈給接罐者,還怕沒人接罐嗎?!
  
  對!劉峻一拍大腿,馬上著手調查金潔蕓救過的每一個人的情況。結果很快查清瞭,金潔蕓救過的人中有一個叫王冬根的老板,傢產至少幾百萬元。而王冬根也是個無兒無女的老頭,他被金潔蕓救起的時候,已經66歲瞭。如果金潔蕓手中真有王牌,十之八九便是這一張瞭。劉峻想到此,當天便找到金潔蕓,說他是來接罐的。金潔蕓打量劉峻好一陣,說:“救人可是危險的事,而且,救一次人不難,難的是一輩子救人!這些你都想過瞭?”劉峻說當然想過的。金潔蕓說:“那好,你回去做個準備,後天到市政府禮堂交接。”
  
  劉峻原以為金潔蕓當下就會把罐子和那些預想中的財產給他,沒想到金潔蕓還有這招。可是想打退堂鼓又不好意思瞭,兩天過後他便來到市政府禮堂,進行罐子的交接儀式。儀式其實挺簡單,無非是要劉峻宣誓接過罐子後,學習金潔蕓老人,把見義勇為的精神保持下去。劉峻宣誓完畢,金潔蕓把罐子交到他手中,儀式就結束瞭,並沒有預想中的財產贈與程序。劉峻回到傢,正在垂頭喪氣,忽然電話響瞭,是金潔蕓打來的,她叫劉峻馬上到她傢裡去一下。劉峻趕到那裡,金潔蕓拿出一張紙給劉峻一看,原來是一張遺囑,隻見上面寫道:
  
  本人王冬根,於×年×月×日,不慎落入枯井,被一張姓後生不顧危險下井救起;後來本人又不慎落水,被61歲的金潔蕓老太太舍身所救。一生兩次遭遇死神,可謂黴運臨頭,幸遇兩位貴人,方幸免於難,實在感激不盡。本人無兒無女,然有傢產600萬元,原想死後贈與國傢,念及張金兩位救命之恩,今以傢產相贈。但因張先生未留名字地址,本人隻能先把財產贈與金潔蕓太太,待金太太日後查知張先生名址時,再由金太太決定贈與張先生的款額。空口無憑,立此為據。
  
  王冬根×年×月×日
  
  劉峻看罷,按捺住內心的喜悅,問金潔蕓這是什麼意思?金潔蕓說:“我一個孤老太,拿這些錢也沒用。按理說,你接瞭我的罐,我就應當把這財產的一部分轉贈給你,也算是完成瞭王冬根先生的遺願。可是,昨天我查到張先生的真名地址瞭。張先生救過王先生,而你雖然接瞭我的罐,但還沒有實際的救人行動,所以如果我現在馬上把這錢的一部分贈給你,有點不太合適。經過考慮,我現在這樣決定,等你有瞭實際的救人行動之後,我才能決定該把財產給你多少。你說我這樣做合適嗎?”
  
  劉峻一聽,心涼瞭半截,嘴上卻說道:“大媽,我接你的罐本身是為救人而接的,並不是為瞭錢,給不給錢由您,可救人的事我肯定是會做的!”
  
  因為心裡想著那幾百萬元,劉峻這下走在路上時,就特別註意有沒有人落難的消息。這天路過一條河邊時,看見河邊站著一大群人,他便往那裡一湊,這才知道有人掉河裡去瞭。劉峻看著那人在水裡撲騰,胸膛裡的心也撲騰開瞭:這裡河面很寬,水深流急,而且正是寒冬臘月,自己的水性也不是很好,這人到底是救還是不救呢?劉峻猶豫瞭大約半分鐘,覺得所謂人為財死,就為瞭那幾百萬元,怎麼也得試試!再說,自己接過金潔蕓那罐子的鏡頭,電視裡放得比廣告還勤,要是自己不下水,被人看到瞭,這臉以後也沒處放啊!劉峻想著,心裡一急,連衣服也忘瞭脫,“撲通”一聲就跳瞭下去,狠命朝那人遊去。
  
  也不知過瞭多長時間,總之當劉峻把那人救上來時,他自己也成瞭喝飽水的蛤蟆,昏昏沉沉,辨不清東西南北瞭。結果,劉峻自己也同被救上來的人一樣,被送去瞭醫院。劉峻在病床上醒來時,看見身旁坐著一大堆人,除瞭自己的傢人外,還有很多落水者的傢屬,他們看見劉峻醒來,臉上都顯出喜悅的表情。劉峻看著這些溢滿感激的臉,正在想救人還真是一件不錯的事,忽然又一個激凌,原來人堆裡還有個長發女孩,仔細一看,竟然是早已分手瞭的初戀女友芳芳。芳芳此時看見劉峻望著她,臉上馬上現出瞭以前相戀時常見的羞色紅雲……
  
  劉峻救人的事很快被金潔蕓知道瞭,她馬上給劉峻送去慰問品,然後告訴劉峻,在劉峻救人的當天,張先生剛好也救人瞭。她希望劉峻再接再厲。劉峻不置可否地笑瞭笑。
  
  其實並沒有張先生這個人。王冬根把這麼一大筆財產留給自己,金潔蕓料想最終肯定會被人知道,而她又不想把它贈給一個沒有真心實意救人的人。所以她才設計出張先生和那張遺囑來,目的是想考察接罐人是否真心救人。當發現劉峻真的救瞭人之後,金潔蕓沒有聲張,但她嚴密註意著劉峻,她打算在劉峻救夠5個人之後再把財產贈給他。
  
  劉峻終於救瞭5個人瞭,金潔蕓決定把財產贈與他。金潔蕓又找到唐部長,在政府禮堂舉行贈款交接儀式。禮堂裡依舊人山人海,儀式開始,在唐部長的主持下,金潔蕓拿出贈與合同,鄭重地交給劉峻。沒想到劉峻沒接,反而轉身回到臺下,拿出原先金潔蕓給他的那個罐子,回到臺上,拿過話筒,對臺下黑壓壓的人們說:“事情到瞭今天,我也不想掩蓋什麼瞭,直說瞭吧!我原先接過這個罐,是因為我看準瞭金大媽手中有遺產的,可是那份遺產現在我不要瞭。為什麼呢?其中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原先與我分瞭手的女友,因為我的救人而主動跟我和好瞭,我們已決定結婚,而她的父親也是個老板,她又是個獨生女,嶽父大人的財產將來肯定還是由我們繼承的。第二個原因是,我也有瞭一個儲存被救者給的彩金的罐子。所以,現在我把這個罐子還給金大媽。希望大媽把她的罐子連同那份遺產,贈給比我更合適的人!不過,我請大傢相信,從今天起,隻要看見瞭落難的人,我肯定會像金大媽一樣毫不猶豫地出手相救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