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漁姑巧對難秀才

  從前,湘西龍標縣一秀才外出趕考,除翻山越嶺外,為縮短旅程,還得走一段水路。這天,他趕到金水江畔,沒見其他船隻,隻有一葉漁舟停在岸邊,船上一老者正在清理釣鉤。秀才便走攏去笑著喊道:“大伯,晚生急著赴省城應試,懇請送上一程。”
  
  “好說。”老翁邊做事邊應答。
  
  秀才正欲抬腿上船時,烏篷中鉆出一位眉清目秀、身材豐腴的姑娘嚷嚷道:“且慢!既然你是秀才,咱們還是照老規矩,先對對子,對得好,方可上船。”秀才心想,你一個浪尖上滾大的漁姑,腹中能有多少墨水?遂以傲慢的口氣回答:“請先出句。”
  
  漁姑理理頭發,微笑著吟道:
  
  鱔長鰍短鯰大口,一串無鱗。
  
  秀才乃是五谷不分的書香子弟,一時被難住。碰巧,這時旁邊走來一位身背簍子的漁夫,簍子裡裝滿瞭剛捕撈的螺、蚌、龜,秀才看到這些東西,茅塞頓開,連忙對曰:
  
  螺圓蚌扁龜縮頭,滿簍是殼。
  
  漁姑聽後滿意地點瞭點頭。
  
  上聯中鱔、鰍、鯰的共同之點是“無鱗”;下聯中螺、蚌、龜相同之處是:有殼。都是河塘水產物,以其特征歸類入聯,實為難得的佳對!
  
  上得船來,漁姑便開門見山地向他講明,登舟後還得繼續對課,對得不好,就得自動下船,秀才滿口應承。
  
  沒到一個時辰,小舟一路順風抵達玉欄橋下。時值春暖花開,橋兩邊成行的垂柳正抽條吐芽,一些長的還潛入水中。漁姑見此美景,信口又出一聯:
  
  金水河邊金線柳,金線柳穿金魚口。
  
  秀才聽後吃驚不小,覺得姑娘雖為漁女,卻能出口成章,實屬難得的聰慧賢淑女子。他滿臉窘態,抓耳撓腮之際舉目四望,見一少婦正在玉欄橋頭的草蓬中采摘野花後往頭上戴,便順口答道:
  
  玉欄橋外玉簪花,玉簪花插玉人頭。
  
  此聯中,秀才的“四玉”工整巧妙地對漁姑的“四金”,可謂珠聯璧合,生動地描繪出瞭柳綠花紅、魚歡人笑的大好春光,連老伯聽瞭也連聲稱贊:“對得妙!”
  
  太陽下山前,船停泊一村莊口。晚飯後,漁姑邀秀才上岸踏青。兩人在一池邊觀魚時,姑娘又吟出一聯:
  
  青草塘內青草魚,魚戲青草,青草戲魚。
  
  真是“三句話不離本行”。這上聯不僅遣詞造句巧,且趣味橫生,對起來有一定的難度。
  
  秀才眼掃四方,尋找靈感。忽見不遠處一少女在盛開的油菜花中撲蝶,喜出望外,沉思片刻後高興地對曰:
  
  黃花田中黃花女,女弄黃花,黃花弄女。
  
  漁姑聽後心想,這秀才還算機靈,有點肚才,不是書呆子,由此對他的人品、學識產生瞭好感。
  
  翌日上午,秀才要離船走旱路,漁姑父女為他餞行。席間,漁姑以小桌上一道名菜為題出對:
  
  鱸魚四腮,獨守金江一隅。
  
  秀才聽罷,指著另一道名菜吟出下聯,表達瞭自己的遠大志向:
  
  螃蟹八足,橫闖天下九州。
  
  臨行前,秀才向父女倆坦陳心跡:他日若得高中,一定回來登舟致謝。倘不嫌棄,還願娶漁姑為妻,以報劃槳相送,盛情款待之恩。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