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箱子裡的情人

  李有富是縣裡的小科長。他妻子劉小圓是一個鄉下妹子。結婚五年後,他妻子竟然開起瞭“月子湯”公司,這是因為小圓坐月子的時候,婆婆給她天天熬湯,味道好,又補身體,不到半個月小圓身體恢復瞭,臉兒也紅潤瞭,乳汁也足瞭,孩子養得白白胖胖的。小圓不知怎地突然來瞭靈感,以這月子湯的路子開起瞭公司,生意十分紅火,一年下來賺瞭很多錢,小圓有瞭名氣。
  
  人一成名麻煩就來瞭,應酬多,她每天不著傢。李有富以前出門,人傢都指著小圓說:“這是李科長的愛人。”可現在他同小圓出門,人傢反過來說道:“這是劉總的那位。”李科長心裡憋屈著呢。
  
  李科長以前每天回傢都有老婆侍候著,現在不同瞭,老婆成瞭企業傢,他反而得侍候她。這還不算,老婆隔三差五回傢特晚,有時根本就不回傢。李科長想,老婆不會紅杏出墻吧?有可能。李科長越想越像有那麼回事。公司請的男財會像個采花大盜,負責宣傳的那個小白臉也他媽的像個淫賊。老婆以前在傢很少打扮,現在每天出門都弄得像個明星似的,敢情這是去會情人吧?
  
  李科長想起,老婆自從開公司以後,買瞭一個鐵箱子,裡面裝什麼東西他不知道,老婆從來也沒當著他的面開過,挺神秘的,箱子嚴嚴地鎖著。他懷疑裡面是不是裝著她與情人往來的情書,或是照片,或是情人送她的定情物什麼的,越想越像。李科長急瞭,一定要打開箱子看看!便拿出螺絲刀撬著。還沒撬開,門鈴響瞭。李科長急忙將箱子藏瞭起來,開瞭門,老婆公司的男財會就站在門口。李科長問:“有什麼事嗎?”男財會說:“我來幫劉總拿點東西。”李科長問:“什麼東西?”男財會說:“一個箱子,一個鐵箱子。”李科長心想,劉小圓的確長本領瞭,我這邊剛想到查,她就想著來銷毀證據瞭,我可不能讓他拿走。這樣想著,李科長說:“沒有。傢裡從來就沒有什麼箱子,你走吧。”
  
  打發走男財會之後,李科長又開始撬箱子。撬著撬著,門鈴又響瞭。李科長藏好鐵箱子,開瞭門,看見瞭老婆公司的小白臉。李科長心裡就窩火瞭,虎著臉問:“你也是來取鐵箱子的吧?”小白臉笑著說:“是啊,劉總說裡面有重要的東西。”李科長說:“她怎麼自己不來取!”小白臉說:“劉總說她不好意思當著你的面取走。”“不好意思?呸!她連這種事都做得出來,還有什麼不好意思呢!你回去跟她說,要取她自己來取,要是來晚瞭,我把箱子打開,發現瞭什麼秘密,後果由她來負!”小白臉隻好悻悻地走瞭。
  
  看來這個箱子裡真的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李科長打開箱子的願望更強烈瞭。可一把螺絲刀就是撬不開。他又找來鉗子、錘子大幹起來。正在他忙得滿頭大汗的時候,門突然開瞭,李科長的妻子進來瞭。李科長沒好聲氣地說:“喲,你回來瞭?”劉小圓說:“你在幹什麼?”李科長說:“沒幹什麼。我看這箱子裡是不是有點不該看的東西。”劉小圓說:“我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你把箱子給我!”李科長一聽來勁瞭:“不給。小白臉說你不好意思當面把這裡面的東西取走,這裡面一定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
  
  兩人僵持住瞭。劉小圓說:“好好好,你看,你看吧。”說著她就打開瞭箱子。
  
  李科長趕忙把頭伸瞭過去,一看,箱子裡什麼東西都沒有,空空的。
  
  李科長奇怪地問:“箱裡什麼東西都沒有,你卻弄得這麼神秘,你搞什麼名堂?”
  
  劉小圓說:“誰說裡面什麼東西都沒有?這裡面有一股氣!”
  
  李科長說:“什麼氣?”
  
  劉小圓說:“我剛嫁入你傢的時候,因為我是農民出身,又沒有多少文化,你爹媽都瞧不起我,在傢的時候就拿我當傭人看。你呢,也一樣,帶我出門總讓我跟在你後面,人傢介紹我時就說:‘這是李科長傢的,看,長得真俊,傍瞭大樹。’你說,我嫁給你是圖你的錢,圖你的名嗎?你呢,過著你虛榮的日子,根本沒理會過我內心的感受。女人也是人啊,我連一點地位都沒有。當我提起這事時,你就說我有神經病。我發誓要做一個經濟獨立、人格獨立的女人。在我辦起公司時,就買瞭這隻箱子,把我的氣全裝在這個箱子裡,每天一看到這個箱子,我就知道我的目標沒有達到,我還必須繼續努力。現在,我終於取得成功,我不再是被人瞧不起的女人瞭!我要把這隻箱子放到公司裡去。”
  
  李科長臉紅瞭,什麼都說不出來。他感到慚愧,覺得自己變得很渺小。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