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爭交椅

  李經理突然發生車禍死亡,一把手的交椅空瞭。兩個副經理誰都想坐這把椅子,於是關系一下子緊張起來。
  
  三天後,總公司來人宣佈,王副經理負責全面工作。呂副經理很不服氣,但見王並沒有被正式任命為正經理,他認為爭交椅還有一絲希望。怎樣才能把一把手的交椅弄到手?他一時想不出好辦法,隻好先用匿名信這個秘密武器攻擊王。呂想即使上級沒來查或是查不出什麼問題,但告多瞭,上級對王就會有看法……
  
  呂當夜就寫瞭幾封署名“公司職工”的信,告王二十多條罪狀。次日,他上班時,順路去瞭郵局。正當他要投進郵箱時,他突然變瞭主意:不能就這樣告王,上級會從筆跡上查到自己的。好險呀!呂將信放回公文包裡,上班去瞭。
  
  上午10時,有人叫呂到財務室領錢。呂出去時,公文包就放在自己的辦公室桌上,忘記瞭鎖門。領完錢回來時,發現門開著,呂急急查看公文包裡那六封信,突然發現少瞭一封。呂急得頭上冒出瞭汗,忙問隔壁的小陳剛才誰開瞭他的門。小陳說是王經理,呂驚得臉色都白瞭。
  
  呂想,這回自己準有麻煩瞭,隻要王拿著他寫的匿名信到總公司,自己就死定瞭。呂萬分後悔自己行事不小心,惶恐不安地度過瞭幾日,見王對他並不怎麼樣。也許,是自己記錯瞭,自己隻寫五封信?呂又觀察一周,見什麼事都沒有,就放心瞭。此事雖放下瞭,但爭奪第一把交椅之事,呂還是放不下,他決定用電腦打匿名信,就連信封上那幾個字,也是用電腦打好後剪下來貼上。信寄出去後,呂天天等著總公司來查,可左等右盼,總公司也沒來查。
  
  一天,總公司紀檢辦小李來公司辦事。他接待小李吃飯時,問小李:“是不是有人告我,使我坐不上第一把交椅?”小李說:“並沒人告您呀,倒是最近有人告王經理。”呂說:“那你們為何不來調查?王經理人很正派,不會有什麼問題的。”小李說:“是匿名信,對用電腦打字的這類匿名信,我們一般是不查的。”呂想,原來是這樣。
  
  呂見總公司不查匿名信,心裡很不是味兒,可又沒法子。第一把交椅,對呂的誘惑力太大瞭。呂決定找王的證據,來個實名舉報。從此,呂處處暗中偵察王的一切。此外,還叫他在銀行上班的表妹用筆寫匿名信告王。呂想,即使告不瞭王,也幹擾他的心神,影響他的工作,讓他煩惱。
  
  果然,王對匿名信感到煩瞭。總公司常有人悄悄告訴王,又有告他的信瞭。王清楚這些匿名信是沖著第一把交椅的。自己現在隻是負責全公司的工作,這個負責隨時都有被換的危險。他知道是呂在告他,他想,得處處防著呂,於是行事更加小心瞭。就這樣,王小心翼翼地幹瞭兩個月。盡管什麼事兒都沒發生,但王心裡很不自在,感到呂隨時都在威脅著自己。但王一時又想不出什麼辦法來對付呂。為這,王常嘆氣。
  
  一天下午下班後,辦公樓的人都走光瞭,王也收拾東西走出辦公室。當他走到呂的辦公室窗口時,財務科的張副科長急急地從樓下走來說:“王總,您等等。”說著,他扭頭四看,見沒有人,就將一本存折交給王。王沒說什麼,扭頭看瞭看走廊左右,就將存折放進口袋裡。王和張的這一舉動,被躲在辦公室裡的呂透過茶色玻璃窗看見瞭。呂心中暗暗高興,終於給我抓住瞭!原來,昨天公司對財務科科長人選進行瞭考察,張副科長有希望被提拔。所以呂下班時,特別註意張和王的行動。呂總是躲藏在辦公室的茶色玻璃窗後,暗地裡偵察王、張的一切。功夫不負有心人,呂終於有瞭證據,回到傢,呂就動手寫舉報信。這回,他要用實名舉報,不怕總公司不來查。可寫著寫著,呂又犯愁瞭。隻看見王接受張的存折,不見收錢,這問題還拿不準。實名告王,得百分之百的準確才行。對!通過表妹那裡查查。表妹上班的儲蓄所就在公司隔壁,呂知道張副科長在那裡開戶。呂立即給表妹打瞭電話。
  
  次日中午,表妹高興地告訴呂:抓到證據瞭,是王的老婆持著張副科長姓名的存折去取款的。王的老婆取走瞭存折上的1萬塊錢。表妹說:“我已將王老婆取款時填寫的取款單據復印下來,另外,儲蓄所裡也有閉路錄像,憑這些證據,王死定瞭!”呂說:“太好瞭!”
  
  總公司接到呂的實名舉報信後,立即派人前往調查。呂很高興,想:姓王的,看你這回怎麼辦!調查組先問瞭呂,呂把他看到的全說瞭。並說,王這是在賣官鬻爵。呂建議調查組去銀行調查張的存款是不是被王取瞭。調查組說,這條建議很好。調查組立即去銀行。表妹打來電話說,調查組在儲蓄所看瞭錄像,取瞭證據……呂高興地說:“表妹,等我坐上第一把交椅,一定重重報答你。”
  
  調查組調查瞭兩天,召開瞭公司副科級以上幹部會議,反饋調查情況。調查組長說,他們收到舉報王副經理的實名信件後,總公司領導很重視,立即派他們來調查,現在將調查情況通報如下:有人舉報王副經理賣官,收受財務科張副科長1萬元,我們調查的情況是這樣的:四天前下班時,張在公司辦公樓的走廊裡將自己的存折交給王。次日,王的老婆用張的這本存折到銀行取走瞭1萬元,然後將這1萬元交給保險公司。我們就此事問張副科長,張說,王的老婆在保險公司上班,是他委托王的老婆幫他交父母的保險金的。我們查證瞭張的父母保險合同與保險金收據,證實張說的情況屬實……這次調查,是對王副經理的負責,也是對公司的負責。王副經理是清白的。
  
  呂做夢也想不到事情會是這樣。
  
  原來,王那天走進呂的辦公室時,發現呂的公文包打開著,裡面有幾封信。王自當公司負責人後,對呂就有瞭防范之心,乘呂不在,王抽出信,一看是寄給總公司領導的,一共六封。為弄清情況,王偷瞭一封,發現是呂在寫匿名信告自己後,王很氣憤。本想將信拿給總公司領導,但考慮到自己還沒有正式被任命為經理,這樣過早地把他和呂的矛盾公開,對自己不一定有利,所以王隻好忍著,防著。可後來,王實在受不瞭,於是將情況告訴公司裡的小孔明——財務科的張副科長。王和張是哥們,張說,此事他有辦法。王說,最好想辦法把呂擠走。於是,他們特地設計導演瞭走廊裡的那出戲,引呂上勾。一心想擠走王的呂,果然上當。
  
  不久,呂就被調走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