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段祺瑞喜得荷花壺

  泥興荷花壺是泥興縣城的特產,外形如同一朵綻開的荷花。用荷花壺沏茶,茶香沁入心脾,令人回味無窮。早年當成貢品供奉皇宮。荷花壺又稱為陳氏壺。到瞭民國年間,陳傢的第十代玄孫陳三關又當瞭窯主。陳氏壺仍為珍品,名聞遐邇。
  
  這一年,段祺瑞來到瞭泥興城。段祺瑞是袁世凱手下的紅人,官至國務總理。他聽說袁世凱有一套荷花壺,視為珍寶。有一次與夫人動怒,不慎打碎瞭,袁世凱痛惜不已。段祺瑞為討主子歡心,刻意要買一套陳州泥興的荷花壺獻上。
  
  那天,段祺瑞富商打扮,帶著隨從直奔泥興縣陳府。陳府位於尚武街,高大門樓上懸掛著歷代朝庭贈賜的禦匾,很有一番官傢的氣派。陳傢第十代傳人陳三關年近古稀,銀白的須眉下藏著一雙睿智的眼睛,給人以高深莫測的感覺。他見來人是一富商打扮,且氣度超群,知是非凡人物,忙起身迎客。段祺瑞拱手還禮,說是慕名而來,專程到泥興來,欲購一套陳氏泥興茶具。陳三關笑道:“恕老朽冒昧相問,客官願出大價嗎?”段祺瑞笑答:“若能得一寶壺,銀錢在所不惜!”陳三關見來客爽快,頓然來瞭興致,叫出一聲好。
  
  陳三關命人抬出幾箱茶具,一一打開,對段祺瑞說:“這是一百套上品,我再從中挑出一壺,可醜話先說不為醜,客官要拿出這一百套的錢來。”段祺瑞大度地笑笑,當即命隨從掏出一盤銀洋,放在瞭桌子上。
  
  陳三關看瞭段祺瑞一眼,便拉過箱子,開始一把接一把地朝外拋壺,一連拋出一百把,壺從高空落到地上,居然完好無損。段祺瑞驚嘆不已,不由懷疑袁世凱當初摔碎的那把荷花壺是否真是泥興陳氏的貨色。
  
  正在段祺瑞走神當兒,隻見陳三關已把一百把壺同時擺在瞭案子上,取出一根細鐵棍兒,挨個敲擊,凡聲音嘶啞的,當即拋棄一旁。最後,陳三關認真挑出二十一把,逐一敲擊,個個音質如琴,而且還能細細地分出高低音,陳三關重又按音序將壺排瞭三排。段祺瑞見之生異,但又不便發問,隻好靜觀著。隻見陳三關運著氣,雙手各執一根細鐵棍兒,倏地飛舞起來。鐵棍兒如蜻蜓點水,在二十一把排成上、中、下三列的壺上彈跳,這時美妙的音樂隨著飄然而過的鐵棍響起,如泣如訴,時而如高山流水,時而如珠璣落盤,驚得段祺瑞張大瞭嘴巴,禁不住心頭顫抖。他細聽瞭一會兒,原來壺上奏出的竟是一曲《春江花月夜》。
  
  當段祺瑞正陶醉於花月春江之時,陳三關又改瞭曲牌,奏出瞭《十面埋伏》,隻聽得樂聲越來越急,如同暴風驟雨,如同萬馬千軍;又聞嘶殺聲、馬蹄聲、刀劍聲響成一片。隻聽得段祺瑞像似在酒醉的營帳中驚醒,如臨大敵,正要吶喊幾聲,拔劍沖殺。突然一聲悶響曲終音絕,萬籟俱寂。段祺瑞看到在場的人也如同他一樣似剛從血戰中殺出來,個個頭上冒著汗水,面色蒼白,不由得長長地噓瞭一口氣。
  
  這時候,段祺瑞看見陳三關疲乏地轉過身,閃開一步,從案子邊站起來。眾人定睛一看,個個目瞪口呆,隻見案上已是瓦礫一片,唯有一壺亭亭玉立在瓦礫之中。陳三關卷瞭衣袖,托起那把壺,用鐵棍兒擊瞭一下,音質如初,清脆響亮。他捧著那壺呈到段祺瑞面前,說道:“客官,寶壺挑出來瞭!”
  
  段祺瑞抹瞭抹雙手,十分恭敬地接過那壺,仔細地撫摸著。他完全想不到這寶壺原來是在如此美妙而激越的音樂中錘煉而成的,這使他大大開瞭眼界。
  
  陳三關擦瞭擦汗水,說:“客官,這是我陳傢祖傳的挑壺程序,古時候為皇上挑貢品,多是用此種套路。你今日正趕上我有雅興,算是讓你享受瞭一回皇上的待遇瞭!”
  
  段祺瑞一聽大喜,忙命人掏出賞錢,送給瞭陳三關。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