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李站長斷案

  冬天的一個早晨,西北風呼呼地吹著,天氣十分陰冷。龍河鎮文化站的李站長正站在槐樹弄口,往一塊黑板報上書寫宣傳資料。
  
  忽然,黑板報斜對面的一傢人傢的門悄沒聲息地開瞭,一個男人伸出頭朝四面看看,隨即把一大盆水“嘩”地潑在自傢門口的地上,頓時,水流滿地,沒多久就結成瞭一大攤薄冰。過瞭一會兒,弄堂裡走出來一位小姑娘,她叫王小琪,從四川來打工的,租住在弄裡。王小琪今天很愉快,昨天她打工的工廠老板把拖欠瞭兩個月的工資發下來瞭,她拼拼湊湊,湊足2000元要寄回老傢去,所以走起路來蠻輕松,腳裡還帶著舞步,嘴裡在哼著“今天是個好日子……”誰知“好日子”不在今天,她隻顧往前走,眼看要踩著地上的冰,李站長叫一聲“當心”,王小琪還是一腳踩瞭上去。皮鞋底接觸冰面,立即一個滑溜,“啊!”王小琪一個跟鬥結結實實地跌瞭出去。人跌出去不算,還正好把人傢屋簷下一隻毛毛糙糙的陶盆給碰倒瞭,頓時“唏哩嘩啦”碎成瞭十幾片。小姑娘趕快爬起來,顧不得揉揉跌痛的膝蓋,先去撿那些碎陶片。
  
  王小琪剛剛拾起兩個碎片,“住手!”隻聽見一聲斷喝,屋簷下的那扇破門開瞭,竄出來一個身材魁梧、滿臉絡腮胡子的中年漢子。小琪一驚,連忙打招呼:“大叔,我不是故意的,都怪這地上的冰,我不小心踩上去,滑瞭我一跤,才……”“嘿!”絡腮胡子瞥一眼地上的冰,冷笑一聲,說:“你走路為什麼不當心,還怪地上的冰?閑話少說,我的東西被你摔壞瞭,你總該賠吧?”王小琪是個樸實的姑娘,沒見過世面,連忙答應:“賠,我賠!”一邊說,一邊從口袋裡拿出錢包,從中掏出5元錢:“喏,大叔,5元錢,不要找瞭!”她知道一隻陶盆不會超過3元錢,餘下來的2塊錢就算表示一下意思。
  
  “嘿嘿。”絡腮胡子又是幾聲冷笑,直笑得小琪周身發冷。“你以為你是打發一個要飯花子?告訴你,這盆是我傢老祖宗傳下來的文物!”“文物?”小琪吃瞭一驚,怯生生地問:“那、你要多少錢?”“這個嘛,至少要賠2000元!”小琪頓時嚇壞瞭,她又氣又急地說:“你、你這是耍賴人,一隻破盆值什麼錢?”“破盆?”絡腮胡子撿起一塊碎陶片,指著那上面幾個模模糊糊的字說:“喏,乾隆年制的!老實說,別說現在隻要你賠2000元,前幾天有人向我買,出3000元我都沒賣!現在,這麼好的東西被你打碎瞭,你想想,叫我怎麼向老祖宗交代?好好好,你不賠也可以,我一分錢也不要你的,你還我一隻完整的一模一樣的寶盆!”
  
  就這樣,王小琪被絡腮胡子纏住瞭,可憐她一個外地姑娘,舉目無親,望望周圍圍觀的人倒不少,就是沒有一個人肯站出來幫她的忙。小姑娘心裡一急,眼淚就流下來瞭。“嘿,哭瞭?”絡腮胡子螞蝗叮牢鷺鷥腳,“人傢見女人眼淚怕,我不怕的,今朝你不把2000元賠出來哭到夜也沒有用!”這時,來瞭一胖一瘦兩個居委會老大媽,左臂都戴著紅袖套。“啥事呀?”胖大媽問。“去去去,不關你的事!老子剛從‘山上’下來,沒飯吃,你給包瞭?”大媽忙說:“噢,是老王,有話好好說嘛!”“好好說?我這是叫她賠東西,損壞東西要賠,毛主席也這樣說的!”毛主席啥辰光說的,兩個大媽記不起,想想這王胡子今天不是行兇打人,也不是割包偷錢,倒也拿他無法。胖大媽悄悄問瘦大媽:“要不要叫‘110’?”不想又被王胡子聽見,他立刻吹胡子瞪眼:“叫‘110’?來啊,老子不偷不搶怕什麼?東西被她損壞瞭,要她賠,這是我的合法權益,大傢說是不是?哈哈……”王胡子說著,竟得意地張開大嘴笑瞭起來。
  
  突然,“篤”地一個什麼東西從天而落,不偏不斜正好落在瞭王胡子的大嘴裡。“撲”,王胡子趕快把它吐出來,一看,是一截粉筆頭!“啥人擲的粉筆頭?”王胡子瞪大眼睛四下看。“我。”隨著答應聲,一個老漢分開人群走瞭過來。但見此人高高的個子,瘦瘦的身材,笑盈盈的臉上戴一副眼鏡。王胡子說:“你……喔,是李站長!”李站長說:“是我,是我,剛才我寫完瞭黑板報的一段材料,把粉筆頭隨手一扔,扔到你身邊來瞭?不要緊吧?”“呃,不要緊不要緊。你是從小看我長大的,嘿嘿,下次有空到我屋裡坐坐。”王胡子巴望別人不要來管他的“閑事”,想對李站長套套近乎,搗搗漿糊,讓他早點離開。偏偏李站長就是來管他的“閑事”的。李站長說:“這小姑娘為啥要哭?”“喏,她摔壞我一隻盆子,我要她賠。”“哦,倒看不出這麼個文質彬彬的小姑娘,”李站長驚咋咋地說,“竟敢闖到你傢裡來摜壞這隻盆子?”“這,”王胡子說,“闖到我傢裡倒不是。”“哪怎麼會摜碎的?”李站長問。王小琪止瞭哭,就把踩冰跌跤撞碎陶盆一事說瞭。“是這樣嗎?”李站長問王胡子。王胡子點點頭,說:“這事我不偷不搶,派出所也拿我沒辦法,你就不要過問瞭。”李站長笑瞭一笑說:“因為文化站也有責任管好文物,所以就該管一管。”“你要管?”王胡子馬上來個下馬威,“天王老子來管我也要她賠!”“該賠,完全應該賠!”李站長說,“不過,不是找她賠。”“找誰賠?”“喏,”李站長指指地上說,“應該找這潑水的人賠。”“對呀,應該找這潑水的!”兩個老大媽說,“誰潑的水?老王,誰把水潑到你傢門口的?”王胡子支吾說不知道。“你不知道是誰潑的水?”李站長說,“我知道的,喏,你們看——”眾人循著他的手指往黑板上看,隻見那上面寫著:7:30有人潑水,8:05小姑娘跌倒。“7:30誰倒的水?”“誰倒的水?”大傢一齊問。王胡子一邊遞煙,一邊說:“誰倒的水,我會去查的,查出來決不會放過他。問題是我這隻盆是寶盆,給她摔壞瞭,不叫她賠不行。”李站長撿起一片碎片,問:“依你說這陶盆是文物?”“那還有假?這可是我祖上傳下來的……啊,不……”王胡子說到這裡就覺得失瞭言。因為李站長早些年住在他隔壁,他的養父靠打鐵過日子,拉扯王胡子長大,傢裡窮得丁當響,不要說有文物傳下來,就是像樣的衣服也沒有遺下一件,這個情況李站長最清楚。
  
  王胡子趕緊改口:“李叔,李站長,這寶盆,是我前年從地下挖到的,喏,你看這陶口……”李站長接過陶片,隻看一眼心裡就有數瞭,嘴上卻說:“嗯,果然是文物。”聽說是文物,王胡子心裡一樂,王小琪心裡一沉。李站長繼續打量陶片:“不過,我看是今年出土的,是吧?”“噢,對對!”王胡子忙不迭地說。李站長又加一句:“是從鎮郊格格墓裡挖來的吧?”“是的是的,當時二狗阿根都在,他們可以證明。”李站長嚴肅起來:“既然這樣,那你跟我來。”說著,他把王胡子拉到一邊,神色莊嚴地說:“王胡子,現在我明白告訴你,你又犯案瞭!”“笑話,我犯什麼案?”王胡子滿不在乎地說。“上個月18日深夜,格格墓被人盜挖,流失一批文物,這一大案轟動全市,定為‘1·18’要案,公安局組織重點力量正在偵查,我也是其中一員,喏。”李站長說著掏出一張“文化市場行政執法證”朝王胡子面前一晃,“剛才你當眾說出那隻陶盆來自格格墓,這是一條十分重要的線索,我這就去撥打‘110’……”
  
  李站長的話還沒說完,屋子裡沖出王胡子的老婆,“撲通”一聲跪在他面前:“李站長,你千萬不要去報案,我這不要臉的東西,他根本沒有去盜墓,他是在地上倒瞭水結成冰引人上當,擺好東西冒充‘文物’讓人摜壞訛人的。求求你,千萬不要讓他再去吃官司……”“不會吧,”李站長故意說,“我怎麼看也像是有年代的東西啊!”“真的不騙你,”女人賭咒說,“那是他從垃圾箱裡撿來的一隻破盆子!”說著,女人站起來,直撲王胡子,嘴裡說:“死人,你說話呀!”抓住王胡子又哭又罵又抓又鬧,噯,鹵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這王胡子雖是個刁鉆蠻橫之徒,想不到在潑婦面前竟然束手無策,隻好一邊招架一邊說:“是、是的。”女人拎著王胡子的耳朵,往屋裡拖,王胡子痛得連叫“喔唷喔唷”,哪裡還顧得上叫小琪賠償“文物”!
  
  李站長輕蔑地看瞭一眼狼狽不堪的王胡子,臉上漾開笑容,他拍拍還在擦眼淚的王小琪的肩頭,說:“走吧,姑娘,沒你的事啦。今後走路要當心腳下!”
  
  王小琪破涕為笑,謝瞭李站長,離開瞭弄堂口。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