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被收買的保鏢

  1
  
  仲老板招聘保鏢的面試是在別墅的草坪上進行的,臺上一張桌子兩把椅子,主考官誰也沒請,就仲老板和他那位漂亮的女秘書亞麗小姐。仲老板剛介紹瞭自己,門外突然氣喘籲籲跑進兩個身材魁梧的年輕人。他一問,才知一個叫劉志成,河北人,也是來應聘的。另一個叫林傢山,山東人,是來看熱鬧的。
  
  剛安頓好這兩個人,不想門外又沖進來兩個人。在場的人隻當又來瞭遲到的應聘者,誰知來人二話沒說,沖上前就惡狠狠地揪住瞭仲老板。女秘書亞麗想保護仲老板,卻被那兩個傢夥雙手一拎扔到瞭一邊。
  
  說時遲,那時快,正當臺上的打手用三節棍直逼仲老板,臺下的應聘者嚇得目瞪口呆時,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吼一聲,隨即一個箭步便躥到瞭臺上。隻見他從腰間抽出一根牛皮帶,一陣左右開弓,抽得那兩個打手睜不開眼,邁不開腿,雙臂如棉,跪地求饒……
  
  見此情景,臺下頓時響起瞭掌聲。然而就在此刻,仲老板竟突然大聲宣佈今天的招聘會到此結束!應聘者們聽仲老板這一宣佈,全都愣住瞭。
  
  見此,仲老板“呵呵”一笑道:“剛才這兩位‘打手’對我的襲擊,就是我設計的考試題目,隻可惜你們個個呆若木雞,隻有這位小夥子在我安全受到威脅時,作瞭圓滿的回答!”說罷,他轉過身,緊緊握住小夥子的手說:“恭喜你,小夥子!有你這樣的保鏢跟在我身邊,我一百個放心!”不想小夥子卻說:“仲老板,你忘記啦,我叫林傢山,剛才進來時,我就聲明瞭,我是來看熱鬧的。”
  
  仲老板並不驚慌,他深知有錢能使鬼推磨,於是便細心詢問,這才知林傢山老傢在山東鄆城,少年時代曾在宋江武術學校學過藝,不僅武藝高超,而且有駕照,隻是進城打工之後,已在一傢超市當瞭保安,每月工資1200元。為瞭得到林傢山,仲老板略一思忖,當即說:“今天我不光選定你,還要和你成為結拜兄弟!來來,這就受大哥一拜!你當大哥保鏢,大哥我每月給你4000元。”說罷,就對林傢山行瞭個鞠躬大禮。在仲老板的死纏活磨和高薪誘惑下,林傢山終於點瞭頭。
  
  2
  
  仲老板今年五十來歲,外號“主意罐”,自從經營海產品以來,由於頭腦聰明靈活,由個體戶一躍而成瞭一傢不小的公司老板,生意還不斷發展,被人稱為“常勝將軍”。然而讓這位“常勝將軍”意想不到的是,前些天的一個深夜,他剛走出夜總會,竟遭到瞭兩個歹徒一頓暴打。當時,雖沒弄清兇手是誰,但仲老板認準這就是宋二歪派人下的毒手!
  
  仲老板說是宋二歪,雖無真憑實據,卻也事出有因。最近,仲老板和宋二歪正在為競爭一個小島的開發承包權,鬧瞭些不愉快。不甘示弱的他本想以加大投標金額的辦法去擊敗宋二歪,不想自己還沒把標底亮出來,就被這個傢夥來瞭個下馬威。於是,一些好事的人便在他面前說:“想不到你也會敗在宋二歪手下,乖乖把小島讓給他吧!”其實,不用別人挑撥,丟盡面子的仲老板也不會就此罷休。他是個有心計的人,倘若弄一幫人大打出手去報復,必然會給自己帶來麻煩。經過苦思冥想,他終於想出瞭一個報復方案。
  
  林傢山上任當晚,仲老板就在城裡最豪華的大酒店為他設宴接風。酒席隻有他們兩個人。席間,仲老板對林傢山敬重有加,頻頻向他敬酒,大有相見恨晚之意。聽瞭仲老板自身艱辛創業的介紹,林傢山自然覺得他可敬可親。兩人你一句我一句,酒越喝越多,話也越說越投機。當林傢山醉意朦朧時,仲老板突然詭秘一笑,隨手招來一位坦胸露背的美貌小姐。
  
  小姐帶走林傢山之後,仲老板頓覺大失所望,不由重重地嘆瞭口氣,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不想他剛打手機叫傢中來人接他,林傢山竟出奇地回來瞭。林傢山道:“你不用再考驗我瞭,我林傢山在任何情況下,也不會忘記自己保鏢的職責!”
  
  對林傢山的反復考驗,終於讓仲老板徹底放瞭心。當即,仲老板便將一部新買的彩屏手機和寶馬轎車鑰匙交到瞭林傢山手中。林傢山自然一番感謝。見到瞭火候,仲老板趁勢向林傢山訴說瞭自己遭宋二歪派人毒打的經過。林傢山聽後,十分同情,憤慨地說道:“請你放心,像宋二歪這樣橫行霸道的人,隻要犯到我的手上,我不整死他也得讓他去層皮!”
  
  仲老板緊緊握住林傢山的手說:“一言為定,隻要你幫大哥報瞭仇,大哥就讓你不當保鏢當副總!”
  
  3
  
  仲老板對林傢山如此信任,林傢山自然感激不盡。為瞭保證仲老板的絕對安全,頭幾天林傢山著重查看瞭仲傢的周邊環境。接著,又對仲老板經常出入的場所進行瞭觀察。仲老板滿意地望著林傢山,覺得報仇的時機已經成熟瞭。
  
  這天上午9時,仲老板忽然接到瞭有關宋二歪行蹤的電話,便詭秘一笑,興沖沖地帶上林傢山和亞麗小姐去瞭他們正在相爭的那座小島。
  
  摩托小艇是仲老板親自駕駛的。因為小島離大陸不遠,三人很快就到達瞭那裡。這個小島不大,雖然無人居住,卻樹木蔥蘢,充滿生氣。特別是周圍的灘塗,平坦而寬闊,是養殖海參、鮑魚和貝類的理想場所。仲老板告訴林傢山,他之所以想不惜重金租下這個小島,就是看中瞭這裡潛在的巨大價值。三人剛登上島,仲老板便從包中掏出一面印瞭鬥大“仲”字的黃色旗幟,綁到瞭樹桿上,狡黠地說:“我已得到情報,今天上午10點,宋二歪將來小島察看,我們先來個占山為王,氣死他!”誰知仲老板話音剛落,早已上瞭小島的宋二歪和他的隨從已鉆出樹叢朝這邊走來。
  
  仲老板不知宋二歪什麼時候也找瞭保鏢,心中不由一驚,暗想如果這位保鏢的武功超過林傢山那就糟瞭。林傢山倒鎮定自若,寬慰仲老板道:“別擔心,有我在,天大的事都能擺平!”這麼說著,宋二歪和隨從便走近瞭他們。還是亞麗小姐眼尖,慌忙對仲老板和林傢山說:“你們看,他的保鏢就是那個河北人劉志成!”仲老板一看果真是招聘會上那個沒能耐的劉志成,心裡一下踏實多瞭,隨即小聲對林傢山道:“註意,這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一定要打垮他的囂張氣焰!”
  
  宋二歪大名宋先軍,不知得瞭什麼毛病,脖子老是向一邊側著,給人兇巴巴的感覺,也因此被人們叫做宋二歪。
  
  為瞭給林傢山找個出手的借口,仲老板與宋二歪一照面,就挑逗說:“宋老板,你對這面旗有何感想呢?”誰知宋二歪擰著腦袋,剛伸出手,還沒扯動旗幟,仲老板就迫不及待以護旗為名撲瞭過去。不想這宋二歪早有防備,身子靈活地一轉,就跳到瞭一旁,仲老板撲瞭個空,一下跌趴在地上,嘴唇被荊棘刺出瞭血。仲老板哪能甘心,當即指使林傢山趕快出手。林傢山大吼一聲,雙臂一揮,擺出瞭決鬥的架勢。就在此刻,宋二歪被劉志成拉走瞭,到瞭山崖之後,仿佛從人間蒸發似的,林傢山他們在附近找瞭一圈,也沒見到宋二歪和劉志成的影子。
  
  一個到手的報復機會就這樣眼睜睜地失去瞭。仲老板哪能罷休,他舉目向島下搜尋瞭一圈,雖沒看到宋二歪,卻發現瞭他停在海邊的小艇。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