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玉佛傳奇

  黑風嶺山青水秀,是一處風景絕佳的所在。這裡雖是個出瞭名的窮地方,但民風淳樸,村子裡百十戶人傢大部分姓劉,大傢像一傢人一樣和睦相處,連吵嘴的情況都不多見,很有點像陶淵明筆下的世外桃源。
  
  這天,村裡的大平騎著摩托車到鎮上購買種子,回來時在進村的路上遇到瞭一輛拋錨的出租車。大平有些奇怪:這是誰呢?因為從城裡到這裡坐出租車至少要好幾百元,加上這裡的路況差,所以還沒有小轎車來過這裡,連鄉長來村裡檢查工作也隻能騎摩托車或是搭乘農用車。誰會大老遠的從城裡開小車來呢?
  
  他心裡正在嘀咕著,那出租車裡走出瞭一個青年人。這青年穿一套筆挺的西裝,外面披一件風衣,還戴著一副眼鏡,看起來氣度不凡,絕不像過去來山裡收購農產品的小商販。那青年見瞭大平,連忙上來向他打聽到黑風嶺村的路怎麼走?當得知大平正是黑風嶺村人時,他說:“先生,我正要去黑風嶺村,不巧這車壞瞭,您能不能載我一程?”當下從包裡掏出兩張百元大鈔,遞到大平手裡。
  
  大平是個厚道人,說:“載你一程可以,正好是同路嘛,隻是這錢我不能收。”那青年高興地連連道謝。大平又問:“不知道你是村裡哪傢的客人?”青年說:“這個說來話長。我叫劉禹池,是從臺灣來的,我爺爺是黑風嶺人,這次我是奉他老人傢之命回來探親的。”大平一聽人傢是從臺灣來的,而且也姓劉,頓生一種親切感,連忙請他上瞭車。
  
  在路上,劉禹池告訴大平,他爺爺叫劉萬勝,1946年參加瞭國民黨軍隊,1949年隨國民黨軍到瞭臺灣。幾十年來,老人一直很思念故鄉,想回來看看,隻是苦於前些年政策不允許,一直未能成行。後來倒是允許回鄉探親瞭,可老人的身體卻不行瞭,得瞭老年偏癱,住在醫院裡靠藥水保命。前年冬天,老人在醫院去世,臨終一再叮囑要把他的骨灰運回故鄉安葬。這一次,劉禹池就是專程為這件事回來的。
  
  大平雖不知道這劉萬勝是誰,但是為老人的一片思鄉情懷所深深打動,也對這個彬彬有禮的青年產生瞭好感,便熱情地向他介紹瞭許多村裡的情況。劉禹池十分感激,兩人很快就拉近瞭距離。
  
  到瞭村裡,劉禹池又拿出500元錢要謝大平,大平堅決不收,說:“你要當這裡是你的故鄉就不要見外,這些天你就住在我傢,現在我們先去找一下我哥大柱,他是村委會主任。”劉禹池免不瞭又是一番道謝。
  
  大柱一聽對方是從臺灣來的貴客,連忙表示歡迎,但他也不過四十多歲,也不知道當年是否有劉萬勝其人,就打發妻子桂花找來瞭村裡的老壽星——90歲的劉廷奎老人。劉廷奎老人回憶瞭一下,說是確有劉萬勝這個人,並說當年他們還一同在“大善人”吳百萬傢裡當過長工。大柱一聽,放下心來,連忙吩咐桂花殺雞宰鵝,款待這位臺灣來客。
  
  晚上,看熱鬧的村人們散去之後,劉禹池說出瞭這次來的目的,他想把爺爺劉萬勝的骨灰安葬在這裡。接著,他又向他們講瞭一個悲慘的故事——
  
  那是1944年,當時年僅18歲的劉萬勝因為父母雙亡,無依無靠,隻好到吳百萬傢裡當瞭長工。吳百萬背著個“善人”名,實則是一個吝嗇苛刻的人,對長工和下人刻薄得要命。劉萬勝小小年紀在吳傢受瞭很多罪,但是為瞭有口飯吃逃個活命,他隻能默默地忍受著。
  
  這一年,已經五十多歲的吳百萬竟然又娶來一個才17歲的姑娘,做他的第五房小老婆,人們都罵他不得好死。這個姑娘叫玉兒,因為傢裡窮,交不起吳百萬的租,吳百萬逼著她父親用她來抵債。就這樣,一個花骨朵樣的姑娘被吳百萬生生地糟蹋瞭。
  
  玉兒到瞭吳傢後,因為不屈服,試圖逃過兩次,但都被吳百萬捉瞭回來。這樣就惹惱瞭吳百萬,對她又打又罵,連下人都不如。玉兒逃不瞭,隻能天天默默地流淚。
  
  天生正義的劉萬勝很欽佩這個剛強的姑娘,也很同情她,於是找機會便安慰她兩句,玉兒也十分感激他。漸漸地,相同的出身,相同的命運,竟將兩個人的心緊緊地系到瞭一處。他們相愛瞭,於是他們約好一起逃出吳傢大院這個鬼地方。
  
  那天晚上,他們逃瞭出來,不料卻被吳百萬發現瞭,帶瞭人死死地追趕,一直到瞭黑風嶺。正在這緊要關頭,玉兒一腳踩空,“喀嚓”一下竟把腳骨扭折瞭。她自知逃不掉瞭,便央求劉萬勝一個人快逃。劉萬勝哪裡肯舍她而去,執意要背她走。玉兒知道他們如果被捉回去就隻有死路一條,咬咬牙對劉萬勝說:“萬勝哥,你快走吧!老天無眼,這輩子我們不能做夫妻,隻望死後我們能共葬一穴,來世永不分離!”說完,竟一下子跳下瞭黑風谷。
  
  劉萬勝一把沒拉住玉兒,心裡疼如刀絞,悲愴地叫瞭一聲:“玉兒,你走瞭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你等著我!”便也隨她跳瞭下去。追來的吳百萬等人見他們跳下瞭黑風谷,料知他們必死無疑,隻得悻悻而返。
  
  不料,劉萬勝命不該絕,一棵生長在懸崖石縫中的小樹救瞭他的命。當他暈暈沉沉蘇醒過來,才發現自己被掛在一棵小樹上,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經此一嚇,他竟打消瞭尋死的念頭,眼看天色已亮,他便開始大聲呼救,直喊得聲嘶力竭。正巧有一個起早的砍柴漢經過這裡,聽到他的喊叫聲,把他救瞭上來。他謝過那打柴漢,便沿著小路下崖去尋找玉兒。找瞭半天,方才找到玉兒的屍體。他找來工具,含恨埋葬瞭玉兒之後,找地方躲藏瞭幾天,想伺機找吳百萬報仇。可一直沒有找到機會,又怕吳百萬知道他沒死而連累其他人,隻得離開瞭黑風嶺。再後來為瞭活命,隻好投奔瞭國民黨軍隊,從此再也沒有回來過。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