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尋妻奇遇

  皖南地區一深山中,有一奇洞,當地人稱之為黑龍洞。關於此洞的傳說有很多,但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此洞藏有曠世寶物,而且進瞭黑龍洞的人沒有一人能出來。
  
  當地農民從祖上就流傳一些說法,說是在太平天國起義的時候,有一農民將領帶著十餘彪壯漢子入內,想奪取寶藏作為革命資金,後來無一返回;後來洋教士夥同一些手持洋槍的鬼子也進去過,結果是影蹤全無;再後來的民國時期,有一外國探險隊加上幾個當地人也進去過,不幸的是,也沒有人再看見他們返回過。於是民間就流傳著這樣的說法,說是黑龍洞裡有魔咒捍衛著寶藏,入洞的人必定是觸怒瞭護洞之神才無一幸免的。
  
  天下自有不信鬼神膽略卓異的奇人,莊亮就是其一。他喜歡到各處探險,挑戰極限,爬過西域的雪山,到過南美的叢林,也曾經在雅魯藏佈江的源頭漂流過。當莊亮聽聞關於黑龍洞的傳說後,欣然而喜,發誓要攻克此險,長一長中華兒女的志氣。
  
  莊亮對探險有著豐富的經驗,是在經過瞭大量的精心準備後才決定入洞的。他首先翻閱瞭大量關於洞穴探險的書籍,購置瞭最先進的探險設備,也探訪過當地人,對周邊的地質作瞭深入的研究。臨行之前,莊亮和幾個志同道合的年輕人約法三章——同伴有難,不得見死不救;若有寶藏,不得見利忘義;奇險之處,必須小心謹慎步步為營。
  
  當地村民把莊亮一行送到黑龍洞口邊,便再不敢往前,一番默默的祝福後,莊亮他們便開始瞭探險之旅。
  
  黑龍洞是一個旱洞,洞內漆黑,洞道綿延曲折。不過莊亮他們攜帶有礦燈,黑暗便不足為懼。起初洞內還寬敞,步行約四五百米後,洞勢突然變得狹窄。莊亮提醒大傢小心,註意深坑,註意洞內有無瘴氣。莊亮早就考慮好,一旦發現洞內有有毒氣體,便立刻戴上防毒面具。
  
  洞越深,路程就越發艱難。有些地方,洞壁隻能容一人側身而過,而且穿越時動作還得小心,以防頭頂上的巨石坍塌下來;有些地方,大坑之上有浮土,一不留神,便會跌落到十幾米下的積水坑中。更要命的是,莊亮他們發現洞壁上居然爬有毒蟲,如果不是他們穿上厚厚的防護服,恐怕也難以再前進。
  
  不知不覺,用瞭大半天的時間,莊亮他們走瞭七八公裡的距離。隊員們開始抱怨起來,這黑龍洞不過如此嘛,就是又深又窄,既不見有什麼瑰麗之處,又沒有前人遺骸,鄉親們的傳說怕是子虛烏有的罷。正在這時,年輕的大學生阿青突然尖叫一聲,大傢紛紛過去看究竟。原來地上有一具腐爛的屍體,臉朝地而臥。志強半帶驚悚地說,莫不是那些傳說中的探險隊員吧?莊亮畢竟經驗豐富,他蹲下身來細細觀看,幾分鐘後才說,這軀體瘦弱短小,而且根據腐爛的情況來看,也死去沒多久,估計是好奇的村童進到此處被蟲蛇咬傷,毒發而死。大傢長籲一口氣繼續前進,不過都更加小心瞭。
  
  約莫又過瞭一個鐘頭,探險隊員們已經精疲力盡。阿青開始打退堂鼓說:“我們還是回去吧,這麼枯燥的洞,走一年也別想到頭,我看那些傳說毫無根據,跟那些無稽之談較什麼勁。”志強也在猶豫,他盯著隊長莊亮的眼睛,盼他拿主意。就在進退兩難之際,莊亮抬頭發現瞭前方的一絲微弱光亮。他站起身對大傢說:“看,你們看前面。”真的,大傢都振奮起來瞭,紛紛奔向那光亮之處。
  
  這裡居然有一個大廳狀的洞腹,那些微弱的天光是從洞的頂部石隙裡透射下來的,雖然光線很薄弱,但對早已習慣黑暗的莊亮他們的眼睛來說,已是相當明亮瞭。由於疲憊的緣故,大傢紛紛坐下來休息,喝水的喝水,啃幹糧的啃幹糧。這時,眼力奇佳的阿青又發現瞭一些奇怪的事情——原來他背靠的洞壁上居然刻有文字,那些字體都是繁體字,蠅頭大小,而且看上去年代頗為久遠。志強輕聲念道:“本蛛絲洞集五省官庫之精,欲得寶藏者須窮盡其洞,所有寶藏……”念到此處,文字嗄然而止,大傢面面相覷。看來,關於洞內有寶藏的傳說還真有憑據。志強喃喃自語說:“那太好瞭,我們不但能探險,找到寶藏後說不定還能發一筆橫財呢!”莊亮立刻嚴肅地反駁道:“你忘瞭嗎,以前的人是怎麼死的?說不定就是被寶物迷花瞭眼,才丟掉性命的!”志強不說話瞭,倒是阿青疑問說:“我們又沒有看見前人的屍體,再說我們一路過來,也沒有可以藏寶貝的地方啊,這話是什麼意思?”
  
  阿青的一席話說得有理,莊亮也開始沉思起來。上面的文字究竟是什麼意思呢?正思考間,莊亮的眼睛一亮,突然發現瞭在大廳的一個陰暗角落裡有一塊凹進去的地方。
  
  走進一看,大傢都感到驚訝。原來,從角落的洞口爬幾米後,又來到一個新的大廳,而且大廳周圍全是洞口,大約有十五六個之多,每個小洞又交錯相連,看來文字所說的蛛絲洞大概就是這意思瞭。
  
  “怎麼辦?”隊員們齊聲問莊亮。莊亮略為思索,提出他的計劃:每人進一洞,畫上記號分別探索,但不得貪遠,一兩個鐘頭就得回到大廳一次,以免出現意外。大傢都同意瞭,磨拳擦掌地準備大幹一番。莊亮在大傢分手時還一再強調說:“一定要記得回頭,不要貪遠。”
  
  莊亮摸進瞭大廳最右邊的小洞。開始這洞還可以兩人並肩而行,越往前越窄,隻能貓腰前進瞭,而且小洞有的分支隻能匍匐前進,即使是這樣的小洞也像迷宮一樣錯綜復雜,真是危險之極。莊亮發現,洞壁上刻有不同的記號,看來的確有不少人進來過,可是人呢?這令莊亮怎麼也想不透。
  
  僅僅過瞭幾分鐘,莊亮便發現瞭問題的答案。他已經發現瞭屍體,都是年代比較久遠的,有的像是古代士兵,有的身著黑色教袍,看來,鄉親們的傳說在此都得到驗證瞭。細心的莊亮還發現,雖然每個死去的人姿勢不同,但他們好像都捏著東西,臨死還不肯松手。莊亮小心翼翼地去碰那些屍體時,那些骸骨頓時松散,在他們的手裡,都握著一些破碎的綢片。莊亮把綢片湊進燈光一看,見上面用朱筆畫有一些紋線,好像還有局部的字跡。莊亮把收集到的綢片放在一起,居然有兩片能吻合,除瞭紋線看不懂外,拼在一起的居然是一個“貝”字。“這是……?”莊亮一想,突然興奮起來,“這肯定是藏寶圖!看來隻要收集到所有的綢片,就能知道寶藏在哪瞭。”想到這,莊亮想立刻回去,告訴隊員們他的發現。可鬼使神差的,他在急忙站起身時被突出的石壁重重地撞瞭一下,把肋部撞得生疼。莊亮捂著肋部轉念一想:不如我先到處收集一下,如果恰巧能拼出有含義的圖案文字時,可以把這個秘密藏在心裡,等以後再獨自來取寶藏,這樣豈不好嗎?
  
  這樣想著,莊亮居然首先忘記瞭自己對部下的囑咐,沒命地往前摸索,見著屍體就去翻他們手中的綢片,而且他想前人自有記號,居然連往洞壁上刻標記這麼重要的事都省瞭。瘋狂地尋找瞭約有半個鐘頭,興奮加上全力探索,莊亮感到疲憊不堪。他坐在地上擺弄已經收集到的十幾張綢片,可怎麼也拼不出像樣的圖案來。正當他煩惱之際,阿青、志強和其他隊員的身影突然在莊亮腦海裡浮現。他問自己:“我怎麼可以為瞭財寶連隊友的生命都不顧瞭呢?我真的是被貪心弄花瞭眼,前人的教訓還不夠嗎?”莊亮一邊自責一邊準備回去,他突然發現瞭自己犯瞭一個致命錯誤,由於沒有刻上標記,他迷路瞭。
  
  莊亮痛悔起來,絕望地嘆道:“沒想到我還是走前人的老路瞭,都是我的貪心害瞭自己啊!”正當莊亮絕望地躺著,變得越來越虛弱時,細心的他突然發現地上有一條細細的水跡,再看看自己腰間的水壺,莊亮興奮起來。原來剛才撞到肋部的時候,把水壺也撞開瞭一個小小的缺口,他來過的路上都撒有水跡。正是這樣的巧合,才使莊亮得以返回大廳,他幸運地揀回一條性命。
  
  怎麼一個人都沒有回來呢?莊亮等瞭好久,也不見隊友歸來。他感到恐懼起來,心想,莫不是他們也犯下自己的錯誤,現在正在迷宮裡瞎撞呢?莊亮煩躁之餘,把那些綢片拿出來仔細看,猛的,他發現那“貝”字上似乎還有一點筆畫相連。莊亮竭力地思索,突然意識到,那是個貪心的‘貪’字,這一切,一定是古人設計的一個誘惑貪心者的圈套啊!怎麼所有的探險者都沒有留意到這一點呢?
  
  疲憊到極點的莊亮本想去營救他的隊友們,可他知道,那些洞穴密密麻麻,憑他現在的能力,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成功的,唯一希望的就是隊員們早些悔悟或是碰上奇跡歸來。結果,莊亮等瞭兩天,自己的幹糧也快耗盡瞭,他無奈地離開瞭。不用說,他的所有隊友都死在瞭蛛絲洞裡,再也不能回來瞭。
  
  莊亮出洞以後,把探險的經歷告訴大傢,並且主動要求再次進洞找回遇難隊友的遺體。由於事先知道瞭洞內的圈套,政府組織的二十多人的探險隊很快完成瞭任務,從洞中出來瞭。有好事者把找到的綢片拼在一起時,居然出現瞭這樣的話語——
  
  “天下貪最毒,勸君莫糊塗。欲望如蛛絲,身陷無人度。”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