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四個未婚夫

  牛小洋做夢都沒有想到有這麼好的福氣,一個山區出來打工的苦孩子會找瞭一個城裡姑娘做對象,而且這姑娘長得跟歌星李玟一樣,說話聲音那個甜呀,聽瞭喝三天黃連都不覺得苦。雖說打工三年掙的錢都花在她身上,可牛小洋感到值呀,太值得瞭。人傢姑娘不但長得漂亮,還是一傢大公司的白領。牛小洋雖沒進過那傢公司,可姑娘曾領著他到公司的樓下看過,大樓三十多層,男人不穿西裝打領帶還不讓進。牛小洋醉瞭,姑娘說今年春節就到他老傢過年,這姑娘往老傢一帶,準讓爹娘樂暈過去,還不讓鄉鄰們羨慕死!
  
  牛小洋在鳳凰酒店當廚師,和這姑娘認識純屬緣分。那天晚上來瞭一桌過生日的客人,一個女孩跑到後堂,找到正掌勺的小洋,讓小洋拿出最好的手藝做菜,並說今天是她的生日,一定要讓客人吃好喝好,她還給後堂拿瞭一條煙。第一次見面牛小洋就覺得她長得像李玟,活潑開朗,愛說愛笑,很討人喜歡。隻是礙於地位,小洋沒敢和人傢多說話。酒宴快要結束時,按照慣例,由廚房免費送一盆甜湯上桌,表示祝賀。這盆甜湯是由牛小洋親自端上桌的,那女孩一見高興極瞭,眾食客也連誇小洋手藝好,女孩定要小洋喝一杯酒,小洋實在掙不脫,就喝瞭一杯。女孩大方地握住小洋的手,自我介紹說:“我叫許絨絨,你就叫我絨絨好瞭,以後我們就是老主顧瞭。”
  
  從那天開始,絨絨真的就成瞭酒店的常客瞭。多數都是她一個人來,一來,總要跑到後堂,要小洋親自給她燒湯做菜。一來二往,兩人就真的好上瞭。酒店的員工們說,牛小洋哪輩子燒瞭好香,竟讓“李玟”看上瞭。牛小洋也跟絨絨說過,自己是個打工仔,恐怕配不上她。絨絨笑著學著電視上的廣告語說:“人好,一切都好,吃嘛嘛香。我就喜歡吃你燒的菜。”面對酒店裡的人,絨絨也是以小洋的未婚妻自居。
  
  轉眼,小洋和絨絨戀愛已經半年多瞭。小洋把自己近三年的積蓄幾乎都花在絨絨身上瞭。小洋在外面租瞭一間房子,絨絨每個星期總要去住上一晚,就像是周末夫妻一樣。小洋覺得人都已經得到,就把每個月的工資去掉零花錢都給瞭絨絨。絨絨說,等錢存夠瞭,就買房,買瞭房子就結婚。她每個月有三千多塊錢收入,對小洋說都存上瞭,就等買房子瞭。
  
  牛小洋心裡高興,人也更精神,煙也不吸瞭,傢裡錢也不寄瞭,老傢父母知道小洋有瞭城裡對象,不僅不要錢,還提醒小洋別那麼小氣,人傢姑娘要什麼就給人傢買什麼,沒有錢說一聲,傢裡還有兩頭豬一條牛呢。小洋和絨絨一說,絨絨當即告知再有兩萬元就夠買房瞭,讓你傢寄兩萬元來,買瞭房子,我倆不就能結婚瞭?牛小洋知道傢裡的情況,對她說:“我跟傢裡說說看。”
  
  今天一大早,傢裡就來瞭電話,父親說,傢裡已把兩頭豬一條牛都賣瞭,找親戚借瞭不少,已湊瞭一萬八,如果這些錢夠,傢裡就盡快寄來。小洋心裡也沒底,因為他的錢都在絨絨那裡存著呢。而且,也不知絨絨有多少錢,要買哪裡的房子,小洋決定親自到絨絨的單位去一趟,反正自己和絨絨很快就要結婚瞭,也把這消息告訴她,給絨絨一個驚喜。
  
  牛小洋跟酒店請瞭假,他在公交車站等車,誰知天不遂人願,左等右等也不見車來。小洋正著急,準備打的,這時,忽然聽到有人喊他:“牛小洋!”
  
  牛小洋看看,沒有認識的人呀,這人上來就抱住他:“小洋,真的是你呀!”牛小洋定睛一看,是老同學趙軍,就問:“怎麼會在這碰到你?”趙軍說,他出來打工已有兩三年瞭。小洋說,我們在一個城打工,竟幾年都不知道,要是早知道該有多好。兩人親熱瞭一會,就彼此訴說打工的經歷。車來瞭小洋也沒在意,還是趙軍問,你準備到哪去?小洋說,到神龍電器公司去。趙軍說,真是巧極瞭,我也去那兒找個人。小洋說,那幹脆我們倆走著去,也好敘敘。趙軍一聽也十分高興,說,我們辦瞭事找個地方好好喝一杯,我請客。小洋說,我就在酒店上班,回頭就到我那酒店裡,想吃什麼,我親自下廚。兩人說說笑笑,不覺走瞭一站又一站。小洋問趙軍,你到神龍去找誰?
  
  趙軍不好意思地說:“老同學我不瞞你,是去找我的對象。”牛小洋心裡樂開瞭花,問:“你對象也在神龍公司?”趙軍一愣:“怎麼?你對象也在神龍公司?”牛小洋哈哈大笑起來:“我們老同學真是有緣分,連找對象都找到一傢瞭。”由於女朋友都在一個公司,兩人談得更熱火瞭,趙軍說他對象叫許美美,長相別提多美瞭,溫柔賢惠,善解人意,更主要的還不嫌他是個打工仔。牛小洋一聽趙軍說他女朋友漂亮,也誇起自己的對象來,兩人誰誇誰的,誰都不服氣。牛小洋天天把絨絨的照片隨身帶,沒事兒就拿出來看看偷著樂。聽趙軍一講,就拿出來顯示顯示。趙軍一看,怪瞭,這個人怎麼跟我的對象一個樣?他也把照片拿瞭出來,兩人都愣瞭——兩張照片一模一樣!
  
  趙軍看看牛小洋:“這?這是怎麼回事?”
  
  牛小洋搶過趙軍的照片,說:“該不會是雙胞胎吧?”
  
  趙軍又把兩張照片奪過去,說:“天哪!我們上當瞭,這兩張照片就是一張底片洗出來的,哪會是雙胞胎?”趙軍說完,腿一軟癱坐在地上:“我打工三年,辛辛苦苦掙的錢,都讓她給騙瞭!”
  
  牛小洋也哭著說:“我攢瞭三四萬,也搭到她身上瞭。咱倆得找她,到公司找她去!”
  
  兩人小跑趕路還嫌走得太慢,便打的直奔神龍電器公司大樓。在車上兩人就商定,到公司隻要看到她,不管人多人少,都抓她上派出所。
  
  兩個人來到神龍電器公司樓下,剛要進去,被保安攔住瞭:“請問你們找誰?”
  
  趙軍說,找許美美。保安好像沒聽清,又問一遍,趙軍又說找許美美。保安擺擺手說,別進去瞭,公司裡沒有叫許美美的。牛小洋忙說,那我們找許絨絨,該有吧?保安睜大眼睛,什麼許美美許絨絨,你們把這兒當成美容廳?沒有!
  
  趙軍說,怎麼會沒有呢?你該不會記錯吧?保安瞪著眼說:“我是幹什麼吃的?公司裡的人,我不用眼看,聽走路就知道是誰。根本沒有什麼許美美許絨絨的,你們走吧。”
  
  牛小洋無奈拿出照片給保安看:“那你認識這個人嗎?”保安接過照片看看說:“你們找這個人呀,怎麼不早說?她不在我們公司,不過,她的未婚夫在我們公司。”
  
  “未婚夫?”兩個人都愣瞭,問:“她還有未婚夫?”
  
  保安說:“一個姑娘有未婚夫,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趙軍急得直搖頭:“哎呀,又有人上當瞭,我們也是她的未婚夫!”
  
  保安被說懵瞭,牛小洋把事情經過說瞭出來,保安說:“乖乖!這問題嚴重瞭,你倆等等,我把王工喊來,要是真的,你們趕緊去報案。”
  
  保安打電話,不一會,一位西裝革履、文質彬彬、戴著眼鏡的人走瞭過來,問保安:“什麼事?”保安不知道該怎麼說,指指牛小洋說:“你跟王工說吧。”
  
  牛小洋又把事情原委說瞭一遍,並拿出兩張照片給王工看,王工扶著眼鏡認認真真看瞭好大一會,自言自語:“這難道是真的嗎?怎麼會呢?她昨天晚上還在我那裡呢。”
  
  趙軍板著臉說:“她騙走瞭我3萬塊錢,前天晚上還在我那呢。”
  
  牛小洋說:“上星期在我那,還讓我向傢裡要錢買房結婚呢。”
  
  王工嘆口氣說:“你們那點錢算什麼,她光是向我要結婚的錢,就不下20萬……”
  
  “那?我們該怎麼辦呢?”牛小洋問。
  
  王工咬著牙說:“走!我們到派出所去!”
  
  三人同病相憐。王工問趙軍:“你們怎麼找到這裡的?”趙軍說:“她對我倆都說,她是這裡的白領,不讓我們來找她,要不是碰巧,我們還不知要被騙到什麼時候呢。”王工說:“她對我說,她是鳳凰酒店大堂經理,也不讓我去,怕人傢說她攀高。”牛小洋說:“我就在鳳凰酒店做事,我們都被她耍瞭。”
  
  三人驅車直奔轄區派出所,派出所的人大都出去辦案瞭,隻有一名年輕的副所長在所裡值班。副所長很熱情,聽說報的是詐騙案,忙把幾位讓到辦公室坐下,拿出值班記錄,讓幾位不要慌,仔仔細細地說。先是趙軍說,牛小洋補充,王工又詳細說瞭他認識“李玟”的經過,三人一統計,“李玟”從他三人那裡就騙得瞭二十多萬元。副所長很氣憤,又責怪王工說:“他們兩個是打工仔,處世不精,你是高級知識分子,怎麼也那麼容易受騙呢?以後千萬要註意。”又問:“你們還有別的線索嗎?比如照片什麼的?”
  
  兩人把照片拿瞭出來,副所長一看,眼直瞭,失口道:“怎麼是她?”
  
  王工看著副所長說:“怎麼?你認識她?”
  
  副所長癱坐在那裡,有氣無力地說:“我,我也是她的未婚夫……”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