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月月升學

  牛月月在今年中考時得瞭全縣第一,不僅為自己升高中打下瞭良好的基礎,也為她的母校——清水河鎮中學爭瞭光。
  
  這天傍晚,月月從外邊回來,看見爸爸送一個騎摩托車、戴墨鏡的中年婦女走出巷口。爸爸告訴月月,這女人是縣一中的副校長,她打瞭保票,說是隻要花500元錢,就一定能讓月月上縣一中讀高中。後天上午,一手交錢一手給錄取通知書。
  
  500元錢雖說不多,但對靠種地度日的月月傢來說,仍然不是個小數。月月覺得自己是今年全縣的中考狀元,上一中是十拿九穩的事兒,再花這筆錢就有些冤枉!可爸爸固執地認為,現在不花錢根本辦不成事,況且人傢也為咱操心費力,花些錢也是應該的。隻要辦成事,500元錢就花得值!
  
  月月是個遇事喜歡刨根問底兒的孩子,對於這種事兒不弄清楚成嗎?可是該怎麼辦呢?當夜月月輾轉反側怎麼也睡不著,直到後半夜她想出瞭個好主意,才漸漸進入瞭夢鄉。
  
  第二天一早,月月和媽媽打瞭招呼,乘公共汽車進瞭縣城。來到縣一中門前,門衛老爺爺卻不讓她進校,說:“校長錄取高一新生剛剛回校,已經吩咐招生期間謝絕來訪。”
  
  月月說:“我不是來訪,是向校長反映重要情況的。”
  
  門衛爺爺這才讓她先填瞭來客登記表,然後打電話說:“校長,清水河鎮中學的牛月月來向您反映重要情況。”
  
  校長聽後,高興地說:“牛月月是全縣的中考狀元,這個學生我得見見。您讓她進來吧!”
  
  門衛爺爺這才笑著告訴月月:“剛才來瞭幾個坐小車的都被拒之門外,校長卻要見你,給你的面子不小啊!校長在辦公樓第三層,你自己進去找吧。”
  
  月月走到學校辦公樓前,校長已在樓門口迎接她。
  
  校長把月月領進辦公室,說:“你是第一個被我校錄取的,錄取通知書明天就會發出去。”
  
  月月鄭重其事地說:“校長,我不是來取錄取通知書的,我是來反映重要情況的。”
  
  “有什麼事?你就大膽地說吧。”
  
  月月說:“縣一中有個女副校長昨天找到我傢,她說隻要我爸爸肯花500元錢,保證能讓我到縣一中讀高中。”
  
  “我們縣一中面向全縣招生,在網上按成績擇優錄取,根本用不著什麼人保證。”校長心存疑慮地問,“這個自稱副校長的女人是誰呢?”於是他打開桌上的電腦,調出近幾年來的畢業合影照片,讓月月仔細從中辨認。
  
  月月在2001年畢業合影照片中的教師位置上,找到瞭那位中年婦女。校長又把照片放大,說:“月月同學,你看準瞭,就是這個女人嗎?”
  
  月月肯定地說:“昨天傍晚,我剛見她一面,不會有錯!”
  
  校長皺起眉頭,片刻後又笑著說:“這個人確實是我們學校的副校長,她親自下去聯系考生也是件好事嘛!”
  
  月月這下可急瞭,說:“校長,她還向我們傢要錢呢!”
  
  校長解釋說:“她下鄉要吃飯、住宿、費汽油,為你們能到重點中學讀書花費瞭不少心血。現在是市場經濟,幹什麼都要從經濟利益考慮,收點錢也是可以理解的。”
  
  校長怎麼能支持副校長向考生多要錢呢?顯然是官官相護!月月心裡想不通,臉上露出不高興的神色。校長又笑著說:“你來反映的情況是很重要的,我們的副校長收500元錢是多瞭些。這樣吧,等收回錢來,我讓她給上瞭分數線的好學生再退一些。不過這事你得保密,絕對不能對外人說,否則不僅會影響副校長的情緒,而且有損我們縣一中的聲譽。”
  
  月月聽瞭校長的這番話,覺得有一定的道理,於是就點頭答應瞭。
  
  校長問:“那位女副校長將在什麼時候去你們傢?”
  
  月月回答:“明天上午。”隨後,校長一直把月月送出瞭校門。
  
  第二天的上午,那位自稱是縣一中副校長的中年婦女,騎著摩托車再次來到月月傢。她將一個信封遞給月月爸,說:“這是你傢牛月月的錄取通知書。”
  
  月月爸打開信封一看,果然是蓋著縣一中大紅公章的錄取通知書,激動地說:“讓您受累瞭,謝謝!謝謝!”說著便取出事先準備好的一沓錢,遞給那女人。
  
  那中年女人用手捏瞭捏,也不數就要往包裡放。
  
  這時,隻聽有人大聲喝道:“把錢放下!”月月一看,原來是縣一中的校長堵在瞭門口。
  
  那中年婦女一看,臉色變得慘白,神態尷尬地說:“校長,您怎麼來啦?”
  
  校長堅定地說:“你先把錢還給人傢。”
  
  那個中年婦女隻好把錢放下,解釋說:“校長,是這麼回事……”
  
  校長嚴肅地打斷她的話:“好啊!我以為去年你被開除公職後,已經痛改前非,學做好人瞭,沒想到你還在搞詐騙活動!”
  
  那中年婦女哀求道:“校長,你再饒我一次吧!”
  
  “你是我們教師隊伍中的敗類!我已經向公安局報瞭案,警察就在外邊,你向他們老實交代,爭取寬大處理吧!”
  
  這時兩個公安幹警走進屋,把那個中年婦女押瞭出去。
  
  月月看瞭剛才這一幕,激動地跑到校長面前,喊瞭一聲:“校長,您為什麼不早告訴我她是個壞人呢?”
  
  “因為你還是個孩子,一旦打草驚蛇,就不能當場人贓俱獲瞭。”校長摸著月月的腦袋說,“你的揭發舉報,為我們一中立瞭大功,學校決定免費讓你在我們學校讀書!”
  
  校長這番話,引來瞭月月全傢和前來看熱鬧的鄉親們熱烈的掌聲。月月爸緊緊握住校長的手,流出瞭感激和愧疚的眼淚。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