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微小說五則

  @他是有名的開鎖大師的兒子,父親是這世上唯一能開24柱鎖的人,因此傢財萬貫。他也以此為傲,整天出入夜店酒吧。母親看著很著急,一心想讓他子承父業,父親卻不以為然。不久,父親彌留之際,把所有的財產都換成瞭支票,鎖在一個機關重重的檀木盒子裡,鎖頭是24柱的天鎖。
  
  ——阿不
  
  @一場車禍,我變得又聾又瞎,男朋友走瞭,隻有媽媽一直陪在身邊。知道我喜歡雨,她就常扶我出來感受雨水,所幸的是今年雨水特別多。“媽,我想回去瞭。”“好。”耳朵突然劇痛,隱約聽到:“看,又是那兩個人,大晴天雇人灑水,真可笑,又不是拍戲……”
  
  ——昨也
  
  @嫁給他時她24歲,兩人擠在單位25平方米的宿舍裡傻笑。生孩子時她26歲,兩個大人加一個嬰兒,在40平方米的出租房裡,兵荒馬亂。孩子上學時她32歲,聲嘶力竭:“買不起,連廁所都買不起,到現在我們連個傢都沒有。”男人呆坐床邊喃喃:“我沒本事,我沒用,我買不起。”男孩怯怯地站在門邊:“爸,媽,這裡不是傢嗎?傢還要買嗎?”
  
  ——想微笑的貓
  
  @世界突然爆發瞭一種健忘流行病,我和你都不幸被傳染,並且越來越嚴重。第一天,我們都忘記帶鑰匙出門,於是隻能半夜叫鎖匠;第二天,一起做飯結果做出瞭咖喱牛排,其實我愛吃的是咖喱飯,而你愛吃菲力牛排;第三天,商場拒絕我的付款,因為我在信用卡的回執上不管怎麼回憶都隻簽得出你的名字。
  
  ——吉良先生
  
  @他親吻著照片,身子突然間顫抖起來。“你留著吧。”她說。“不。”他趕緊把照片從窗口遞瞭出去。“想女兒時看看。”她說。“不。”他咬著嘴唇說。“這可是你最喜愛的一張照片。”她疑惑著說。他不語,搖搖手。“你怎麼瞭?”她問。“我一個人待在監獄裡就夠瞭。”他說。
  
  ——周波天天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