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偷渡18天

  一
  
  福建沿海有一個小城叫S市。這裡幾乎每個傢庭都有親戚朋友在美國,似乎美國的錢特別好賺,S市的郵局每天都能收到來自大洋彼岸的一筆筆匯款,然後就是迎接僑眷們歡天喜地地來領取美金。這些僑眷基本上不工作,靠男人在外賣苦力賺來的美金過著令人羨慕的富裕日子。小城蓋起瞭許多高樓大廈,漂亮的樓房裡大多住的是中老年婦女和孩子,而男孩子一旦長大成人,大多又要離鄉背井投奔海外親人。隻是他們走的大多不是正道,而是用命賭著去偷渡。有的偷渡成瞭,有的一去不見蹤影,有的被抓捕遣送回來。
  
  小城裡有個叫江開航的青年,他初中畢業沒有考上高中,就開始打工,餐館幹過,汽車修理廠幹過,裝修建築隊也幹過,當然都是打小工,幹體力活。由於年輕,打瞭一段工倒鍛煉出一副強壯的體魄;因此,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幹上瞭保安工作。保安公司將他分配到一個機關單位做保安,他很珍惜這份工作,不辭辛苦地擔任起這個重要機關單位的安全保衛工作。
  
  由於他工作出色,不久就升為保安班長,單位領導都很信任他。轉眼幾年過去,江開航21歲瞭,戀愛、婚姻等等問題開始向他走來,他感到瞭生活的壓力,開始思考自己以後的生活出路。
  
  保安雖好,工資太少,一月不到500元,一個人開銷還過得去,但是要談戀愛就不夠瞭,更不用說結婚和養傢糊口瞭。再說這保安工作隻是臨時工性質,吃的是年輕飯,不能轉為正式工,說不準什麼時候被辭退就沒有瞭生活保障。想到這裡,江開航眼前一片茫然。再看看機關裡的幹部職工,一個個工資比他高,退休瞭還有退休金,可是江開航永遠也成不瞭這個團體中的一分子。退一萬步說,就算當瞭公務員,那一個月千把元的死工資也難以支付傢庭開支。這個小城的風氣愛講面子,愛攀比,結婚沒有幾十萬就辦不成,隻是苦瞭年輕人。江開航心裡很悲哀,情緒開始低落,傢裡介紹的女朋友一概不見,他一個大男人連自己都養不好,還談什麼戀愛呢?
  
  正當江開航苦惱之際,一天傍晚,正逢他輪休,來瞭三個人找他。江開航出門一看,原來是同村夥伴,初中同學陳木洲和鄭立建,還有一個女同學章愛蓮。好久不見,江開航和幾個同學打打鬧鬧瞭一番,拉著同學在機關大門外的涼亭裡坐下,談起瞭各人這幾年的生活狀況,大傢都不滿意。這幾個同學都是初中畢業就沒有再上學,目前在外打工,狀況和江開航差不多,對自己的前途都很渺茫,談著談著就傷感起來,悶坐著不吭聲瞭。
  
  江開航出去買瞭點酒菜,大夥悶頭吃著,氣氛還是很沉悶。陳木洲把酒杯一頓說:“這麼幹下去有什麼前途,我們還是到美國去賺錢吧!我們都有親戚在外面,我叔叔也會幫助我們的。”
  
  鄭立建聽瞭也點點頭,說他美國的伯伯早就叫他去瞭,說那邊的工作好找,錢好賺。
  
  江開航看著兩個夥伴說,他哥哥也在外面,出去好是好,可是怎麼去?現在辦簽證花錢多,手續多,再說人傢一看我們城市的名字就不給辦瞭。
  
  兩個夥伴嘻嘻笑起來,說他真是在機關呆傻瞭,怎麼把他們小城的看傢本領給忘瞭。
  
  江開航看著夥伴,片刻,三人異口同聲地說:“偷渡。”江開航忙示意大傢小聲點,他們意識到這裡不好說,就到瞭陳木洲傢裡商量起來。
  
  這時一直沒有吭聲的章愛蓮要求也帶上她,說她舅舅也在外面,她也想去美國看看。
  
  江開航開頭不同意,覺得女孩子偷渡不方便。但章愛蓮一個勁地求他們,並說她有一個親戚是做偷渡小蛇頭的,可以幫他們。陳木洲、鄭立建就勸江開航讓她一起去。
  
  看著章愛蓮懇求的目光,江開航同意瞭。章愛蓮告訴他們,這個小蛇頭帶過很多人出去,他專門幫助介紹偷渡客,安全帶到大蛇頭那裡坐船出去,帶出一個人要收33萬元。
  
  江開航的父母常年患病,經濟比較緊,陳木洲叫他問村裡人借。這裡的人有個特殊的規矩,做生意借錢借不到,偷渡借錢大傢都給,因為他們相信偷渡的人以後會賺到大錢。“也隻有這樣瞭。”江開航嘆瞭口氣。
  
  四人決定瞭偷渡後,一時都沉默瞭。片刻,章愛蓮雙手合一,四人同聲祈求:“媽祖保佑!”
  
  二
  
  過瞭幾天,江開航辭瞭保安工作。在一個沒有月亮的夜晚,他和陳木洲、鄭立建、章愛蓮一起,跟著小蛇頭坐汽車到瞭福州一個大商場門口。這時大約是深夜1點多,他們爬上一輛集裝箱貨車,車廂裡已經有一些人,一股悶熱氣撲面而來,空氣非常不好。他們一進車箱,小蛇頭就“砰”的一聲把門關上瞭。一會兒,車就開動瞭。
  
  他們不知道車往什麼地方開去,隻是互相緊緊地拉著手,誰也不敢講話。江開航悄悄地記住瞭這天的日子,——2000年8月8日,但願能圖個吉利。他聽說偷渡到美國要一個多月的時間,那麼,到達美國要到9月底瞭,但願一路順風。江開航在心裡默默地念著。
  
  車顛簸著,不知開瞭多少時間,他們的肚子開始“咕咕”地響起來,耳邊聽到有人吃東西的聲音。他們松開手,悄悄地拿出從傢裡帶來的面包水果吃起來,吃完東西,一個個昏昏欲睡。
  
  不知坐瞭多久,車停瞭,門開瞭,天還是黑的。江開航他們下瞭車看到瞭海,海邊有一艘300噸的漁船。他們一個接一個地走上船,江開航借著夜色估計瞭一下,這一船坐進瞭一百八十多個人,其中有二十多個女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