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兩好合一好

  我們傢附近有個河南小吃街,住的幾乎全是河南人。幾個月前,這條街上新開瞭一傢“四川妹”小吃店,開張第一天,店門口掛出瞭一條醒目的橫幅——“本店謝絕河南人入內!”在這種地方打出這樣的橫幅,明擺著找事兒!
  
  果然,不一會兒門口便聚集瞭一群怒不可遏的河南人,將老板——一個三十來歲的四川妹,團團地圍瞭起來。領頭的是一名絡腮胡子,他憤憤不平地指著四川妹說:“俺們河南人咋你瞭,你憑啥作賤俺河南人?”話音未落,那邊兒又接上瞭話:“你哪兒不能開店,非在俺河南人堆兒裡開?你覺得俺河南人好欺負是不是?”
  
  四川妹緊繃著臉,任憑這些人責罵。過瞭一會兒,她忽然高著嗓門說:“你們吵夠瞭沒有?要是吵夠瞭就聽我說兩句。”說著,四川妹猛地捋起袖子,指著胳膊上的兩塊傷疤,哽咽著說:“看看吧!這一塊是我第一次被一個河南人拐賣時給打的;這一塊是我第二次被拐賣到你們河南,逃跑的路上摔倒在山溝裡留下的,嗚嗚嗚,就連我最後一次逃出來時,帶在身上的200元錢,也被一個河南人在火車站給騙走瞭!我這輩子恨死你們河南人瞭,你們這些大老爺們還想說什麼?”
  
  十幾天過去瞭,“四川妹”小吃店的門口冷冷清清,不久,緊挨著“四川妹”小吃店又開瞭一傢“河南哥”小吃店,一看就知道是專門和四川妹較勁來的。
  
  果然,河南哥也打出瞭一條橫幅——“非河南人謝絕就餐”。店老板四十來歲,腿有點瘸,操著一口正宗的河南腔,讓身處異鄉的河南人聽瞭分外親切。連著幾天,“河南哥”小吃店賓朋滿座,生意著實紅火瞭一陣子。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卻看到瞭意想不到的變化:“河南哥”的生意漸漸地冷清,而“四川妹”的生意卻漸漸地好瞭起來。這是怎麼回事兒呢?
  
  原來,這裡的河南人雖說對四川妹的橫幅耿耿於懷,卻非常同情她的遭遇,有不少人時不時的裝扮成外省人去照顧她的生意。就連那個絡腮胡子,雖說自己不好意思去,也常常讓朋友們去為她捧場。那個河南哥的做法雖說好像很替河南人解恨,但未免顯得河南人太小傢子氣瞭,慢慢地人們也就不願再去他那兒吃飯瞭。
  
  這天一大早,在我們鄰縣一傢招待所的大廳裡,出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河南哥。隻見他四下裡瞅瞭瞅,見大廳裡沒幾個人,便躲在瞭一張屏風後面的沙發上,好像是在等什麼人。不一會兒,四川妹進瞭大廳,徑直走到瞭河南哥的身邊。隻聽河南哥小聲地問四川妹:“細妹,你來瞭?”四川妹點瞭點頭,河南哥接著說:“俺這個月才賺瞭幾百塊錢,給,你拿著,你那兒咋樣?”四川妹也壓低聲音說:“我賺瞭三千來塊錢,唉,真想不到跟咱們原來設想的剛好顛倒瞭個個兒,你們這些河南老鄉真是厚道呀!我心裡總覺得對不起他們,要不是為瞭我娃的病……”說到這兒,四川妹又哽咽瞭起來。“別哭瞭,啊!”河南哥拉著四川妹的手,不知所措地安慰她。“等咱們攢夠瞭給你娃看病的錢,俺就挨傢挨戶去給這些好心人賠不是,然後呢,咱們就回傢去,俺正兒八經地娶你過門兒,咱倆再帶著你娃去看病,中不中?”說著,河南哥輕輕地將四川妹攬在瞭懷裡。
  
  原來,四川妹以前確實被拐賣過,後來被解救出來時,她把自己三歲的女兒也帶走瞭。誰想回到老傢不到半年,孩子得瞭重病,醫生說醫療費至少也得五六萬,她上哪兒去弄這麼多錢呀?為瞭救孩子,她想盡瞭一切辦法,可還是無計可施。無奈之下,她決定自己賣自己,然後再設法逃出來多賣幾傢,第一個便碰見瞭現在的這位河南哥。四川妹見河南哥忠厚老實,心地善良,不忍心傷害他,便把自己的遭遇告訴瞭他。河南哥以前聽說外地人對河南人的印象很不好,為瞭幫她,便想出這麼一個主意——開店!
  
  兩個人戀戀不舍地說瞭一會兒話,然後匆匆地離開瞭。這時,一個人嘆著氣從屏風的另一端走瞭出來,原來是絡腮胡子!他今天碰巧來這兒辦事,無意中聽到瞭河南哥和四川妹的談話。
  
  兩天後,河南哥剛開門沒多久,有個陌生人送來一個沉甸甸的大信封,二話沒說,轉身就走瞭。河南哥打開一看,頓時愣住瞭:原來是厚厚的一沓錢,足足有五萬呢!錢裡夾瞭一張紙條,上寫:兄弟,咱河南人忠厚,不管到哪兒都不能忘瞭本。別人咋看咱咱不管,可咱自己不能給自己臉上抹黑呀!這是大夥兒給你湊的五萬塊錢,快去給娃看病吧!落款是:一群外地的河南人。
  
  河南哥看瞭這封信,頓時熱淚盈眶。他一瘸一拐地疾步來到隔壁,把錢往四川妹手中一塞,拉著她沖到大街,“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沙啞著嗓子高喊:“老鄉們啊!俺鐵柱對不住你們呀!”說完,神情莊重地連磕瞭幾個響頭。
  
  第二天,河南哥小吃店和四川妹小吃店合成瞭一傢,名字改成瞭“謝恩餐館”,門口又掛起瞭一條橫幅——“河南人就餐,免費送傢鄉老酒一壺!”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