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為你打工一輩子

  今天是瀕海市對外招聘人才的日子,招聘現場人山人海,熙熙攘攘。張貼在招聘大廳五花八門的廣告中,要數新潮時裝公司的最惹眼。雖然他們招聘的隻有公司業務經理一個職位,但由於年薪高達6萬,因此,招聘桌位被圍得水泄不通。
  
  在眾多的應聘者中,有個叫林凡的小夥子條件最優秀:不但具有雙學歷——名牌大學經濟管理專業研究生證書和服裝設計專業畢業證書,而且才思敏捷,出口成章,說起公司的管理與發展,那是一套接著一套。最終,林凡戰勝瞭所有競爭對手,贏得瞭這個令人羨慕的職位。
  
  可是,當公司的招聘負責人葉翠小姐就年薪問題征求他的意見時,林凡卻說他一分錢工資也不要,隻要公司為他提供食宿即可,他心甘情願為公司無償打工五年。葉翠吃驚地瞪大瞭眼睛:“為什麼?”
  
  林凡淡淡一笑:“不為什麼?我願意這樣做。”
  
  “願意?……”葉翠一臉疑問:大凡應聘者,誰不希望高薪水,哪有不要工資白幹活的?莫非……於是,她繼續追問道:“你以為這樣回答我會滿意?”
  
  林凡抱歉地說:“我知道,這樣的回答不會使你滿意。但我真的不能告訴你,這是我個人的一個小秘密。”
  
  “如果是這樣的話……”葉翠頓瞭頓,“那我們得考慮一下。”
  
  與新潮公司桌位相鄰的尼蒙服裝公司的李總立即插話道:“葉小姐,這樣的人才,如果你們不用,我們可要瞭。”說著,轉臉對林凡說:“林先生,如果你肯到我們公司任職,我保證以五星級賓館的條件招待你。至於你要不要工資,完全尊重你的意見。”
  
  林凡客氣地回道:“非常感謝李總的好意,但我來應聘,決非是為著貪圖吃住條件,我的心願是為新潮服務,其他公司暫不考慮。”
  
  “可你總該把不要工資的原因告訴我們吧?”葉翠有些著急地說。
  
  “對不起,林小姐,在這樣的場合,我是不會說的。要說,我會選擇適當時機,並且隻對貴公司的老總一個人說。”
  
  “這麼說,你認識我們公司的總經理?”
  
  “不,不認識。”
  
  葉翠更加詫異瞭,一臉無奈地說:“好吧,明天請到我們公司,跟總經理面談。”
  
  第二天早上,林凡來到新潮公司。一進總經理室,見葉翠正在打掃辦公室,便客氣地與她打招呼,然後問:“怎麼,總經理還沒上班?”
  
  葉翠微微一笑:“難道總經理就不能掃地?”
  
  林凡連聲道歉:“對不起,葉總,都怪我有眼不識金鑲玉。”
  
  葉翠倒瞭一杯水,遞給瞭林凡:“現在隻有我們兩人,你該把那個小秘密告訴我瞭吧?”
  
  林凡的臉忽地紅瞭,結結巴巴地說:“放心吧,葉總,我會在適當的時候告訴你的。”
  
  葉翠見他那副窘迫的樣子,撲哧一笑:“好吧,為瞭滿足你為本公司效力的願望,現在我宣佈,你被正式錄用瞭。”
  
  葉翠雖然錄用瞭林凡,但對他仍舊心存戒備。俗話說,商場如戰場,如今市場競爭激烈,特別是服裝業,同行間的競爭簡直到瞭你死我活的地步。她聽說,有的企業為瞭獲取對手的商業秘密,竟然派出商業間諜打入對手內部。這個林凡,莫非也是這類貨色?可是他又明確表示自己不要一分錢工資,這樣做豈不太讓人懷疑瞭?為瞭預防不測,葉翠立即指派心腹華凱給林凡做“助手”,暗中監視他的行動。
  
  林凡不愧是經濟管理專業的研究生,上任時間不長,就把一個擁有數千名工人的新潮時裝公司管理得井井有條,銷售業務更是不斷攀升。然而,對此葉翠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林凡在她心中始終是一個不解之謎。她不斷招來華凱,詢問林凡有無不軌行為,而華凱每次的回答都是搖頭。葉翠命他繼續監視,特別是公司的時裝設計資料,決不能讓林凡沾邊。
  
  林凡好像也嗅出什麼來,大凡涉及公司機密的要地,他從不涉足。為瞭燒好上任的三把火,他利用業餘時間,為公司設計出一個系列整整10套“葉翠”牌新款女裝。由於款式新穎,色彩前衛,用料考究,試產品很快被搶購一空。於是公司立即組織生產,短短兩個月時間,僅此一個系列產品,就為公司創收200萬元。葉翠不由喜上眉梢。
  
  通過半年來的觀察,葉翠憑直覺感覺到,林凡決非她懷疑的那種人。哪有這麼好的商業間諜,不但不竊取對手的商業秘密,還為對手設計出讓其狠賺一筆的新款時裝圖紙?她實在搞不懂林凡。是的,林凡說過,他會在適當時候把謎底告訴她的。但這個適當時候會等多久呢?常言說得好,要想別人真誠待己,首先要以誠待人。自己應該主動和他多接觸、多交流。於是,葉翠立即調離瞭華凱的工作。
  
  打那以後,葉翠便頻頻約請林凡散步、喝茶。經過一段時間的接觸,雙方漸漸成瞭無話不談的知己,特別是說到服裝專業,兩人一談就是半天。原來,葉翠也是一名服裝設計專業畢業的大學生,這個公司原是她爸爸經營的,由於爸爸年紀大瞭,身體又不好,葉翠一畢業,爸爸便讓她挑起瞭公司的擔子。
  
  一天,葉翠把林凡約到一傢裝飾得十分典雅的咖啡店裡,充滿感情地說:“林凡,轉眼你來公司已經一年瞭。由於你的努力,今年公司的利潤比上年增加瞭30%,可你卻一分錢工資也不領,你讓我心裡怎麼過意得去?你這樣做究竟為的是什麼?”
  
  “葉總,假如我說出來,你會瞧不起我嗎?”林凡紅著臉問。
  
  “怎麼會呢?你放心好瞭,我感激你還來不及呢!”
  
  林凡沉默瞭片刻,終於說出瞭事情的原委——
  
  原來,林凡出身在蘇北農村,父親早逝,是母親辛辛苦苦把他拉扯大,一直讀到大學。可是,天有不測風雲,三年前母親不幸得瞭尿毒癥。醫生告訴林凡,如不趕快進行透析治療和換腎,他母親最多還能活三個月。正當林凡急得吐血、無計可施時,意外發現自己的存折上竟然增加瞭一筆30萬元的匯款。他顧不得這筆巨款究竟從何而來,立即提出來,為母親做瞭換腎手術。
  
  事後從報上的一條新聞得知,原來這筆巨款是新潮公司匯給一傢織佈廠的佈料款,由於會計經辦時粗心大意,寫錯瞭賬號,才匯到瞭林凡的存折上。當時,葉翠曾到銀行要求查詢收款人的資料,但銀行根據上級有關為儲戶保密的規定,未曾辦理。
  
  林凡畢業後,千方百計尋找新潮公司的地址,最後無意中在報刊的廣告上發現。正巧,新潮公司此時要招聘一名業務經理,並且錄用瞭他,他便采取為公司“無償”打工的方式,來償還這筆巨款。他知道,擅自挪用別人的錢是不道德的行為,但礙於情面,他一直不好意思說明真相。
  
  林凡的敘述深深地感動瞭葉翠。她真誠地說:“別再自責瞭,林凡。這一年,你為公司創造的利潤遠遠超過那些錢幾十倍。從今以後,你就按時到財務科領取你該拿的工資吧。”
  
  “不,還是讓我履行諾言,心裡才會好受些。要不,我這輩子心裡也不會安寧。”
  
  從這以後,葉翠不知不覺地愛上瞭林凡,而林凡也漸漸喜歡上瞭這個與他志同道合的女老板。
  
  五年後,林凡為葉翠“無償”打工終於期滿瞭。當葉翠撒嬌地拉著林凡的手,問他是否願意繼續為她打工時,林凡笑著說:“我願為你打工一輩子……”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