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星月玫瑰

  頎是一個快要30歲的女人,也許在外人看來她是幸福的:丈夫經營著一傢公司,生意蒸蒸日上,偏又沒有那些有錢男人的通病,每天下瞭班如果沒有應酬,一定會準時回傢陪她一起吃飯,結婚紀念日都會給她買上一份禮物再加一束鮮花。頎的那些同學常常用半是羨慕半是妒忌的口吻和她開玩笑:“這樣的好男人你可要看緊瞭。”頎每天在傢做做飯,看看書,閑來無事信手塗鴉幾張畫。可是這樣的日子沒過多久,頎就覺得膩味瞭。每天看著丈夫匆匆忙忙地去上班,而自己卻無所事事,頎覺得現在自己除瞭一個太太的頭銜外,其他什麼也沒有瞭。
  
  於是,頎瞞著丈夫悄悄地去一傢服裝公司應聘總經理秘書,頎覺得自己應該可以勝任這份工作。誰知負責招聘的那個黃毛丫頭讓她用英文寫一份簡歷,頎因為許久不用,生疏瞭很多,居然遭來一頓奚落。頎又氣又急,發誓再也不踏進這傢公司的大門。碰瞭幾次壁以後,頎打消瞭找工作的念頭,可她仍不願在傢當全職太太。
  
  一天,頎和女友在街上閑逛,走累瞭就到路邊一傢佈置頗有特色的茶社小坐。屋裡開著空調,把午後的酷熱隔阻在室外。聽著舒緩的音樂,喝著可口的果茶,頎突然有瞭一個想法:她要自己開一間這樣的店。可是事情並沒有她想的那麼簡單,從租店面、裝修一直到工商註冊登記,頎整整瘦瞭一圈。丈夫心疼地說她是自己找罪受,頎嘴上不說,心裡卻有些發虛瞭。開業那天,頎請瞭從前的朋友來捧場,店雖小,卻是她這一個多月來的心血。由於頎的經驗不足,再加上地點不太好,店裡的生意一直很冷清。她卻不敢有任何抱怨,晚上回到傢還得在丈夫面前強裝笑臉。
  
  這天下午,天空下起瞭太陽雨,頎一人在吧臺後面煮著咖啡,小小的茶社裡彌漫著咖啡濃鬱的香味。頎正出神地看著窗外的雨,有對年輕人拎著手中濕漉漉的雨傘推門而入。兩人一邊笑嘻嘻地替對方擦著頭發上的雨水,一邊找瞭個臨窗的位置坐瞭下來。頎從他們的談話中聽出他倆是附近那所師范學院的學生,於是從吧臺後走出來,微笑地迎瞭上去:“請問兩位想喝點什麼?”男孩有些害羞地看著她說:“我們想要一壺最便宜的綠茶。”頎善解人意地說,“沒關系,今天我給你們打五折。”男孩感激地對她點點頭,和他身邊漂亮的女孩一起笑瞭。頎想起瞭她和丈夫剛剛認識時,也和這對年輕人差不多,從不敢去高檔的餐館吃飯,可那時吃一碗路邊大排檔的餛飩都覺得好香。頎沏瞭一壺碧螺春,拿瞭兩隻杯子給他們端瞭過來。
  
  店裡的顧客漸漸多瞭起來,頎忙著去招呼其他客人瞭。頎留意到這對小情侶一直在角落裡竊竊私語,很是甜蜜。走時,頎隻象征性地收瞭他們10元錢。男孩牽著女孩的手,很真誠地對頎說瞭聲“謝謝”。
  
  一個星期後的一個中午,頎依舊一人守在店裡,有些無聊地翻著幾本時尚雜志。那個憨厚的男孩子滿頭大汗地闖瞭進來,頎抬起頭打瞭個招呼,說:“今天怎麼就你一個人?”男孩徑直走到頎的跟前,隔著吧臺,囁嚅道:“我想求你一件事。”頎有些驚訝地看著他:“求我,什麼事?”男孩漲紅瞭臉,費瞭半天的勁說道:“我們學校放暑假瞭,我想找份工作,你看我能不能留在店裡給你打工?我什麼都會做的。”頎有些為難地看著他說:“你看我這店裡生意也不太好,我一人能忙得過來,暫時也不需要什麼幫手。”男孩失望地轉過身怏怏地走瞭。看著他失落的背影,頎突然在一瞬間改變瞭主意,她叫住瞭男孩:“嗨,你等等,也許我們可以談談。”
  
  頎的店裡從此多瞭一個勤快的男孩。男孩來瞭之後,頎覺得店裡的氣氛活躍多瞭,生意也漸漸好瞭起來。頎負責收銀和沏茶,男孩招呼客人和端茶送點心,他們漸漸有瞭默契。閑暇時,男孩還會和頎一起研究花茶和果茶的配制,在玫瑰花裡配上大槿花、紅佈林、薔薇果、木瓜、山楂果還有紅棗一起沖泡,再加上冰糖和蜂蜜,茶水的顏色鮮艷如玫瑰而且口感極佳,酸中帶甜,令人回味。這道茶推出後,立即受到瞭女性顧客的青睞。頎給它取瞭一個非常好聽的名字,叫“星月玫瑰”。
  
  偶爾,頎的丈夫也會來她的店裡坐坐,更多的時候是忙他自己的事業,他並不在乎頎開的這傢店到底賺不賺錢。頎覺得自己和男孩倒是有瞭很多共同語言,甚至已經是一對好朋友瞭。頎的朋友到她的店裡來喝茶,私下裡常常拿她調侃:“找瞭個這麼帥的男孩給你打工,是不是另有所謀啊?”頎笑罵她們真是無聊。
  
  轉眼間,兩個月的時間過去瞭,男孩的暑假也快結束瞭。趁著早晨打掃衛生的功夫,頎拿出瞭一隻信封,裡面裝著男孩這兩個月的工資。頎打開信封,想瞭想又從抽屜裡多拿瞭兩百元放瞭進去。她沏瞭壺茶,兩人面對面地坐下,頎把信封推給瞭他:“這裡面是你這兩個月的工資,你拿著。”男孩依舊如第一次那樣有些靦腆地看著她,沒有吱聲。“怎麼瞭,嫌我給的少瞭?”頎嗔怪道。“不是不是!”男孩連聲說道。“那你還不快拿著?”“我想以後一直在你這裡幹下去。”“一直在這裡?那你不上學啦?”“我可以下課以後再來幫你幹活,我晚上有時間。”“不行,這會影響你的學業。”頎很堅決地說。男孩有些難過地低下頭:“我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他們把我養大不容易,我不想再讓他們那麼辛苦。我要靠我自己。”頎看到瞭男孩的眼中有淚光在閃動。
  
  男孩回學校之後,頎一人在店裡忙得不可開交,好在男孩每天下瞭課之後都會來幫她。男孩還常常帶同學光顧頎的小店,他們都喜歡上瞭這個環境優雅的茶社,甚至在一起偷偷地談論著美麗端莊的女老板。頎聽著他們爽朗的笑聲,仿佛自己也回到瞭遠去的大學時代。
  
  秋天在不知不覺間悄悄地到瞭,金黃色的梧桐葉落滿瞭寬闊的街道。頎覺得自己每天都過得很開心,連走路時都哼著歌。這天晚上,茶社的生意格外的好,一直到凌晨才打烊。頎關上店裡的燈,拿起包準備回傢時,男孩卻沒有要走的意思。頎催促他早點回去睡覺,第二天一早還要上課。男孩在桌上點起瞭一支彩色的蠟燭,一陣微風吹來,蕩漾起美麗的燭光。男孩從包裡拿出瞭一個相框,然後遞給頎,臉上依舊是憨厚的笑容:“祝你生日快樂!”頎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她忙得已經忘記瞭。頎看著手中的相框,裡面嵌著一張水粉畫,是一個穿著長裙的女人,和自己有幾分相似。“你畫的是我嗎?謝謝,我很喜歡。”
  
  他們關上店門,走瞭出來。夜涼如水,穿著有些單薄的頎不覺打瞭個寒顫。男孩脫下外套披在瞭頎的肩上,然後關切地說:“小心感冒。”頎順手幫男孩理瞭理被風吹亂的頭發。不遠處有輛車向他們駛來,頎看到瞭是丈夫的車。頎說瞭聲“再見”,連忙迎上去,她沒想到這麼晚瞭丈夫還會來接她。打開車門,頎卻發現丈夫面有慍色地抽著煙:“你還知道回傢嗎?”頎奇怪地看著他:“你今天是怎麼瞭?”丈夫一言不發地開著車,車裡的空氣頓時令人窒息。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男孩卻奇怪地失蹤瞭,頎怎麼也聯系不到他,打電話去他的宿舍,總是說他不在。頎不知道究竟發生瞭什麼事,連收錢時都心不在焉。就在她拿起電話又準備打過去時,男孩背著書包走瞭進來。頎正想責備他的不辭而別,男孩接過她手中的托盤幹起活來瞭。頎看著一句話也不說的他,幾次都欲言又止。到瞭晚上打烊時,男孩終於打破瞭沉默,對頎說:“你丈夫去找過我,他讓我不要再在你這裡幹下去,還讓我不要打攪你們的生活。”頎吃驚地看著他,明白發生瞭什麼事。她氣憤地說:“他有什麼權利說這種話?這傢店是我的!”然而無論頎如何挽留,倔強的男孩還是決定離開瞭。
  
  頎又是一人孤獨地守著她的茶社,若有所失。偶爾,頎會看見男孩騎著自行車從店門前飛馳而過的身影。每每這時,頎的心裡總有一絲惆悵,唯有那道“星月玫瑰”能讓頎回味起生命中一段快樂的時光。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