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前衛女孩的婚姻

  青春靚麗的陳芳是個前衛女孩,連搞對象的方式都那麼時髦前衛。要不是年紀大瞭,她才不會急著把自己嫁出去。她和李強是通過參加電視臺的一個《速配男女》節目而相識相戀的,也算是時髦前衛吧。短暫的激情戀愛之後,他們領瞭紅本本兒,那速度之快不亞於當年二戰時期的德國法西斯攻占波蘭。
  
  可沖進圍城之後,他們發現對方的優點在慢慢變小,相反對方的缺點在逐步擴大。他指責她不賢慧,她埋怨他不浪漫;他指責她不尊重婆傢人,她埋怨他沒事業心;他指責她對自己約束太嚴,她埋怨他不會八面玲瓏……他們由小吵發展到大吵,由大吵再升級到動手幹仗,在這吵吵打打中,小夫妻感情的裂痕越扯越寬。
  
  雙方最大的矛盾是在要不要生育下一代的問題上。陳芳一見到鄰居的小孩子就喜歡逗他們玩,而李強則撇撇嘴說:“臟兮兮的,逗什麼逗?”陳芳問他:“那我們結婚以後,你喜歡不喜歡我們的小孩子?”李強說:“這不是廢話嗎?我當然喜歡我們自個兒生的小孩子瞭。”誰能想到,陳芳是故意通過逗鄰傢小孩來試探李強的反應,多次試探的結果讓陳芳失望極瞭。陳芳一心想過的是丁克傢庭,想想二人世界多好啊,沒有那麼多煩瑣的傢務,沒有小孩的拖累,幹凈清爽得很,可以痛痛快快地玩,痛痛快快地睡,也可以瘋狂地工作賺錢,賺許許多多的錢享受生活。陳芳還想到,老瞭以後,就和李強到一個風景怡人的小島無疾而終。陳芳一憧憬自己想象的理想生活就激動不已,可她一跟丈夫講理想,剛開個頭,李強就極不耐煩地說:“打住打住!這話你都講過八百遍瞭。要我說你腦子以前肯定被槍打過,整個一個神經病!”
  
  由於這個最大的內部矛盾沒有解決,導致他們在行房時也別別扭扭。陳芳堅持要李強戴安全套,他堅決不戴,說影響快感。她說你不戴我就不讓你進,李強嘆口氣,隻好妥協瞭。他想起一次他堅決不戴套進行瞭無比困難的婚內強奸,導致陳芳在他的親朋面前就此事大肆辱罵,讓他羞愧極瞭。這以後在過夫妻生活時,李強隻能聽命於妻子的安排。
  
  不知是安全套有漏洞,還是吃的速效避孕藥不管用,總之,陳芳不想發生的事還是發生瞭。那天,陳芳硬拖著李強到迪廳跳舞減肥。她一邊跳,一邊埋怨李強的動作協調能力太差,老踩她的腳。突然,有個醉鬼往她身上一撞,把她撞倒瞭。這一撞不打緊,陳芳直嚷肚子痛。李強趕緊扶她到醫院,醫生一檢查笑瞭,說:“恭喜,你已經有瞭5個月的身孕。”李強是大喜過望,心裡道:我說陳芳這段一直吵吵說體重增瞭,原來是懷上瞭寶寶。陳芳卻是一臉的追悔莫及,直用雙手拍打腹部,嚇得李強趕忙去抓她的手,把個老醫生看得一愣一愣的。
  
  回到傢裡,李強安慰說:“想開點吧,這世上有那麼多的不孕傢庭在為不能實現生兒育女之夢想而焦慮萬分,他們不惜上當受騙尋醫問藥散盡傢財,結果還是生不出來,真是莫大的人生遺憾哪!而你我千方百計避免懷孕,可送子觀音愣要往咱傢裡鉆,擋都擋不住呀!懷孕這麼久,你竟然連一點嘔呀吐呀的妊娠反應都沒有,還有,就你這風風火火愛鬧愛跳的性格,愣沒把咱孩子蹦達掉。醫生不是說過嗎?胎兒不僅發育正常,而且在一些生命指數上甚至還高於同孕期胎兒呢!媳婦你的身體素質太棒瞭,把經驗老道的婦科大夫都震蒙瞭。我求求你,暫時不要上班瞭,以後孩子生下來做全職太太也行,我一個人掙薪水完全能把你們娘倆養得好好的。”
  
  李強把上級剛剛頒發給他的科長任命書拿給陳芳看,繼續說道:“你老埋怨我在單位不會來事兒,這不,我憑著勤奮,5年之內就坐上瞭科長的位子,這下你該不會小瞧我瞭吧?你隻要踏踏實實地做好後勤工作,生兒養傢,我保證還不出5年,局長夫人的稱號非你莫屬!”原來夫妻關系破裂得差不多瞭,可突然到來的懷孕喜事一下子就改善瞭夫妻關系,使李強對媳婦的態度好得不得瞭。
  
  李強說瞭一大堆寬心話,還真把陳芳說得有些心動。第二天早晨,李強怕她反悔,又繼續說好聽話。陳芳說:“好瞭好瞭,你上班去吧。我答應你,不工作瞭,在傢專心保養孩子。從今往後,你可要聽我的話喲!”“尊命,夫人!”李強樂滋滋地上班去瞭。
  
  當瞭科長的李強工作更加繁忙,常常顧不得在傢吃飯睡覺。不過再忙,他也要抽空給傢裡打個電話,向陳芳及腹中的寶寶道聲祝福。
  
  因工作需要,有個到國外考察項目的機會擺在李強面前。他非常珍惜這個機會,可又擔心傢裡的陳芳,就征求她的意見。
  
  “把我也帶去吧,我做夢都想著去歐洲玩。”陳芳摟著李強的脖子撒嬌道。“別鬧瞭,我是去工作,不是旅遊,怎能帶傢屬呢?況且你挺著個大肚子,生到國外可麻煩瞭。”“那不更好?最好生在法國,兒子生下來就是法國國籍,多浪漫的事呀!你可是親口答應過的,我提出的任何要求你都會滿足我。”“別的我都可以滿足你,就這一項不行。行瞭別鬧瞭,在傢乖乖的吧,我會時常給你打電話的。一個月很快就會過去的,我一定從國外給你帶好多禮物回來。”
  
  李強匆匆地走瞭,留下滿肚子不高興的陳芳。平時在傢呆著,她都高興不起來,丈夫這一出國,她更是倍覺冷清。
  
  這天,她打車來到酒吧消遣。看著舞池裡激情扭動的紅男綠女,她撫著隆起的腹部嘆一口氣,強行把要跳勁舞的欲望壓制下去。她一杯接一杯地喝酒,雖然喝酒對孕婦也是極為不宜的,但她早顧不上這些禁忌瞭。她越喝越覺得自己是這世上最苦悶的女人,特別想找個人把肚裡的苦水一古腦兒傾吐出來。
  
  這人說來就到。他叫張陽,是這傢酒吧的老板,也是陳芳從前眾多男友中的一個。他走到陳芳跟前說:“這位太太,你喝得太多……”話沒說完,陳芳果然就把一肚子難聞至極的嘔吐物噴得張陽滿臉都是。張陽正要發作,卻沒有發出來。陳芳雖然醉得不輕,也知自己做瞭錯事,正要道歉,張陽說:“不必瞭,說道歉就不是你的風格瞭。我終於認出你來瞭,你不是陳芳嘛!怎麼老成這樣,一臉的妊娠斑,再看你那肚子……”
  
  一聽“肚子”,陳芳就十分的懊惱。歐洲旅遊未遂,罪責就在肚子。當下,她和張陽進瞭一個雅間,把她結婚以來所遭受的種種所謂委屈給前男友張陽訴說瞭個夠。張陽耐心地傾聽,時不時地還拍大腿為她鳴不平。陳芳也就越說越來勁,不知不覺,東方已白。
  
  陳芳說得舌頭都不聽自己使喚瞭,她太暢快淋漓瞭,好久都沒有這樣痛快過。張陽在旁煽風點火:“你在傢挺著肚子活受罪,你老公說不定正在國外摟著洋妞睡大覺呢!你一向要強慣瞭,怎麼能受這種委屈!”氣得陳芳咬牙切齒:“我非把這孩子打掉不可!”“對!打掉孩子。咱不痛快,也不能讓那狗日的李強痛快!”見激將法起瞭作用,張陽心裡暗暗得意。
  
  到瞭醫院門口,陳芳酒醒得差不多瞭。想想丈夫平時對自己還可以,胎兒也養得挺好,前來墮胎是不是沖動瞭?可張陽不依不饒:“你一向以前衛大膽自居,怎麼做事還猶猶豫豫呢?噢,你是擔心墮瞭胎你丈夫不要你是吧?他不要我要啊!這些年我一直獨身,就是為瞭重新得到你呀!你的‘丁克’思想李強不理解我理解,咱倆結婚後我保證一切都聽你的。我擁有11傢歌舞廳,資產過千萬,那窮科長跟我有得比嗎?當斷不斷,有你後悔的時候!”
  
  自從知道自己懷孕,墮胎的想法就常常閃過陳芳腦際。她害怕分娩的陣痛,即使有無痛分娩法,她也無法承受養育的重任。她曾對李強說,想拒絕哺乳以早日恢復自己的魔鬼身材,李強當即就火瞭。她堅持“牛奶喂嬰”不罷休,李強不想吵瞭,就說等孩子生下再說吧。她知道這是丈夫的緩兵之計,感到很傷心,認為丈夫愛孩子勝過愛自己,自己在他眼裡不過是生孩子的機器!
  
  現在有瞭張陽做後盾給她撐腰,她是豁出去瞭。醫生不解地問:“孩子養得好好的,為什麼要墮胎呢?”“因為……”陳芳不知該怎麼說,張陽卻接口說:“因為我身為她的丈夫,卻不是這孩子的生身父親!”醫生看瞭看張陽,又看瞭看陳芳,搖搖頭說:“真不知道你們年輕人到底都做瞭些啥!隻是你已懷孕7個月,引產將是十分危險的事……”張陽連忙說:“大夫,我們信得過你,引產手術一定會成功!”說著,塞給醫生一個不薄的紅包。“那麼,你們真想好瞭做流產手術?”陳芳張張嘴想說什麼,張陽在後面使勁掐她一把,替她說道:“我們完全自願,您就大膽地做吧。”醫生無可奈何地點瞭點頭。待張陽在傢屬欄內以丈夫的名義簽上字後,滿臉淚水的陳芳被推進瞭手術室。
  
  陳芳想不到做流產手術也是這樣的痛苦無比,霎那間,她後悔瞭,然而那血肉模糊的一團已脫離瞭她的身軀,被掏空的恐怖感覺籠罩全身。
  
  半個月後李強從國外回來,得知自己的孩子沒瞭,氣得精神幾乎崩潰,他毫不猶豫地同陳芳離瞭婚。
  
  被掃地出門的陳芳來投奔張陽。張陽撕掉偽裝的面具,對她道明誘她墮胎的真實目的:當年他癡情於性感迷人前衛時尚的陳芳,狠心拋棄相戀8年的女友而極力追求還是單身的她,可陳芳始終對他若即若離。他不甘心,為她花費大量金錢,連學業也荒廢瞭,總算換來瞭同居一星期。當他進一步提出結婚要求時,前衛的陳芳卻與他拜拜,轉身投向他人的懷抱。竹籃打水一場空的張陽發誓要報復她。
  
  “哈哈!看著你傢破人亡,我的仇總算報瞭!你這個掃帚星,不願下蛋的破爛貨,誰娶瞭你誰倒黴!我說對瞭吧?有你後悔的時候!哈哈哈……”張陽得意地狂笑,陳芳心如死灰。
  
  陳芳的噩夢還沒有做完,孤苦伶仃的她不久就被警察帶上瞭法庭,她因涉嫌與張陽合夥殺害胎兒,被李強告到瞭法院,等待她的將是法律與道德的雙重審判。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