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撞車以後

  初夏時分,來玉玉的男朋友大梁買瞭輛小轎車,是最新款式的黑色“別克”。自從有瞭這輛私傢車,二人下瞭班就上大街練車、飆車,真是酷極瞭。
  
  周日,玉玉和大梁上街買東西,將車停在瞭馬路邊。從商店出來,玉玉口渴,讓大梁去買雪糕,她自己慢慢悠悠地往回走。當她走到“別克”車前,猛地發現前擋風玻璃上貼著張紙片片,玉玉的心就“忽悠”瞭一下,心想:是違章停車瞭?天哪!這可要扣分、罰款的。她將紙片片揭瞭下來,一看不是交通管理員貼的,下面寫的是個陌生人的名字。是誰想存心嚇唬嚇唬我們,搞惡作劇?無聊!可是一看紙片上的內容,玉玉又焦急起來。原來有人把他們的車給撞瞭,紙片上面寫道:“77988號車主,對不起,剛才我倒車時,不小心將您的車剮瞭下。因為我有急事要走,特留下此條,請您回來後及時與我聯系,我將賠償您的損失。我的手機號碼是……。玉玉來不及看完,心痛那輛新車,就仔仔細細地查看起來,看瞭半天,沒發現什麼地方被撞壞,她才松瞭口氣。這時,大梁手托著雪糕回來瞭,見玉玉滿頭是汗,問:“你傻樂什麼吶?”
  
  玉玉就將那紙片遞給大梁看,說:“我查過瞭,沒地方被撞壞。”
  
  大梁繞著“別克”前後左右地查看瞭一遍,在前保險杠處,發現瞭一點點被撞的痕跡,不細心根本就看不出來。這時,他沒好氣地說:“他媽的,和咱們開這樣的玩笑,累不累呀!”
  
  玉玉也說:“這人的腦子進水瞭,十有八九有毛病。人傢撞瞭車,逃都來不及,他倒好,主動上門要求賠,而且就這麼一丁點兒。”
  
  大梁拿著那張紙片,卻沉思起來瞭。
  
  “傻帽兒,想什麼吶?”
  
  大梁笑著說:“他給咱們開玩笑,咱們就來個假戲真唱,給他打電話,看他是不是真給我們賠錢兒。”說著,他真的撥通瞭對方的手機。沒想到,嗨,真有人接聽,而且一聽說是這事兒,立馬就痛快地承認瞭,要大梁約個時間面談。
  
  大梁傻瞭,玉玉也張大嘴巴說不出話來。天底下真有這等“傻蛋”呀!
  
  晚上,雙方在“美美咖啡廳”見瞭面。對方是個身材不高的男子,約三十多歲,臉黑黑的,自我介紹姓金,叫金雪山,在外資企業工作。他人長得不太精神,說起話來倒是很痛快,開門見山就問賠多少。大梁眼珠子一轉,伸出三個手指頭。金雪山點點頭說:“行,三百就三百。”
  
  “NO!”大梁搖搖頭,說,“三千。”
  
  金雪山深感意外,試探地問:“梁先生,您說多少?”
  
  大梁裝得鄭重其事地說:“金先生,你要知道,我這可是新車呀。如果是舊車,咱們怎麼都好說。新車就像是個處女,還沒‘開苞’呢,所以,這賠償的價格……”
  
  玉玉聽大梁這麼說,感到臉上一陣陣發燒。他怎麼能將車子和處女相提並論呀?這是哪兒跟哪兒呀!
  
  金雪山還想說什麼,可大梁已經閉起瞭眼睛。金雪山看瞭看玉玉,玉玉不好意思地低下頭。金雪山輕輕地嘆瞭口氣說:“那好,請等我一下。”說罷,站起身就往外走。
  
  大梁“噌”地也站起,問:“你幹什麼去?”
  
  金雪山聳聳肩,說:“我去取錢給您呀。”
  
  大梁要跟著金雪山去,被玉玉一把拉住。
  
  大梁犯急:“他要是溜瞭怎麼辦?”
  
  玉玉說:“你別門縫裡看人,獅子大開口,你也忒黑瞭點!”
  
  “傻妞兒,這叫該出手時就出手,機不可失。”
  
  大梁果然如願以償,白白地揀瞭三千塊錢。那塊被撞的道道,他什麼也沒做,可這事兒卻讓玉玉的心裡激起瞭一層層的波瀾,又像被烙鐵燙瞭似的,久久地留在心頭無法抹去。
  
  這天,玉玉忍不住給金雪山打瞭個電話。她怎麼琢磨也不明白,金雪山為什麼沒事找事,還這樣好說話,白白地送給大梁三千元!電話通瞭,金雪山已經想不起玉玉是誰瞭。玉玉把撞車的事兒說瞭一遍,金雪山這才想起來,就在電話那邊笑瞭起來,說這事兒沒什麼奇怪的,自己在德國工作和生活瞭多年,在德國,如果兩個人因為碰撞發生瞭磨擦,一般都是這樣處理的。如果對方不在場,就給對方留下聯系的電話,這是做人最起碼的素質。
  
  玉玉本來想說你給的錢太多瞭,話到嘴邊她還是忍住瞭。
  
  打那天起,玉玉就對大梁有瞭一種說不出來的反感。大梁一天能給她打七七四十九個電話,一會兒問她在哪兒吃飯?一會兒問她怎麼車子也不練瞭?一會兒又問她什麼時候去領結婚證?玉玉總能找出理由來,有意無意地回避他。
  
  時光荏苒,一忽兒就到瞭深秋季節。玉玉雖然和大梁領瞭結婚證。可兩人若即若離,結婚日期始終定不下來。這天,又是個周末,二人在飯店吃完飯,大梁提議去跳舞。玉玉說我還得準備考試呢,大梁說也不在乎這麼點時間呀。玉玉不幹,說跳舞也跳不出成績來。大梁說好好好,咱們各奔東西。於是大梁打的直奔舞場,玉玉則開著那輛“別克”回傢去。
  
  路燈已經亮瞭,路上的行人車輛也少瞭,在一個十字路口趕上瞭紅燈,玉玉就把車停下。她剛停下車,就聽到有人“砰砰砰”地在拍打車的後窗玻璃。玉玉扭頭一看,車外有個人正急急地沖她擺手,嘴裡“哇哇哇”地不知在說什麼。玉玉一樂,啞巴呀?他有什麼事兒?看他那副猴急的樣子,莫不是自己的車子出瞭問題?玉玉就下車查看。誰知,她剛下車,就瞥見有個人影“呼”地拉開瞭車的右前門。玉玉明白瞭,這是報紙上登瞭多少次的搶劫呀。她的心“咚”的一下子沉瞭,冷汗也冒瞭出來。為什麼?因為她的手提包就放在右前座,包裡有公司的一萬多元現金,還有大量的票據。她什麼也不顧瞭,回轉身就去抓那個搶劫犯。那人先下手為強,掄起一截木棍,“砰”地砸在玉玉的腦袋上,玉玉頓時感到眼前金星亂冒。
  
  那兩個搶劫犯拿著玉玉的東西,合騎一輛自行車急急地往右轉彎跑瞭,玉玉感到絕望瞭。可就在這時,她突然看到有輛汽車“嗖”地從自己的右前方竄瞭出去,沿著馬路向右拐去,沖向那兩個劫匪。玉玉遠遠地看到那輛汽車越過瞭機動車道,在非機動車道上,將那輛馱著兩個劫匪的自行車給撞飛瞭,然後,駕車的司機沖出駕駛室,將那兩個劫匪死死地摁在瞭地上……
  
  一切都發生在短短的幾十秒鐘之內,就像是看一場動作電影。當玉玉接過自己的手提包時,還好像在夢中。(www.rensheng5.com)這時警察趕來瞭,現場進行詢問。玉玉說瞭過程,警察又要那個路見不平的英雄說說,玉玉這時才細細地看瞭那人一眼。這一看她愣住瞭,又是金雪山!她回頭看看他的轎車,因為撞擊,他轎車的引擎蓋已經變形。看到此,玉玉的汗水在“滋滋滋”地冒出來,她知道,這必須要去修理的,沒有大幾千塊錢是拿不下來的。
  
  金雪山也認出瞭玉玉,隻是叫不出她的名字,笑著說:“原來是你呀,這真是有緣分。”
  
  警察詢問完後,將那兩個歹徒帶走瞭。金雪山看看自己的車,直發愣。
  
  玉玉上前一步,囁嚅地說:“金先生,咱們說說賠償的事兒吧……”
  
  金雪山的車是“大奔”,他伸出瞭右手,叉開五個手指。玉玉暗暗叫苦,她明白,這車雖然不是她撞的,可人傢是為瞭她才撞的,根據《民法通則》的規定,她也得承擔公平賠償的責任。這可好,被金雪山逮著瞭,一開口就是五千塊!
  
  玉玉說:“我賠。但我身邊沒帶五千,我給您留下個電話,對不起瞭,明天我把錢給您送去。”
  
  金雪山搖搖頭說:“誰說要五千?我隻要你賠五十塊錢。”
  
  “五十?”
  
  “是啊。我是為你損失的,你總得賠我一點,意思意思吧。”
  
  這下子,玉玉倒感到不好意思瞭,她吶吶地說:“你這人真夠意思的!”玉玉真的很感動,誠摯地對他說:“你要是願意,咱們交個朋友吧,希望你能出席我的婚禮。”
  
  後來,金雪山真的出席瞭玉玉的婚禮,不過他不是以朋友的身份去祝賀的,而是以新郎的身份出現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