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張大帥的幹爹

  東北王張大帥張作霖,小名老疙瘩。他十四歲時,其父張有財因賭債被仇殺。流浪的他被車馬店的老板趙四海收做義子,趙四海後來又把獨生女嫁給他。
  
  趙四海是個老桿子,腳踩黑白兩隻船。老疙瘩在他的調教下,從響馬起傢爬上瞭奉天督軍、東三省巡閱使、中華民國陸軍大元帥的寶座。
  
  老疙瘩發跡後還算有孝心,把恩公、幹爹、泰山集於一身的趙四海接到奉天府享清福。他對幹爹說:“孩兒有今天,不敢忘幹爹的恩情,幹爹要吃啥玩啥盡管說,你要月亮,我不敢摘星星。”樂得幹爹連道:“中、中、中,我沒有白疼你老疙瘩一場。”
  
  有一天,幹爹對侍候他的馬弁說:“今天你上街給我整一、兩個鱉來吃。”馬弁心裡罵道:“娘希匹,七十多歲的老東西還不正經。”馬弁盡管心裡罵著,還是到蘭翠樓找瞭兩個妓女來。馬弁告訴幹爹,匹整回來瞭怎麼安置?幹爹說:“還啥子安置?快去殺呀!先(心)整個紅燒吃,餘下的燉湯。”馬弁一聽,心裡格登一下,大氣不敢出:難道這老土匪吃人肉還有講究,心紅燒,肉燉湯。馬弁是張大帥的衛士,雖然打過仗,殺過人,但挖活人心還膽怯,他正犯難時,老疙瘩看幹爹來瞭,馬弁壯著膽子把事情的經過向大帥報告。大帥哈哈大笑:“你他媽巴子的搞錯瞭,我們遼西人說的鱉不是你們浙江人說的匹,鱉就是甲魚呀!”
  
  晚上老疙瘩派車接幹爹去看軍隊籃球比賽,他知道幹爹在遼西老傢沒見過籃球賽,讓幹爹樂呵樂呵,開開眼界。球賽開始後,幹爹發話瞭:“老疙瘩,你這個大帥裝哪門子窮,讓十幾個娃去搶一個球怪寒磣的,每個人發一個不行嗎?”
  
  幹爹對搶球沒興趣,提出要去洗澡,老疙瘩叫人開車把幹爹送進瞭澡堂。澡堂老板得知是大帥的幹爹光臨哪敢怠慢,把他安排在專供達官貴人洗浴的單間,接著又送來瞭一條新毛巾,一塊香皂,一瓶雪花膏,馬弁在門口候著。沒過幾分鐘,幹爹就喊馬弁進去,他說:“那香噴噴的東西挺好,再向老板要兩個來。”馬弁格登一下,思忖著,一塊肥皂夠大象洗個澡,老東西怎麼……馬弁不敢細問,隻好去老板那裡要瞭兩塊香皂和兩瓶雪花膏送進瞭浴室。回去的路上,幹爹嚷著車開快些,肚子難受,且不停地打著香噴噴的飽嗝。這時馬弁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土老鱉把香皂和雪花膏當糕點吃瞭。馬弁怕出事,要幹爹看醫生,幹爹死活不肯,說不要緊,是老毛病犯瞭,自己帶瞭藥放在住處。到瞭住處,他找出自己抽的鴉片,弄瞭一點吞進肚裡,還真邪乎,第二天他啥事都沒有。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