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馬戲團老虎報仇

  梅烈15歲那年遭大難,母親被鎮長強奸後自盡,不久自己亦遭鎮長強暴。父親忍無可忍去找鎮長拼命又被打成重傷至死。幼小的梅烈心懷血海深仇,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從此,她隱姓埋名,流落江湖。
  
  鎮長名叫鄧愛福,因身矮頭禿得瞭個綽號叫“鄧矮禿”。他為人處世一向心狠手辣,靠一幫狐朋狗友替他打殺,混瞭個扶安鎮鎮長當。時逢抗日戰爭爆發,他見風使舵,不久便投靠日本人,成瞭鐵桿漢奸。他依仗日本人的勢力,變本加厲欺壓百姓,橫行鄉裡,百姓對他早已切齒痛恨,誓欲除奸滅害。但是談何容易,鄧矮禿自知仇傢太多,故而防范極嚴,出門有保鏢,進門設崗哨。想要除掉他,誰能辦得到?
  
  這天是鄧矮禿娶八姨太的喜慶日子,婚典設在扶安鎮大戲院,鄧傢特意從外地請來馬戲團演出。馬戲團裡有位靚麗的姑娘,名叫仇應雪,別看她長得花朵一般美麗,卻是一名敢與猛獸戲耍的馴獸師。她表演的馬戲中,有個驚險節目叫“虎口探險”。演出時,仇應雪用指揮棒示意老虎張開嘴,她兩手掰住虎嘴巴,然後將自己的腦袋伸進虎口裡,半分鐘後方退出來。這個名不見經傳的馬戲團,因為有此驚險刺激的節目而名揚千裡。
  
  此時,鄧矮禿的婚典已近尾聲,戲臺上正在演出那幕壓軸戲——虎口探險。在五彩繽紛的華燈照耀下,隻見馴獸師仇應雪兩手掰住虎嘴,與此同時,她將腦袋慢慢地伸進虎口裡,約莫半分鐘過後,方將腦袋從虎口裡退出來。滿堂觀眾先是心驚膽戰,繼而掌聲擂鼓似的響起來。仇應雪面帶微笑,在臺前轉瞭一圈躬身致謝,然後抱拳莞爾一笑,說:“各位看官,剛才小女子有驚無險,如果哪位感興趣、有膽量的話,不妨上臺一試,我保證他的安全。”
  
  臺下一陣躁動,大傢交頭接耳地議論,卻無人敢上臺冒這個險。這時,坐在前排婚席上的鄧矮禿忍耐不住瞭,一個箭步跨上臺,來到仇應雪面前,兩眼色迷迷地盯住她,忽而面露疑色問道:“看你有些面熟,你叫什麼名字?”仇應雪師父、馬戲團老板仇保玖一聽,慌忙上前介紹道:“鄧鎮長,她是我閨女仇應雪。小女不懂事,怎敢讓鎮長大人來試虎口呢?”
  
  鄧矮禿搔瞭搔雪梨般的光頭,趾高氣揚地道:“笑話!本鎮長是從刀山火海中闖過來的人,什麼驚險場面未遇過?我堂堂一個大老爺,難道還不如你傢小妞的膽量大嗎!不過我有個條件……”說著,他又將色狼似的雙眼盯住仇應雪。
  
  仇保玖笑著問道:“鎮長有何條件?請講出來。”
  
  鄧矮禿笑瞇瞇地道:“仇老板,我看你父女跑江湖夠辛苦的,不如我們結為親傢,讓你們享清福可好?”
  
  仇保玖問:“鎮長此話怎講?”
  
  鄧矮禿毫不遮掩道:“我若敢虎口探險,你就把仇小姐嫁給我當九姨太!”
  
  “這個……”仇保玖不知如何回答。
  
  仇應雪在一邊落落大方地道:“承蒙鎮長大人看得起小女子,你提的條件我同意。但口說無憑,你若誠心的話就立個字據,我與你簽約,你如果真敢虎口一試,我就是你的人;萬一出現意外,則與我和馬戲團無關。”
  
  鄧矮禿色迷心竅,當場立瞭字據畫瞭押,並請前來觀看演出的縣參議員尤正義作為公證人。
  
  鄧矮禿神氣活現地來到老虎跟前,仇應雪手舞指揮棒一點,老虎乖巧地張開嘴巴。這時,鄧矮禿一見老虎的血盆大口,頓時有些畏懼起來。仇應雪悄悄地對他說:“鎮長大人請放心,這隻虎隨我在各地演出多年,非常溫順聽話,從未出過差錯。你大膽地把頭伸進去,不要亂動,聽我口令,叫你退出你方能退出,我保證你平安無事。”
  
  鄧矮禿聽她這麼一說,膽子也就大起來,說:“美人呀,為瞭娶到你,我就冒這個險,到時你別反悔啊!”說畢,他硬著頭皮將圓溜溜的腦袋伸進虎口裡……
  
  這時,掌聲雷鳴般響起……不知什麼緣故,突然,老虎獸性大發,嘴巴一動就咬起來。瞬間,臺下所有的觀眾都瞪大眼睛嚇懵瞭。隻聽老虎嘴裡“咔嚓咔嚓”幾聲響,鄧矮禿那個肉球似的腦瓜,頃刻間被嚼得腦漿噴出。
  
  “哎呀!不得瞭啦!老虎吃人瞭!快逃啊!”大戲院頓時亂成一團,喊的喊跑的跑。鄧矮禿傢人和保鏢們先是哭爹叫娘地恐慌而逃,繼而從驚駭中醒悟過來,不顧一切地跑回來,將仇應雪擒住。
  
  這時,公證人尤正義見出瞭人命案,手持畫押證書,一個箭步跨上臺。他先觀察從虎口中奪下來的死者,發現鄧矮禿下巴有個刀口,刀口上的血痂已被揭去,鮮血淋漓。很顯然,這塊刀疤傷口是鄧矮禿打扮新郎時,刮胡子刮破的。再看馴獸師仇應雪,她好像大功告成的樣子,不但不驚慌失措,反而鎮定自若。尤正義略加思索,便知道是怎麼回事瞭。他上前一步問仇應雪:“老虎在什麼樣情況下才會出現反常?”
  
  仇應雪愣瞭一下,囁嚅著:“這個……我也不清楚。”
  
  尤正義又看瞭一眼仇應雪,緩緩地說:“我曾聽過一個國外故事,說是有一位馴獸師,在表演前刮胡子刮破臉皮,(www.rensheng5.com)結果表演時老虎聞到血腥味,便獸性大發,咬死瞭馴獸師。”
  
  尤正義這麼一說,仇應雪緊張起來,結結巴巴道:“這……這個故事,我從未聽、聽說過。今天的事,有約在先,全憑先生公證瞭。”
  
  尤正義沒有直接回答仇應雪,自顧蹲下身去,用手一指鄧矮禿下巴的刀口,對鄧傢人說:“老虎是因為聞到鄧鎮長下巴的血腥味,所以才……這起人命案與馴獸師無關,怪隻怪鄧鎮長自己不小心刮破瞭下巴。再說有約在先……”說著,他將公證書亮給大傢看。
  
  鄧矮禿傢人和保鏢們,聽瞭尤正義的這般解說,又看瞭看公證書,不好再表示異議,隻得放走瞭仇應雪……
  
  新中國成立後,在一次國慶節聯歡會上,仇應雪與尤正義在扶安鎮大戲院偶爾相會。當年的馴獸師仇應雪已恢復原名梅烈,時任鎮婦女幹部,而這時的尤正義已是縣政協領導。梅烈見到尤正義,竟“撲通”一聲跪在他的面前,激動地說:“謝先生當年救命之恩!”
  
  尤正義慌忙上前,將梅烈扶起,說:“那時我雖是偽政府的參議員,可我也是一名愛國愛民之士啊!我對血債累累的鄧矮禿那樣的漢奸也是恨之入骨,早想除掉他,卻手無縛雞之力,你借老虎之口除掉他,豈不大快人心!為瞭你當時的安全,我靈機一動,編出一個外國馴獸師刮破臉皮,被老虎咬死的故事,目的是蒙騙鄧矮禿傢人而使你脫身。”
  
  “多虧你編的故事,多虧你作證,否則我就是插翅也飛不出去啊!”
  
  “其實,那天我看到鄧矮禿下巴的刀口已結成血痂,沒瞭血腥味,所以,時至今日我仍不明白,那隻飼養多年、馴教有方的老虎,為何突然獸性大發將他咬死呢?”
  
  梅烈見問,莞爾一笑,道出其中原委——
  
  原來,梅烈被鄧矮禿害得傢破人亡之後流落街頭,好心的馬戲團老板仇保玖收她為義女,並把她培養成馴獸師。她每時每刻都想著報仇雪恨,可無機會下手。那天鄧矮禿大慶婚典,正好邀他們的馬戲團去演出。於是,她在義父的支持下想出瞭虎口除奸之計。梅烈深知鄧矮禿好色,為誘他上鉤而獻上“美人計”。當鄧矮禿頭入虎口之時,梅烈順手用指甲揭去他的血痂,使鮮血流出潤到虎舌上。老虎聞到血腥味,突然獸性大發,當場咬死鄧矮禿。
  
  尤正義聽後,連連驚嘆道:“妙哉!妙哉!窈窕淑女,竟能想出虎口除奸的絕招。真乃女中豪傑也!”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