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為老師征婚

  東川市第四中學語文老師蘇月,是高一(7)班班主任,三十多歲,人長得很漂亮,語文也教得不錯。可她平常總是一臉嚴肅,對學生要求極嚴格,所以班上的學生們暗地裡給她起瞭個外號“母夜叉”。
  
  這天晚上,她正在院子裡納涼,發現地上有一張報紙,就順手拿起看瞭起來。翻著翻著,中縫裡的一則征婚啟事吸引瞭她。征婚啟事是這樣寫的:某女,32歲,本科學歷,在國傢事業單位工作,溫柔大方,身高適中,美麗善良,且愛好文學,迄今在各類雜志上發表文章數十萬字。覓真誠善良,年齡35—40歲,性格相貌相當的男士為侶。有意者來信、照片請寄東川市第四中學高一(7)班陳琪格收轉。
  
  看完征婚啟事,蘇月嚇瞭一大跳。陳琪格不就是她班上的學生嗎?挺漂亮的一個女孩,性格活潑,成績也不錯。她到底給誰征婚呢?她姐姐?沒聽說她有姐姐呀!幫別人?為什麼她是聯系人呢?她到底是給誰征婚呢?
  
  這個晚上,蘇月沒睡好,這個問題折磨瞭她一夜,她決定第二天到學校向陳琪格問個明白。
  
  第二天一早早讀時,還沒走進教室,就聽見一片吵鬧聲,尤其是陳琪格正在大聲嚷嚷。一見她進來,大傢全閉瞭嘴,大聲朗讀起課文來。蘇月心裡又好氣又好笑。前一段時間,她因為肝病住瞭院,那群孩子還挺有孝心的,經常來看她。尤其是陳琪格,隔三岔五還從她爸的酒店裡帶些魚肉來改善她的生活,隻不過肝病不宜吃大魚大肉,她才罷休。如今出瞭院,還沒幾天,他們就無法無天瞭。
  
  下午第一節課時,蘇月正在辦公室批改作業,在一旁翻報紙的餘老師拿著一張報紙走瞭過來,指著中縫說:“蘇老師,這陳琪格好像是你們班的吧?怎麼搞起征婚來瞭?是不是哪個中介公司的‘托’呀?”旁邊教政治的程老師聽見,接過報紙一看,皺著眉頭說:“說不定真是個‘托’呢。中午的《今日說法》看沒?就是說這個的。等人傢跟她聯系瞭,就假裝相處一陣子,讓對方給她買這個買那個,中介公司還要收一定的中介費;等人傢花瞭一大筆錢後,馬上就銷聲匿跡,自己還能從中介費裡得到不少‘勞苦費’呢!那個陳琪格人長得那麼漂亮,打扮一下冒充成年人沒人不相信,當這種‘托’最合適瞭!”聽著這些老師的議論,蘇月更加心慌意亂,恨不得馬上找陳琪格問個明白。
  
  到瞭下午課外活動時間,蘇月便去班上找陳琪格。進瞭門,隻見陳琪格幾個人圍在一起正興高采烈地說著什麼。蘇月悄悄走到他們後面,想聽聽他們說什麼。隻聽武羽強說:“陳琪格,到今天一共收到多少信瞭?”“哎呀,可多瞭。”陳琪格舉起手中厚厚的一沓信說,“怎麼也有七八十封吧!我今天去收發室取信,王大爺邊遞給我信邊嘀咕:‘這丫頭,怎麼跟政府的信訪工作者一樣!’”大傢全笑瞭起來,武羽強邊笑邊說:“哎呀,才兩天就收到這麼多信,看來……”他一抬頭,看見蘇月正看著他們,嚇瞭一跳,叫瞭一聲“蘇老師”,大傢這才發現蘇老師已經聽他們說話好久瞭,一個個縮頭伸舌,溜到自己的座位上。
  
  蘇月走到陳琪格面前,伸出手對她說:“把信給我。”陳琪格慌忙將手中的信塞到抽屜裡,強笑著說:“什、什麼信?老師,你看錯瞭吧?”“你緊張什麼?怕是和報紙上登的征婚啟事有關系吧?”
  
  陳琪格大驚:“老師,報紙上的征婚啟事您看啦?您別誤會,那是……咳,老師,您別問瞭,您放心,我們絕對沒幹什麼壞事。”
  
  蘇月搖搖頭說:“我能信嗎?我住瞭段時間的醫院,看看把你們都放縱成什麼樣瞭?尤其是你!我不管你們幹好事還是幹壞事,快把信給我看看。”
  
  陳琪格一下子強硬起來:“老師,這是我的信,你看,”她把信拿出來,“這上面明明白白寫著我的名字——東川市第四中學高一(7)班陳琪格收。您如果非要看這些信,您就侵犯瞭我的隱私權,這、這可是違法的!”
  
  教室裡一下子安靜下來,同學們都看著蘇老師,不知她聽瞭這話會有什麼反應。
  
  蘇月愣住瞭。半晌,她嘆瞭口氣,離開瞭教室。
  
  晚自習課時,蘇月走進辦公室,準備批改作業。她忽然看見桌子上端端正正放著一疊信,信下還壓著一張紙。蘇月抽出那張紙,一行清秀的字映入眼簾:
  
  “老師,對不起,這幾天的事一定弄得您又疑惑又生氣吧?您別急,聽我們慢慢告訴您事情的來龍去脈。前些日子,您生病住院瞭,我們就琢磨著給您找一位心上人,這樣他就可以照顧您的飲食起居。可到底怎麼給您找呢?貿然的給您介紹?還是等到您自己找一位?我們想瞭好幾種方案都不理想,後來就想到登征婚啟事。可我們不敢寫您的地址您的條件,因為如果您無意中看到征婚啟事,會想到是我們幹的,如果那樣,您一定不會同意的。所以我們就編瞭一段話,等有瞭回信再從中選擇合適的人選告訴他真實情況,相信總會有一個‘有志之士’同意的。聯系人就寫瞭陳琪格,沒想到卻讓您誤會瞭。現在,我們已把事情鬧大瞭,陳琪格的爸媽也看瞭征婚啟事,以為她是哪個婚介公司的‘托’,把她收拾瞭一頓。眼看事情越鬧越大,我們隻好老老實實交代,請您原諒。老師,您別生氣,您確實該想想自己的個人問題瞭。我們回信後,一共有17位應征者贊同我們的做法,願意和您交往,您好好看看,行不行?”
  
  底下是全班58位同學的簽名。
  
  蘇月看著這封信,眼睛濕潤瞭,半天不知該說什麼,最後把信裝進瞭包中。
  
  第二天,蘇月走進教室,笑吟吟地對大傢說:“同學們,我原諒你們瞭。”同學們一聽,頓時歡呼雀躍。蘇月接著說:“既然大傢如此盛情,我也不是不識抬舉之人,可是——”她頓瞭一頓說,“可是老師已經有男朋友瞭。”
  
  “啊?!”全班同學又驚異地尖叫起來。
  
  “快住嘴!我可不想讓校長聽見。”蘇月笑著說。“好瞭,剩下的事就是我的事瞭,不準你們再瞎操心。你們的任務是搞好學習,知道瞭嗎?好瞭,現在上課!”
  
  幾個月後蘇月老師果然結瞭婚,新郎是外校的老師,教化學的,可帥瞭,對蘇老師又溫柔又體貼。據陳琪格不知哪兒聽來的消息,這男老師追蘇月整整追瞭十年呢!蘇月一直下不瞭決心嫁給他,可現在忽然回心轉意。結婚的第二天,蘇老師帶瞭好大一包喜糖分發給全班同學,並真誠地對大傢說瞭聲“謝謝!”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