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山洪暴發夜

  王大爺和於二村今天大吵瞭一架,隻差提刀動杖拼命瞭。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今天下午,王大爺的孫子王狗兒玩彈弓,連連射死瞭鄰居於二村傢的三隻小雞崽,於二村女人翠花提著死雞找上門來。王大爺袒護孫子,反怪於傢自己不關好小雞,放任它們啄吃瞭王傢菜園的菜,狗兒這才失手打死瞭它們。翠花氣極瞭,張口罵瞭句“老東西不講道理”,惹惱瞭王大爺,一掌就把她推倒在地。於二村趕來扶起翠花,要找王大爺論理,王大爺自知理虧,忙躲進屋去關瞭大門。於二村氣得揮拳直擂大門:“姓王的,你怎麼不講道理?”
  
  “誰不講道理?你以為你是村幹部你就該橫行霸道?你以為我兒子媳婦出外打工去瞭,傢中隻剩下一老一少,你就來欺負我們?”
  
  “誰欺負你們?你孫子打死瞭我傢小雞,翠花來找你說理,你還把她推倒在地……”翠花也跟著罵:“你個不講理的老東西!你傢狗兒打死瞭我傢的雞,你不賠我,我買包老鼠藥把你傢的豬毒死!”
  
  “你敢!”王大爺在門裡吼道,“你敢毒死我傢的豬,我就把你的獨生子丟進糞坑裡,叫你斷子絕孫!”
  
  農村裡吵架,吵著吵著,就會拿最刻毒的話辱罵對方,使矛盾很快激化起來。
  
  於二村在門外氣得暴跳如雷,抱起一塊石頭朝門上砸去:“你個老東西,老子現在就砸死你!”門被砸得“轟隆”一聲響,幸虧那木門很厚,才沒被砸破。
  
  王大爺害怕瞭,忙拖過桌子來抵住大門,不吭聲瞭。
  
  “你個老東西聽清楚瞭,今天這事我跟你沒完,到時候叫你知道我的厲害!”
  
  王大爺依舊不吭聲。王大爺知道,於二村的脾氣很暴躁,惹急瞭他,他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兒子不在傢,還是先忍一忍吧。
  
  於二村兩口子在門外罵瞭好一陣,見屋內再無動靜,這才回傢去瞭。
  
  孫子狗兒知道惹瞭禍瞭,躲在屋角不吭聲。王大爺嘆瞭一口氣,覺得心裡很憋屈:唉,要是兒子在傢裡,他狗日的敢欺負我?
  
  天空雲層很厚,天氣很悶熱,剛吃罷晚飯天就全黑瞭。王大爺關好門窗,帶上孫子正準備睡覺,天空就響起瞭“轟隆隆”的雷聲。緊接著,又下起瞭傾盆大雨。那雨越下越猛,電閃雷鳴地動山搖,狂風暴雨瘋狂地拍打著門窗,王大爺傢的木架房子就像一隻小船,顛簸在驚濤駭浪的大海之上!
  
  孫子狗兒嚇哭瞭:“爺爺,我怕……”王大爺抱緊孫子安慰他:“狗兒不怕,狗兒不怕,有爺爺在呢,爺爺陪著你呢!”話雖如此說,他心裡還是發虛:今天晚上這雨好大呀,還有這雷,打得人心驚肉跳,千萬別出事呀……
  
  正想著,忽然響起瞭急促的敲門聲,又聽見有人在喊他名字:“王青山,開門,快開門!”
  
  誰?是於二村?他側耳細聽,果然是於二村!他喊我開門幹啥?莫不是想趁這狂風暴雨之夜前來報復?啊,好黑心的小子呀,選這麼個時候打上門來,這是想置我爺孫倆於死地啊!
  
  門擂得更響瞭,於二村的喊聲更大瞭:“王青山,開門,快開門哪!”
  
  王大爺問道:“你想幹啥?”
  
  “屋後的山梁裂口瞭,你快躲開呀!”
  
  “屋後的山梁裂口瞭?我今天上午還到那兒放過牛,咋沒看見?哼哼,你哄鬼去吧!”王大爺想起瞭上個月發生在鄰村的一樁血案:也是兩傢鄰居發生矛盾打瞭架,結下瞭仇怨,在一個風雨之夜,一傢的男人拿把斧頭闖進另一傢屋裡,把那傢人全部殺光瞭……
  
  於二村依舊在使勁打門,但卻換瞭稱呼瞭:“王大爺,王大爺!……”
  
  王大爺越發警覺瞭:喊我名字喊不開,又喊我“王大爺”瞭。你就喊我“王祖爺”,我也不會開門?選……
  
  於二村依舊在外面拼命打門。
  
  看來這小子是鐵瞭心瞭!好吧,你不仁,我不義,老子今天晚上和你拼個魚死網破!王大爺想著,抓起瞭門後的柴刀。
  
  於二村又打瞭一會兒門,見沒有動靜,隻好扭頭跑瞭。臨跑前,他還是撂下瞭一句話:“王大爺,危險我告訴你瞭,你不躲開,出瞭事你可別怨我……”
  
  王大爺聽那腳步聲遠去瞭,這才打開門來看。剛打開門,一個霹靂炸響,差點兒把他嚇得倒在地上!驚魂未定,又一道閃電,閃電光中,他見於二村手握一柄鐵錘飛奔而來,王大爺想關門已經來不及瞭,絕望地閉上瞭眼睛。隻聽得“轟隆”一聲巨響,他覺得頭上重重地挨瞭一錘,腦袋被砸開瞭花,一下子墮入瞭黑暗的深淵……
  
  等他從噩夢中醒來,雨已經停瞭,天已經亮瞭,他已經躺在瞭村主任傢的床上。他驚恐地望著村主任:“村長,村長,我……我沒死?”
  
  村主任笑瞭:“死瞭你還能說話?”
  
  “那、那、那我孫子呢?”
  
  “你放心,你孫子沒事,隻受瞭點輕傷。”村主任指給他看,他孫子躺在另一張床上,正瞪著眼睛朝他望呢。
  
  “那、那二村呢?他……他用鐵錘砸我!”
  
  “咳,看你說些什麼呢?於二村為瞭救你和你孫子,受瞭重傷,被幾個年輕人送到城裡醫院去瞭……”
  
  村主任告訴他,昨天傍晚,村裡接到電話通知,當天晚上有特大暴雨,要註意防止泥石流和滑坡。村主任趕緊喊上於二村到處查看,發現瞭王傢屋後山梁上的裂口,他就把轉移王大爺一傢的任務交給瞭於二村。二村起初不答應,把白天和王傢發生瞭矛盾的事兒告訴瞭村主任。村主任狠狠地批評瞭他,說:“都什麼時候瞭,你還計較這些雞毛蒜皮的事,你還像個幹部嗎?”於二村就跑來救他瞭,但他死不開門,於二村就回傢拿瞭把鐵錘,準備砸開門救人,剛跑到王傢大門口,就碰上屋後滑坡把房子壓塌瞭。為救王大爺和他孫子,於二村被垮塌的房子砸成瞭重傷……
  
  王大爺聽瞭號啕大哭起來:“村長,我對不起二村,我對不起二村兄弟啊!”
  
  村主任點點頭說:“是啊,你和二村是鄰居,有時為點小事鬧點矛盾,你不該對人傢那麼橫哪……”
  
  王大爺嗚咽著連連點頭。
  
  村主任又說:“人哪,一輩子總會遇到些坡坡坎坎,你獨自去爬,恐怕有些坡坎你就爬不過去;若是親幫親、鄰幫鄰呢,就沒有爬不過的坡坎瞭!”
  
  天晴瞭,東邊天上出現瞭一大片紅霞。王大爺不顧村主任的勸阻,跳下床來,他一定要趕去看看於二村……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