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夜半“鬼”

  1.半夜鬧鬼
  
  王大水剛調到鄉派出所沒兩天,就遇到一樁棘手的事。啥事?鬧鬼。第一天上班,因為要熟悉情況,王大水熬瞭點夜,第二天就略遲瞭一點進所長室。可是他剛跨進門檻,電話鈴就響瞭。一接,裡面一個老婦的聲音未語先咽。王大水趕緊安慰,讓她有話慢慢說。好不容易老婦才開始敘述。從她那斷斷續續的敘述中,王大水聽明白瞭,他們斷頭崖子村鬧鬼,昨晚上她老頭兒被鬼害瞭。
  
  還有這等事?都什麼年代瞭,還鬼不鬼的?王大水不用琢磨,也知這不是在“鬧鬼”,而是有人在“鬼鬧”。於是,立即帶上警員小鄭,坐上那輛“昌河”吉普車,立馬就趕瞭過去。
  
  來到斷頭崖子村,王大水讓小鄭一個人開車進村,他自己提前下瞭車。小鄭眨巴瞭半天眼睛,還是忍不住地問為什麼。王大水狡黠地笑瞭笑,說村民認小鄭可不認他這個新來的所長呢。小鄭知道再問也問不出名堂瞭,於是,他就獨自鳴瞭一聲笛,駛進瞭村。
  
  小鄭一進村,村民便將他圍住瞭,嘰嘰喳喳地說起鬧鬼的事。聽瞭半天,小鄭總算才理清瞭一個頭緒。
  
  鬧鬼的地點在斷頭崖上。這崖上離崖下垂直距離有150米左右,平日裡,人們很少上去,因為另一邊的崖窪下,是埋死人的亂墳場。前天晚上,村頭的方順子去接他回娘傢的媳婦沒接著,想繞段近路早些回傢,因而就翻崖子抄過來。走著走著,見前面崖上好像有個人影。方順子本來就年輕,再加上他膽子也不小,當時隻是在心裡動瞭一下,這大半夜的怎麼還會有人往那兒去?壓根兒就沒往那“鬼”字上想。可等快要接近那個人影時,不禁“媽呀”一聲,渾身汗毛“刷”的一下就豎瞭起來。怎麼瞭?原來,那個人影竟是鬼,沒腦袋,也沒兩腳,隻那麼一截身子,一跳一蹦的。等跑到傢,方順子整個人快虛脫瞭,全身上下像從水裡撈上來的一樣。
  
  父親方大同一見就知他肯定受瞭驚嚇,因為他靠打獵生活瞭半輩子,什麼事沒見過。近十年由於政府搞生態平衡,將一些動物保護瞭起來,他這才收瞭槍,罷瞭手。於是,待兒子情緒稍穩後,就詢問起來。在聽瞭事情經過後,這個老獵人不禁呵呵地笑瞭起來,說虧你還是我方大同的兒子,哪裡有鬼呀,肯定是什麼野物。聽父親這麼一說,方順子心裡也就一活絡:是呀,這世上哪來的鬼呢?於是,身子一熱,也就氣定心寧瞭。
  
  第二天挨到晚上,方順子媳婦還是沒回來,於是,方順子又不得不去接她。但想到昨晚的事,方順子多少還是心有餘悸。方大同看出瞭兒子的猶豫,於是,摘下掛在墻上已多年沒用過的獵槍,一拍,說:“走,我陪你去。”
  
  可是,等接到方順子媳婦,他們一行三人往回走的時候,那鬼又出現瞭,嚇得方順子媳婦一把拉瞭方順子沒命地跑瞭起來。而方大同呢,雖然沒像他們那樣嚇得跑走,但心裡也是不禁“咯噔”瞭一下,他可從沒見過這樣的“野物”呀。於是,端起槍來“砰”的就是一槍。可誰知,那鬼聽到槍聲,先是一愣,停在那兒不動,片刻之後,似乎是回過神來,“哇喇喇”地發出怪音,竟一蹦一跳地向他迫近……
  
  等方順子和媳婦快跑到山下時,才想起還有方大同。回頭看看,一片模糊,黑漆漆的,喊瞭幾聲,也無人應。想回去找,可又沒那個膽,於是便沒命地呼救起來。等大夥打著火把,亮著手電,拿著鍬,握著叉地尋上崖子時,卻怎麼也找不著方大同瞭。折騰瞭一夜,第二天太陽出來時,人們才在崖窪下的一個坎邊找到瞭他的屍首,雙眼恐怖地睜得老大,一副猙獰面孔,仿佛他才是鬼似的。
  
  小鄭將情況摸清時,一直混在人群裡的王大水也出來瞭。回到所裡,兩人將各自摸的情況一合計,基本上差不多。王大水沖站起身要往外走的小鄭說:“我們就在桌上趴一下吧,盡量睡著,晚上有任務。”“啥任務?”“捉鬼。”
  
  2.崖下捉“鬼”
  
  “走,捉鬼去。”
  
  小鄭迷糊中聽到王大水的叫聲,一骨碌跳將起來,邊走邊揉著眼,坐上車,打上火,直奔斷頭崖子村。
  
  離村還有三四裡,王大水便對小鄭說:“關上車燈,不要鳴笛,慢一點不要緊。”好在小鄭對這一帶路況熟悉,不開燈照樣可以跑個四五十公裡。
  
  整個斷頭崖子村一片黑漆漆,除瞭方大同老婆偶爾在方大同靈棚裡嚎上一兩聲外,整個村子連一聲狗吠都聽不見,似乎所有的動物都嚇得躲瞭起來。到瞭村頭,王大水讓小鄭停車,看瞭看方大同靈棚裡閃著的鬼火一般的靈燈,道:“你去看一下他們吧,也算是給他們一個安慰。”小鄭猶豫瞭一下,王大水就玩笑地說:“莫不是你怕吧?”小鄭被他這一激,馬上漲紅瞭臉,說:“怕?怕能當警察?”“那你還磨蹭什麼?”“我是在想,這鬼怎麼竟將方大同嚇死?他可是個老獵人呀,什麼‘夜路’沒走過,什麼‘妖魔’沒見過,能將他嚇死,那是個什麼鬼呢?”“傻瞭吧你,等我們捉住瞭,不就知道瞭。”於是,小鄭也就不再吱聲,將車熄瞭火,然後向方大同靈棚走去。
  
  一會兒,小鄭回來瞭,身後跑來一個人,誰?方順子。原來方順子也在為父親被嚇死而納悶,聽小鄭一說是來捉鬼的,立馬扯瞭頭上的麻孝,就和小鄭一道來瞭,他也要去。王大水想瞭想,多一個人多一分力量,再說,他對周邊環境不熟悉,有瞭方順子豈不正好!
  
  王大水抬腕看瞭一下表,已近夜裡九點。他讓小鄭在車上待命,然後帶上方順子,摸黑向崖上爬去。有瞭方順子做向導,王大水很輕松地便來到瞭昨夜“遇鬼”的地方。選瞭一處窩風但迎著星光的地方,兩人蹲瞭下來,開始警惕地搜尋起那黑成一團的崖下以及通向崖下的路段。
  
  眼看三更過去奔四更瞭,王大水他們連根鬼毛也沒見著,方順子開始有點沉不住氣瞭,輕聲說:“王所長,你餓不?”不提倒罷,一提,還真的感到肚子嘰裡咕嚕瞭。但他知道,這野外,哪來的食物?所以沒吭聲。同時在心裡想:今後,若遇晚上執行任務,可得要想得周到點。他正這麼想著,忽然感到方順子的喘息重瞭起來,接著,便感到方順子一隻手哆嗦著拉他,另一隻手指向那邊崖下的窪坡。王大水一看,還真出鬼瞭,隻見一個黑黑的東西,正在緩緩地移動,走走停停,像是在辨別著從哪兒走似的。王大水輕輕地拍瞭拍方順子的背,讓他別出聲,並示意跟上他,然後掏出槍,頂上火,躡手躡腳地向那黑影靠過去。
  
  走近瞭,王大水正準備大喝一聲“是誰”時,不想,方順子卻兀自笑瞭起來。原來,那黑影哪是什麼鬼,竟是一頭小毛驢。這時,方順子直瞭直剛才勾得有些酸瞭的腰,脫口罵瞭一聲:“驢日的,誰傢的沒關緊,讓它給跑出來裝他娘的鬼!”然後兩人上前將那驢牽瞭,看看天也快亮瞭,估計這一折騰,就是有鬼,也不會再來瞭。於是,他們牽上驢,回瞭村子。
  
  小鄭遠遠地見他們一行好幾個身影,以為有瞭“戰果”,忙發動車迎瞭上去。誰知燈光一打,竟見王大水和方順子牽著頭小毛驢,不禁笑著跳下車,拍瞭拍驢屁股,打趣道:“你以為變成驢,我們王所長就抓不著你啦?”說得方順子也笑瞭起來。
  
  王大水讓方順子將小毛驢牽回,等天亮後交還給失主,同時叮囑他,他們來捉鬼的事不要跟別人提起。王大水和小鄭上瞭車,打道回府。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