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傷痕

  辦公室的李主任有句名言:“一個不註意自我形象的人,是不可能註重單位形象的。”辦公室是單位的窗口,而辦公室主任則是窗口的代表,因此,他一年到頭西裝革履固然不用說,單說那滿臉的絡腮胡子,每天都要刮上兩遍。不但皮包裡放著一隻進口的電動剃須刀,隨時隨地見縫插針剃著胡須,傢裡還備著一把手工剃須刀,一旦遇上停電,這“第二梯隊”立即拉馬抬槍頂上一線。
  
  這天早上,李主任要提前上班佈置會場,偏在這時電動剃須刀沒瞭電,住宅小區又在停電檢修線路。他匆忙拿出人工剃須刀,裝上犀利的雙刃刀片,塗上滿臉的肥皂沫,用熱毛巾焐瞭片刻,就照著鏡子刮瞭起來。“叮鈴鈴”,電話驟然響起,他伸手去抓話筒時刀片輕輕一滑,嘴角上劃出一道傷痕,殷紅的血流瞭出來。他用幾張衛生紙摁著擦著,才止住瞭血。
  
  李主任一上班,立即引起瞭人們的註意。“嘿,小兩口幹架瞭,堂堂男子漢還掛瞭彩!”張快嘴第一個作出反應。“做老婆的不會輕易去抓破丈夫臉皮的呀!”王大個感到很是驚訝。“說不定是哪個小姐抓的吶?占瞭人傢的便宜不給錢,就給你個教訓。”這是鬼頭聰明林小二的話。不善言談的老石頭也湊過話來:“人傢李主任不是那種人,平時和女同志半句玩笑話都不說。”鬼頭聰明反駁道:“這種人往往是龍壇裡失火——悶燒。”幾個人“轟”的一下笑開瞭。
  
  第二天,快嘴張報告瞭重要情況:李夫人平時的滿臉笑容突然消失瞭。大傢都說這裡面大有文章。
  
  第三天,鬼頭聰明提供瞭驚人的消息:他發現李主任半夜裡和一個姑娘走進一傢旅館。“這個混蛋!”“偽君子!”人們的氣憤化為一片罵聲。
  
  又過瞭幾天,組織部來人召開民主測評會,過去提拔呼聲最高的李主任,此時民意一落千丈,群眾滿意率不到百分之五,理所當然從後備幹部名單中淘汰出局。滿頭霧水的李主任這才發現自己已是眾叛親離,機關的人看到他就像躲避瘟疫一樣,誰也不願理睬。
  
  消息終於傳到李夫人的耳朵裡,她又驚又氣,全身直打哆嗦,最後崩出兩個字:“離婚!”
  
  法庭上,李主任出示瞭兩份旁證:一份是醫院的鑒定,確認他嘴角上的傷痕是被剃須的刀片所刮破;另一份是他在旅館裡打工的妹妹親筆所寫。他的妹妹滿眼淚水地站瞭起來:“我從很遠的鄉下老傢來打工,本不想告訴哥哥嫂嫂,可是前些日子到醫院看病,正好遇上哥哥,哥哥把我送回旅館。我知道嫂嫂看不起鄉下人,堅決不讓哥對任何人說,沒想到使哥哥遭瞭這麼大的禍!”滿堂人都驚得目瞪口呆。
  
  後來常有人為李主任的事感嘆不已:唾液真能淹死人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