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阿D奇遇記

  阿D是個挖煤工,沒念過多少書,也沒啥本事,隻好天天做這種賣力氣的活。不過他有個對象叫小玉,是鄰村的,長得就像一朵花。阿D想娶小玉,可又沒錢,怕小玉傢人反對,於是阿D叫小玉先到傢裡去探探底。
  
  誰知小玉和他爹這麼一說,氣得他吹胡子瞪眼地罵小玉:“你嫁誰不好,非要嫁那個孬種?一個挖煤的,一個月掙兩三百塊錢,自己都養不活,還要娶老婆!再說你媽都走散半年瞭,到現在一點消息還沒有,她要是知道你嫁個沒出息的,會咋想?”小玉聽後心裡不是滋味,但又不敢頂撞爹。她知道自從她娘走失以後,爹的脾氣變得異常的暴躁。
  
  小玉偷偷跑去跟阿D說,阿D那個氣啊,拍桌子跺腳地發誓:我阿D非得混出個有頭有臉的模樣,再回來風風光光地娶你!
  
  村裡很多小夥子都去瞭南方打工,不到一兩年回來,娶瞭媳婦生瞭大胖兒子不說,還蓋起瞭小洋房買瞭小轎車!阿D早就有些眼紅瞭,這次他打定主意要出去闖一闖。為此,小玉從傢裡偷偷拿出500塊錢塞給阿D,感動得阿D對小玉又是親又是抱的,一陣依依不舍之後才匆匆上瞭火車。
  
  阿D打小第一次出遠門,坐在火車上滿肚子的雄心壯志,一心想著到廣州之後怎麼大把大把地賺錢。想著想著就睡著瞭,一覺醒來竟已到瞭廣州站。
  
  阿D利索地扛著蛇皮袋擠下瞭火車。一路上沒吃什麼東西,他覺得肚子有點餓,想先買幾個饅頭來填肚子。一摸上衣口袋,阿D嚇出一身冷汗:小玉給他的500塊錢明明是揣在上衣口袋裡的,可就是不見瞭。阿D把全身上下所有的口袋都翻瞭個遍,還是找不到。
  
  阿D一拍腦袋,恍然大悟:媽的!一定是剛才在火車上,人傢趁我睡覺不備,偷瞭我的錢。狗日的,這些龜孫子!身上沒瞭錢,這該如何是好?人生地不熟的,連吃飯的地方都沒有,更不用說找工作瞭。
  
  阿D那個急啊,抓耳撓腮的:沒有錢難道叫我去搶劫不成?阿D左顧右盼,看到旁邊蹲著個老乞丐,戴著一副墨鏡在乞討。路過的人看她可憐,三三兩兩的往她的罐子裡扔硬幣。
  
  阿D心裡盤算著:反正這老太婆是個瞎子,不如先從她那罐子裡“借”點錢,填飽瞭肚子找到工作再說,到時候賺瞭錢,我還她50塊、100塊都可以。
  
  打定瞭主意,阿D趁旁邊沒有人的時候,先小心翼翼地用雙手在她眼前晃來晃去,果然她一點反應都沒有。阿D確定這老乞丐是個瞎子,於是,他慢慢地蹲瞭下來,然後悄悄用兩個手指伸到罐子裡夾錢。
  
  說時遲,那時快,老乞丐一下子撲向阿D,兩隻手死死抱住他的腳,大聲嚷起來:“快來人啊!抓賊啊!有人偷錢啦!”
  
  阿D被老乞丐這突如其來的反應嚇得七魄隻剩一魄。想跑,可她已死死抱住瞭阿D的腳,怎麼也擺脫不瞭。很快,周圍就圍過來幾個警察,把阿D按倒在地,用手銬把他結結實實地銬瞭起來。
  
  帶到公安局之後,阿D苦苦跟他們解釋自己的錢怎麼不翼而飛,萬般無奈才……可人傢根本就不聽,還說他居然昧著良心偷一個乞丐的錢。阿D沒轍,隻能老老實實地認錯,最後被公安局關瞭兩天才放出來。
  
  想想自己才剛剛踏上廣州,就連連遇到這些倒黴的事,阿D有些心灰意冷。可一想到小玉還在傢惦著自己,阿D又來勁瞭:“得盡快在這附近找個活幹,填飽肚子再說。”
  
  阿D開始四處轉悠,不知不覺又遇到瞭那個老乞丐。阿D狠狠地瞪瞭她兩眼:“我說你這個老太婆,眼睛那麼亮,還戴個墨鏡裝瞎子騙錢,夠缺德的!”
  
  老太婆瞅瞭瞅周圍沒有人,對阿D說:“我說小夥子,看你也是從外地來的,沒錢就光明正大的向我老太婆要,再怎麼也不能偷東西。給,這10塊錢你先拿去填肚子吧。”
  
  老乞丐挺仗義,阿D雖說有一肚子的氣,但是饑腸轆轆,實在難受,隻好硬著頭皮拿瞭錢。“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這道理阿D現在可真是領悟得透透徹徹。
  
  填飽瞭肚子,阿D四處找活幹。他看到火車站附近有很多外地人給人擦皮鞋,擦一雙就得2元。這活要不瞭什麼成本,又能夠暫時先混口飯吃,於是他用剩下的錢買瞭兩盒鞋油,隨便找瞭塊抹佈,在樓梯拐角處給過路人擦皮鞋。
  
  一連幾天,生意都不錯,一天下來能掙幾十塊錢。阿D心裡想:總算天無絕人之路,再過一陣掙夠瞭錢,我再去找一份體面的工作幹。
  
  這時,有個人走過來叫阿D擦鞋。那人一看就是大款,肥頭肥腦的,還戴副墨鏡。(www.rensheng5.com)阿D一見大款就樂,擦得好說不定還給小費。不過阿D覺得這人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裡見到過他,卻又肯定沒有和他面對面地相遇過。
  
  “小夥子,你這一星期能掙多少錢?”那人問阿D,聽得出他是在嘲笑。
  
  沒等阿D回答,那人就開始告訴阿D,說在他這麼大的時候掙多少錢。他還不時狡黠地東張西望。
  
  阿D沒有理會他,隻是不停地回憶在什麼地方見過這張臉。阿D猛然想起來,火車站上到處都貼著他的照片,他是個搶劫殺人犯,公安部門正在通緝他!
  
  “你知道,”那人繼續說,“人們缺的是想象力。年紀輕輕的擦皮鞋,甭想有出息。”
  
  阿D嚇出一身冷汗,飛快地給他擦皮鞋。“我得趕緊給他擦完瞭事,萬一這小子獸性大發,自己的小命可就玩完瞭。”
  
  那人接著說:“我16歲時第一次幹大事,就掙瞭1000塊錢。”
  
  這句話讓阿D心裡一動。阿D知道,公安部門正花大錢在懸賞捉拿他。
  
  阿D的大腦緊張地轉個不停:我該怎麼辦呢?用裝鞋油的罐子打他嗎?他這個塊頭可以揍扁瞭我!
  
  阿D終於靈機一動,說:“先生,真不好意思,鞋油不夠瞭,我去街上取點鞋油馬上回來,你先等一下。”
  
  那人眼珠骨碌一轉,瞟瞭瞟這個傻裡傻氣的擦鞋匠,手一揚,爽快地答應瞭。
  
  阿D三步並作兩步沖到街上,急著找警察,可周圍一個警察也看不到。阿D這個急啊,他知道絕對不能在街上呆太久,那人起疑心就麻煩瞭。阿D一眼看到瞭那個裝瞎的老太婆,頓時有瞭主意:“來不及瞭,看來隻有靠她瞭。”
  
  阿D來到老太婆旁邊,指著墻上的通緝令對著老太婆悄悄說瞭一通,便匆匆離開瞭。
  
  阿D回來後,那人正坐在那兒悠閑地掏耳朵,阿D這才松瞭口氣。他開始不慌不忙地擦皮鞋,並附和著那人聊瞭起來。
  
  那人喋喋不休地向阿D傳授經驗:“除瞭想象力,還得有勇氣。有瞭勇氣就能抓住機會幹大事。”
  
  忽然,阿D看到那個老太婆領著那個抓過自己的警察走瞭過來,阿D趕緊系緊這個人的鞋帶。這人一見是警察,忙說:“行瞭,小夥子,我要走瞭。”
  
  說時遲,那時快,阿D大喊:“警察,快來!這個人是通緝犯!”
  
  “住口!”這個人吼道。隻見他掏出手槍,從擦鞋攤上一躍而起。但他卻沒能如願,腳下像挨瞭一絆,臉朝下栽倒,摔得不省人事。
  
  幾秒鐘之後,警察的手銬就結結實實地銬在瞭這人手上。警察過來對阿D說:“小夥子,真沒想到啊,前幾天還犯錯誤,這一轉眼就成大英雄瞭!”
  
  阿D說:“其實那不是我的主意,是他的主意。他告訴我,隻要有瞭勇氣和想象力,就能幹大事。我看見你過來,就把他的兩根鞋帶全系在一起瞭。”
  
  警察說:“知道捉住他能得多少獎金嗎?20萬哪老弟!這回你可不用再擦鞋瞭。”
  
  阿D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這麼走運,大聲叫瞭出來:“小玉,我有錢瞭!我要回去娶你!”
  
  這一喊不要緊,把那個老乞丐給招過來瞭。她滿臉疑雲:“小夥子,你是哪裡人?小玉又是誰?”
  
  “跟你說瞭你也不知道。我是從四川來的,小玉是我對象,不過很快就會成為我老婆瞭。”
  
  老太婆驚訝瞭:“哪有這麼巧的事,難道你是七裡溝的?”
  
  阿D更驚訝:“你怎麼知道七裡溝?我是七裡溝鄰村的,我對象就是七裡溝的。”
  
  “啊喲!總算盼到頭瞭,我就是小玉的媽呀!”老乞丐喜出望外。
  
  原來半年前,小玉和他爹媽一起來深圳給媽看病,火車站很擠,一不小心,小玉媽就走散瞭。她從沒出過遠門,找不到爺倆,一著急心臟病發作瞭,被人發現後送到瞭醫院。小玉和他爹找瞭半個多月也沒找到她媽,身上帶的錢花光瞭,隻得傷心地回老傢。
  
  小玉媽在醫院裡醒來之後,知道自己住院很花錢,身上一分錢都沒有,就偷偷從醫院跑瞭出來,無奈之下隻能在街頭乞討,湊回傢的路費。
  
  聽完小玉媽的一番話,阿D熱淚盈眶。想到自己未來的丈母娘竟在這裡乞討,他不禁叫瞭一聲:“媽,咱們拿上錢回傢!”
  
  後來的事大傢一定也猜到瞭:阿D領瞭一大筆獎金,又把小玉走失瞭半年的媽給找瞭回來,小玉他爹也就樂意地答應瞭這門親事。從此阿D和小玉過上瞭幸福的生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