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老牛筋”交稅

  人稱“老牛筋”的牛金是村裡的知名人物,他不但姓牛,而且天生好頂牛。他頂起牛來,那當真是撞倒南山也不回頭,逼急瞭還敢跟你玩命。要他拿錢,那真是猴嘴裡掏棗——難上加難!
  
  這不,這天一早,稅務所所長牛鋼就找上門來瞭。“老牛筋”一見牛鋼,就氣壯如牛地欲將門關上。牛鋼眼疾手快,急忙把門擋住。
  
  這牛鋼是個出瞭名的好所長,又與“老牛筋”沾親帶故,為何跟他頂上牛的呢?當然事出有因。原來前一陣子,“老牛筋”見村裡好多人傢辦起瞭羊毛衫廠,腰包漸漸鼓瞭,不免心癢眼熱,便與兒子牛勇一商量,也買瞭5臺橫機,如法炮制。按說經商納稅,天經地義。到瞭交稅的時間,牛金拿著紅包找到牛鋼,求他看在親戚份上網開一面,做做樣子算瞭,但被牛鋼婉言謝絕瞭。牛鋼給他講瞭一番稅收“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的道理,還勸他依法納稅。可“老牛筋”仍軟泡硬纏,好話說盡,牛鋼就是不買他的面子。碰瞭一鼻子灰的“老牛筋”當下牛氣沖天,說瞭聲:“神氣個鳥!”便摔門而去。然而牛鋼畢竟是一所之長,哪能與他一般見識?所以一早就上門來瞭。
  
  牛鋼進得門來,笑容滿面地遞上一支煙:“牛哥,你還在生我的氣呀!”鐵青著臉的“老牛筋”鼻子“哼”瞭一聲,不但不接煙,而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倒是“老牛筋”的老婆鳳娟頭腦靈?熏趕緊叫兒子牛勇給牛鋼搬來椅子讓坐。
  
  牛鋼碰瞭個釘子,並不泄氣。坐下後,他誠懇地講瞭稅收的政策,又苦口婆心地進行開導。但任憑他唾沫說幹,固執的“老牛筋”仍徐庶進曹營——一言不發,兩眼一閉,假裝打起瞭瞌睡。
  
  牛鋼見勸說對“老牛筋”猶如對牛彈琴,隻好打開天窗說亮話,告誡“老牛筋”:任何偷稅漏稅、拒交稅款的行為都是違法的,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
  
  “老牛筋”心裡直嘀咕:嚇唬老子,呸!看你能把我怎樣?於是他便高一聲低一聲地“打”起瞭呼嚕。
  
  隻一支煙工夫,“老牛筋”就聽到牛鋼無可奈何的嘆息聲。接著,又隱約聽到腳步聲漸漸朝門外走去。“老牛筋”暗自得意:我略施小計就把你支走瞭,還跟老子牛?
  
  誰知“老牛筋”睜眼一看,不由一愣,原來牛鋼還坐在自己面前。他哪裡想到,牛鋼看穿瞭他的心思,也耍瞭個心眼,走到門外又悄悄折回來,悄無聲息地坐在他的面前,他還是要說服牛金。
  
  “老牛筋”牛眼一瞪,牛氣沖天,捏著拳頭對牛鋼說:“你不要猴子戴帽子,煞有介事的,你想逼老子交稅,老子可要給你點顏色看看!”
  
  真是牛無力打橫耙,人無理說蠻話。“老牛筋”如此蠻橫無禮,牛鋼還是頭一次領教。他也狠狠地瞪瞭“老牛筋”一眼,兩人就這麼對峙著。
  
  鳳娟怕出意外,趕緊把牛鋼拉到一旁,小聲說:“他就是這個牛性子,你別跟他一般見識。你先回去,一會兒他火氣消瞭,說不定自己會去交呢!”牛鋼想想也無奈,隻得怏怏地走瞭。
  
  說來奇怪,打這以後,一連六個月,牛鋼再也沒有上“老牛筋”傢的門,更沒見稅務人員來催繳稅款。為此“老牛筋”心裡十分痛快: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你牛鋼哪敢再來找我?!
  
  然而“老牛筋”得意沒多久,便眉頭打結瞭。那天晚上他在電視上看到一則龍江市新聞:龍江法院公開開庭審理偷稅、漏稅、逃稅、抗稅四起案件,並對違法當事人分別作瞭嚴厲的處罰。
  
  看瞭這則新聞後,“老牛筋”心裡忐忑不安,電視裡有一個當事人的情況與他一樣:抗稅!現在自己違反瞭稅法,又得罪瞭牛鋼,要是牛鋼把我告到法院,一來補足稅款,二來加倍罰款,三來電視“亮相”,我這張老臉往哪擱?不過,他轉念一想:這半年來,牛鋼既沒有上門追繳稅款,也沒拿自己怎麼樣,顯然他還是買這個面子的。這麼一想,他一顆心又漸漸地放瞭下來。
  
  第二天,“老牛筋”剛平靜下來,一陣電話鈴驟然響起。他提起話筒剛“喂”瞭一聲,就聽電話那頭說:“是牛哥嗎?我是牛鋼呀!”
  
  “老牛筋”見牛鋼果真找上門來瞭,他一下子慌瞭手腳,當即“啪”地撂下話筒。他開始後悔瞭:要是當初交瞭稅,牛鋼能怎麼樣?可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唉!一輩子就是這個牛脾氣,意氣用事,不知吃瞭多少苦頭,但就是改不瞭。
  
  事已至此,悔之晚矣。眼下該怎麼辦呢?沒等“老牛筋”想出辦法,電話鈴再次響起。“老牛筋”知道電話又是牛鋼打來的,他望著響個不停的電話機,像裡面藏著炸彈似的不敢再接。
  
  電話鈴卻一聲緊似一聲,“老牛筋”的心也一陣陣發緊:要是牛鋼找上門來怎麼辦?得想個補救的法子。他思來想去,腦瓜子忽然開瞭竅:“識時務者為俊傑”,我要趕在牛鋼到傢前把稅款補上,爭取不上電視。主意打定,他立馬取出半年稅款。
  
  沒曾想,越擔心越有事。正當“老牛筋”揣著錢出門去稅務所時,忽見老婆鳳娟神情緊張地跑來,還大呼小叫:“老頭子,不好瞭!不好瞭……”“老牛筋”心裡“咯噔”一跳:牛鋼找上門來瞭是不是?他還未開口,鳳娟又急急地說:“他、他被車子撞瞭,正在縣醫院搶救……”
  
  “老牛筋”一聽,就笑出聲來:“哈哈,天開眼,報應啊……”沒待他說完,鳳娟狠狠地捶瞭他一下,“咱們兒子牛勇被車撞啦!”
  
  “什麼?”“老牛筋”一聽,猶如鞋裡長草——荒(慌)瞭腳,頓時像隻無頭蒼蠅似的在屋裡轉起圈來。“你還不快去醫院!”鳳娟帶著哭腔催促道。“老牛筋”這才如夢初醒,急頭慌腦地跑到院子裡,一腳跨上摩托車,風馳電掣般地飛出瞭傢門。
  
  原來,鳳娟正在河邊洗衣服,村長的老婆急匆匆地跑來告訴她,說剛才傢裡接到一個電話,說牛勇出事瞭,正在醫院搶救。鳳娟一聽這話,腿都嚇軟瞭,跌跌撞撞地跑回傢……
  
  “老牛筋”急三火四地趕到縣醫院,打聽到牛勇住在腦外科103室,便直奔病房。當他推開門,看到病床上的牛勇閉著眼睛,頭上纏著紗佈時,後悔得連連捶頭,隻怪自己不該讓兒子騎摩托車進城買毛線。他又怒火沖天地罵開瞭:“是哪個狗雜種幹的?”
  
  “請安靜些,這裡是病房!”一位護士走進來,問道:“你是什麼人?”
  
  “老牛筋”指瞭指病床上的牛勇說:“我是他的父親!”
  
  護士眨瞭眨眼睛,打量“老牛筋”一番,疑惑地問:“你是他的父親?那……那個人是……”她話還沒說完,牛鋼便從外面進來瞭。
  
  “老牛筋”一見牛鋼,如同小偷見瞭警察一般,趕緊轉過臉去。他忽然冒出一個念頭:牛鋼怎麼知道我來瞭醫院?莫不是兒子是他撞的?
  
  護士繼續說:“是這位同志半路救的傷員,撞車的司機跑瞭,是他把你兒子送來的,也是他交的醫療費,而且還給你兒子輸瞭300毫升血……”護士看瞭牛鋼一眼,“我以為他是病人的父親呢。”
  
  一聽此話,“老牛筋”知道錯怪瞭牛鋼,一時間尷尬萬分不知所措。還是牛鋼岔開瞭話頭:“牛哥,牛勇隻是受瞭點外傷,不礙事,你就放心吧!”說著,他忽然想起什麼:“我打電話給你,你為何掛瞭呢?”
  
  “這……”“老牛筋”一時張口結舌,難以言對。他愣愣地看著牛鋼,想想自己的所作所為,滿臉愧疚地說:“牛鋼,你是大好人,我不是人……”說著,扇瞭自己一個嘴巴,然後從口袋裡摸出錢,塞進牛鋼手裡:“牛鋼,這不是紅包,是我半年的稅款。”
  
  “稅款?”牛鋼糊塗瞭,“你不是已經交瞭?”
  
  “我交瞭?”“老牛筋”一頭霧水。
  
  牛鋼以為“老牛筋”急糊塗瞭,便告訴“老牛筋”:“稅務所準備召開一個誠信納稅戶表彰會,你是其中之一,我想讓你在會上作如何‘轉變’的經驗介紹,所以我打電話通知你,你為啥要掛斷電話呢?沒辦法,我隻得上門來通知你。哪知在半路遇上被車撞傷的牛勇。我再次打電話給你,但你連電話都不接,我隻好把電話打到村長傢……”
  
  “老牛筋”聽瞭這番話,既感激又愧疚,但更多的是糊塗:自己從未交稅,怎麼能評上“誠信納稅戶”?便問牛鋼是不是弄錯瞭?牛鋼說不會錯的。這是怎麼回事?兩人面面相覷,疑惑不解。
  
  就在這時,傳來瞭牛勇的聲音:“你們別爭瞭!”大傢立即圍上前去,護士驚喜地說:“你醒瞭?”
  
  “其實我早就醒瞭。”牛勇嘴角一咧,“爸,我不交稅,咱們傢哪能評上‘誠信納稅戶’?”
  
  “老牛筋”恍然大悟:難怪半年來,稅務人員沒有上門追繳稅款,原來是兒子瞞著自己交瞭。還真虧得兒子交瞭稅,要不然還真對不起牛鋼瞭。他半晌才憋出一句話:“我真是一頭笨牛啊!”
  
  “老牛筋”的話立刻引來一陣笑聲……
  
  打這以後,“老牛筋”還真的改掉瞭牛脾氣,而且按時納稅。他不僅得到人們的贊揚,也成瞭真正的“誠信納稅戶”!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